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南宋詩人楊萬里的詩句,恰好替香港處境與特首林鄭月娥(以下簡稱林鄭)回應港人訴求的現況,下了極佳的註解。

自《逃犯條例》一讀、引發香港超過百日的街頭抗爭「反送中」後,林鄭月娥在9月4日晚間透過電視談話,宣布將會撤回條例。這可說是九七香港回歸後,港府乃至北京政權對香港民意的最大讓步,甚至連港股也上演慶祝行情,9月4日盤中一度大漲1100點,創下10個月以來最大漲幅。

但,就在林鄭宣告同時,反送中運動最重要的網路言論集散地香港「連登」(如台灣批踢踢論壇),即時民意卻是一面倒的不退不散。對北京與港府而言已是拉下面子的大妥協,為何喚不回民意?

若將時序拉回今年6月9日、首度破百萬人上街遊行當晚,港人或許會對林鄭釋出的「善意」埋單。但在歷經6月、7月、8月衝突不斷升高的抗爭歷程後,一向自詡「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香港民心,已從對送中條例的「怨」,積累成對警方濫行暴力的「恨」與對港府的全面不信任。

此時林鄭開口同意撤回法案,接受抗爭民眾「5大訴求」中的第1項,就像是以為在後村設個門檔就能解決「水患」,殊不知民意滾滾如流水,早已向前村奔騰不知幾千里。

一如《華爾街日報》在昨日港股上演慶祝行情後,也為文提醒:投資人若相信香港危機已解除,將會後悔;因為,不受港人歡迎的送中條例,只是香港問題的「症狀(symptom)」,而非原因(cause)。

在這場無「大台(組織、領導人)」運動中扮演輿論風向平台的連登,在林鄭宣讀聲明時,就開始推播討論:該不該接受林鄭說法?

網友們除了狂推「5大訴求,缺一不可」作為回應外,更有人貼出一張圖,巧妙反映不少抗爭者的態度:一面中共五星旗上,少了1顆星,搭配著標語「你ok我ok囉」。

這意思是,如果5大訴求港府只接受1條,就如五星旗拿掉1顆星;若港府、北京能接受五星變四星,那香港人也可以摸摸鼻子收回抗爭。

很顯然,特首的「善意」,抗爭民眾不埋單。

那麼,如何才能讓香港人滿意?

「關鍵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最核心的民主選舉(雙普選)訴求,這是運動最難過的兩關,」來台訪問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接受商周記者採訪時說,若林鄭真的被迫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執勤是否過當),才會是這場運動面臨解散與否的最大挑戰,「這個給了,可能會造成分化,因為有不少人覺得這是可以接受的。」

朱凱迪分析,許多年長者,爭的是「你不搞我(指警察別濫權),我就可以正常生活」;年輕學生,爭的是「出一口氣」,要懲處黑警。至於,出完氣後,運動要如何走?民主制度該如何爭?他們未必想得這麼長遠。

「他們爭的未必是民主制度,他們覺得警察(濫行暴力)就是問題,年輕人可能更直覺的聯想:好像解決了警察(問題),就解決民主問題了⋯⋯。」他說。

但,在朱等人的判斷中,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恰好也正是林鄭最不敢發出的一張牌。

為什麼?來台出席座談的學運明星、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解釋了部分原因:「香港3萬名警察已經是林鄭最後的支持者了,若找退休大法官、公正人士成立調查委員會,勢必要起訴或危及這些警察,當然不可能成立!」

「你想(前中國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可能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調查六四事件殺學生的警察嗎?」朱凱迪揮揮手,苦笑說。

換言之,能擰熄港人憤怒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港府不能給;而林鄭要給的,又已過時、難以滿足當前民意。反送中運動,看來不會因為特首「遲來的善意」而能善了,港人如流水般的抗爭,將持續下去。

一個對民意遲頓、跟不上的政府,讓香港從經濟社會變成了警察社會,許多政府機能、經濟活動被迫停滯,特首自困家中。真足以為鑑。

責任編輯:林思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