自《紅衣小女孩》在2015年爆紅,迄今甚至發展出「紅衣電影宇宙」(《紅衣小女孩2》、《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的這幾年,或許還有人會以為,這只是個意外的IP發威個案。事實上,早打從90年代熱播的電視節目《玫瑰之夜》、《台灣靈異事件》開始,台灣觀眾就被植入了喜愛靈異查案類型影視的基因體質而不自知,只是《第九分局》的票房成功,在檯面上印證了這件事。

《玫瑰之夜》啟蒙台人愛上恐怖戲劇的基因

《第九分局》在台上映(編按:8/29正式上映),收穫到久違的首日全台票房冠軍紅盤,首週便累積飆破2,300萬台幣票房,為2019年低迷的國片市場,打上一劑強心針。就在同週,去年賣破5,000萬台幣票房的《粽邪》的續集《粽邪2 馗降》也開鏡了,台灣觀眾愛看靈異查案戲的事實,已然浮出水面。

《第九分局》的男主角邱澤怕看鬼片,但也知道自己該演鬼片,足以見得這位演員懂得市場的需求。邱澤說當初知道《第九分局》有澎恰恰加入演出,就馬上聯想到他主持的《玫瑰之夜》,說完就連旁邊的影人也跟著附和了起來。

猶記得「紅衣小女孩」正是從《玫瑰之夜》「出道」的,當時節目裡的主持人和老師單看靈異照片就可以侃侃「辦案」的週末時光,不知嚇壞了多少不敢獨自夜睡的孩子。

靈異複合類型的戲劇魅力

又讓觀眾怕,又讓觀眾愛,靈異故事的秘訣,其實是在於「複合戲劇類型」的運用得宜。不只要恐怖,還要再加一點什麼。例如:「恐怖」加上「感性」,例如《紅衣小女孩》阿偉和女友怡君的感情、以及阿偉和奶奶的親情情牽;或者「靈異」加上「喜劇」,例如《青田街一號》裡的兇狠殺手,見鬼之後不知所措,反而讓張孝全(編按:男主角)變得萌。

當然「靈異」加上「校園」也是可行的,《通靈少女》裡瑤瑤(郭書瑤),的青春和初戀失落,創下了台劇的一頁里程;像是《通靈少女》、《魂囚西門》、《靈異街11號》與《粽邪》等戲,也都有著「靈異」加上「在地文化」的融合嘗試;而從《第九分局》身上則更可得見「靈異」加上「在地辦案」的加成魅力。

以上所舉戲劇皆不乏有明星演員參演加持,只要有好的劇本或有趣的題材,不怕吸引不到求好戲若渴的優秀演員,來拍「恐怖片」。若台灣編導善以利用、發揮創意,我們尚且還有林投姐、玉山黃衣小飛俠、虎姑婆乃至八寶公主等恐怖鄉野傳說,等待被改編翻拍,拍出風靡世界的台版《七夜怪談》其實指日可待。

《第九分局》體檢優勢分析

客觀來看,《第九分局》的首要賣點在於故事本核:一群擁有陰陽眼的警員,組成一個「第九分局」地下組織,專辦人鬼之間的糾纏情事,必要時,更得處理企圖染指人間的惡鬼。《第九分局》像是見鬼台版的《MIB星際戰警》,實則也是《降魔戰警》被台灣在地的變化型運用。

本片第二個重要賣座因素,則是演員。隨著劇情的進展,觀眾不但能看見各種鬼故事,也能從劇中角色各異的陰陽眼體質,得到觀影樂趣,例如,邱澤飾演天生看得到鬼,卻聽不到鬼說話,背後的原因探究過程,以及看來瘦弱的温貞菱受到家暴,卻得庇蔭於濟公附身護體的帥氣反差。

有趣的(鬼)故事創意,加上邀攬來顏值、演技兼具的知名演員走戲助陣,就是《第九分局》在台甫上映,就能夠贏得票房先機的2大關鍵。

圖取自甲上娛樂臉書facebook.com/applausemovietaiwan
圖取自甲上娛樂臉書facebook.com/applausemovietaiwan

《第九分局》票房續航力尚待檢視

然而在後有史蒂芬金被好萊塢翻拍的《牠:第二章》與年度最強IP台片《返校》2部恐怖片,追兵逼近之下,《第九分局》所面臨的考驗才正要開始。其實《第九分局》所要面對的,也正是多數台片會遇上的考驗。

台片在10年來開始嘗試類型電影的拍攝,但很常見的是,一個好的故事創意,最後在電影工業不成熟的環境中,被製作成一部讓人大嘆可惜的作品。有些是前置劇本不夠完善、有的是拍製期的素材累積有限,更多的是後製時期的資源力有未逮。

可以感覺《第九分局》在這3階段都遇上了挑戰。首先是敘事主線上的無亮點:《第九分局》最有趣的戲落,在客串的隋棠助理和高英軒中槍的旁枝戲碼上,主要角色的故事敘事起伏則顯得平凡甚至平庸。另,終場決戰的戲碼斷裂性嚴重,男女主角和大魔頭3大角色幾無同框、各演各的,單靠剪接將3個人拼接在了一起,但3個皆在不同的氣勢與狀態裡,失去了該有的高潮句點感。

而才剛憑《誰先愛上他的》入圍金馬獎男主角、證明了自己是演技派的邱澤,在《第九分局》展現最多的是,一種專屬於警局菜鳥角色呆傻感,在動作戲或情緒戲的部分,則落入了類型的套路表演。至於澎恰恰的角色與遭遇,一樣也陷入了典型的工具性作用,反而是戲份不多的温貞菱,從外型乃至濟公上身的演技,都至少打出了幾個記憶點。

或許是預算限制了後製特效的著力空間,《第九分局》鬼演員以灰白妝感示人,與拍攝現場迥異風格的同框畫面,選擇了高斯模糊化陰間好朋友的身形輪廓,在視覺上處理的方式稍嫌粗糙,甚至老套,與10幾年前的《台灣靈異事件》電視劇,所使用的技術差異不大。

《第九分局》讓我想起了2015年一部以冥婚為主題、《七夜怪談》恐怖大師一一瀨隆重所監製的恐怖台片《屍憶》。《屍憶》首週有著亮麗的票房成績,然而導演因欠缺打磨長片敘事的經驗與功力,作品被嚴加檢視時自然顯露短絀之處。

一部電影若空有好故事卻傳不出口碑,其票房成績也就容易顯得後繼乏力了。不論是《屍憶》或是《第九分局》,不可諱言其背後都有著強有力的製作主創、潛力待證的新導演。靈異恐怖片絕對是影人練功的絕佳場域,畢竟台灣觀眾不會那麼容易被嚇走,就看未來台片會端出怎樣質高品精的作品,讓台灣靈異恐怖片開花結果了。


作者簡介

影評人雀雀。本名簡盈柔,台南人,交大建築研究所畢。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獎媒體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專欄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文字基地為「雀雀看電影」網站
                「雀雀看電影」影音頻道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