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是一個系統,但中國手機廠商正聯合起來打造另一套生態。

8月19日,小米,OPPO,vivo聯合宣布,正式公佈「互傳聯盟」。在這套體系下,小米、OPPO、vivo三家廠商的手機能基於一個協議,實現跨品牌的資料傳遞開放,打破過去不同品牌不同協議的傳輸壁壘。

這對於用戶來說顯然是一件好事。過去我們總希望Android陣營有類似蘋果AirDrop的功能,這樣就能方便手機之間傳輸文件,無需依賴第三方App。現如今的互傳聯盟更是將傳輸協議統一化,即使我用的是小米,也能不透過網路傳輸,就把文件分享到同事的OPPO手機裡。

事實上,「互傳聯盟」並不是中國手機廠商第一次聯手打造Android系統之外的生態系統。為了抗衡iOS陣營,中國手機廠商正聯手構造著一個又一個的生態聯盟,今天的互傳,過去的快應用......在開源的Android之上,他們正肩負著讓Android更加本地化的任務。

理想十分遠大的快應用聯盟

猶如過去介紹對Android的各種神優化,今年手機廠商在發布會上總不提到一個新項目,那就是「快應用」。

快應用的誕生,可以說是手機廠商前無先例的一次大聯盟,甚至比五年前的「硬核聯盟」還要大。其中成員除了有華為,中興,聯想這些跨國企業以外,我們還能看到小米,OPPO等等經常活躍在線上線下的手機品牌。

而在這些品牌已有用戶數量基礎上(官方數據為10億),快應用擁有著比肩微信的用戶數量,這個邏輯就像是逆向的「擁有手機的人就擁有微信」 —擁有手機的人就會打開應用市場,打開應用市場就會接觸到快應用。

本質上,快應用和小程序可以被劃分為一個類別,他們都有著「用完即走」的方便,沒有廣告的輕量,直達功能的高效,從大眾角度來看,這些應用不但不佔用手機太多的儲存空間,而且還能實現和下載App同樣的功能,顯然都是App行業在未來應該朝向的發展方向。

一點即觸達,無需安裝,用完即走。節省空間的同時,也節省了時間,進一步提升Android平台中的App體驗。

從理念上看,快應用的問世對於用戶來說是利好的,但在細節上他們還有不少沒有考慮到的地方,這也直接或間接導致了快應用至今仍處於半溫不火的狀態。

首先,快應用聯盟成員在開發進程上並不一致。成員最活躍的小米在去年公佈的註冊開發者數量是1萬人,並且還將小愛同學(編按:小米的語音助理)接入快應用,讓用戶通過語音控制應用查詢,訂票等等。而華為也在今年的HDC上宣布將於9月在全球上線華為快應用。

但除了這兩家企業,其他成員對快應用的發展計劃,外界至今仍未明晰。

其次,雖然快應用能在發展初期就坐擁著與微信同等量級的用戶,但體驗邏輯卻是和小程序完全相反。

小程序是基於微信、這個超級App內已有的服務,所構成一個微信自有的生態體系,讓用戶在使用微信的過程中自然接觸小程序;而快應用則是在廠商的應用市場中以「秒開」、「無需下載」的方式強調與傳統App對比的優勢。

簡單來說,小程序能夠被廣泛用戶接受,其實除了微信本身的傳播力以外,還離不開微信已有的生態體系,用戶能夠循序漸進地從公眾號中接觸到小程序,繼而逐漸適應小程序。

而快應用的相對獨立,通過與傳統App體驗的差異去改變用戶的使用習慣,但是這個方法在缺少統一的平台和共識條件下,實現難度和成本都明顯要比微信要大很多。

知道程序和知名科技評論人Keso曾在「尷尬的快應用」和「快應用抗衡小程序?」兩篇文章中評論了快應用的前景和處境。儘管快應用的理念是好的,但內部成員發展不均衡,開發者對項目熱情度不高,間接地讓快應用陷入泥潭,直到今天。

微信也正在積極推動手機新生態

如果說快應用是眾廠商對抗微信小程序的策略,那麼微信和三星兩家企業的軟硬合作就是對這個策略的回應。

8月21日,微信和三星幾乎同時宣布達成小程序入口合作,作為終端方的三星,將會在手機快速選單中提供小程序卡片,而作為軟體方的微信,則會在這兩個卡片中提供小程序入口,方便用戶直接觸達。

這是雙方首次進行系統層面的合作。也就是說,「在側屏開小程序」這一功能只在三星中國系統中提供。在創建小程序卡片後,用戶可以直接從桌面打開微信小程序,而無須在微信客戶端中二次操作。

根據知曉程序早些時候對微信的採訪獲悉,微信和國內手機廠商的合作也在探索當中。換言之,三星是第一家提供小程序接口的企業,但不會是最後一家。

相比於快應用的商業模式,微信與手機廠商的合作邏輯主要是分為兩個層面:

第一層面是微信自身對小程序入口的調整,從微信這個超級app的唯一入口移到了手機系統表層,讓用戶快速觸達小程序,從而節省二三級操作的操作成本。

而實際上,將小程序入口調整到更容易被打開的地方,主要目的其實還是要培養用戶的使用習慣 - 高頻使用小程序的用戶可以有一個快速觸達功能的入口,低頻用戶能更方便去了解到小程序,繼而開始嘗試使用,習慣使用小程序功能,繼而保障開發者和小程序的留存。

大約是在三年前,我曾在飛機上採訪過一位去北京演講的微信小程序產品經理,當時小程序的入口還是在不顯眼的「發現」頁內。她問我,若是站在普通用戶看,小程序有哪些可以調整的地方,我的回答是「調整更顯眼,​​讓用戶能看到,接觸到的位置」和「豐富小程序所能辦到的功能」。

在2017年12月的6.6.1內測版更新中,微信將小程序入口調整到了微信首頁下拉抽屜的位置,比起過去在「發現」頁至少三步的操作,新設計被縮減到了兩步;今年初,微信再次給小程序入口改版,將小程序頁變成全螢幕顯示,逐步完善用戶擁有多款小程序下的排布和使用。

從今年開始,微信至少對小程序功能進行了5次調整,其中包括了調整小程序頁面,增加使用滿意度評價,增加小程序浮窗收納,提供「建議使用」......直到今天與三星達成系統級合作,可見用戶在打開小程序時更加方便了,行程對小程序的使用慣性和認可,也更便於今後小程序應用的傳播。

在知曉程序對小程序新功能使用者的採訪中,經過過去半年的使用,使用者Jason已經習慣了用三星的側屏打開小程序。尤其是擔任產品經理的他,「熱門微博」和「公眾平台助手」已經是他每天必點的兩個小程序。

合作的第二層面是手機企業通過小程序去增強系統本地化功能。自Galaxy S8開始,三星一直在完善國行系統的本地化體驗,從最基礎的三星支付中國十座城市的交通支付卡,到銀河S9發布會高調宣布與騰訊遊戲共同優化《王者榮耀》,三星在近年一直在完善系統在國內的本體化體驗。

而這次新增小程序卡片,除了是給高頻用戶提供更快捷的觸達入口,優化國行系統本地化體驗以外,對於三星來說,其實還有著通過小程序帶動系統功能的附加作用。

一方面是培養用戶對快速選單主頁的使用。通過小程序卡片,用戶能通過Bixby主頁打開小程序,從而讓用戶關注快速選單中的其他功能,帶動其他卡片功能的作用和留存。

另一方面是提升側屏快捷操作的優勢。過去,側屏被譽為是三星曲面屏手機的招牌快捷功能,在這個功能內用戶能加入App,書籤的快捷方式,然而該功能自推出至今已有數年,卻一直流行不起來。

因此,借助小程序快捷方式的加入,側屏功能有望能重新成為三星曲面屏手機的優勢功能之一。
所以從微信和手機廠商合作這一動作看,我認為是個對雙方利好的合作於微信來說,小程序在手機系統中有了更顯眼和易觸達的入口,便於培育用戶習慣;於手機廠商來說,借力微信的超級生態,手機系統本地化得到更進一步完善,提升品牌影響力轉化銷量。

互傳聯盟不但是實現互傳,還打通了品牌之間的割裂生態

「互傳聯盟對手機行業帶來什麼?」這個問題我過去一直在思考,畢竟三家廠商罕見地站在了一起推出一個協議,在收益主導互聯網服務的今天絕對不是一件易見的事。

不過在仔細分析後,我也觀察到了其中的一些端倪。手機廠商推出互傳協議,其根本目的並不是為了單純增加系統功能,而是為了提升Android陣營的用戶黏著度,進而縮減該陣營份額流向iOS 。

相比起給系統加入更多的功能,更多本地化定制,互傳聯盟是通過Mobile Direct Fast Exchange這項協議去實現系統級的跨品牌文件傳輸,其本質是讓小米,OPPO,vivo三個品牌的用戶能夠繼續留存在品牌聯盟當中,以「跨品牌互傳」作為三家廠商的核心競爭力,讓用戶即便是更換手機也依然留存在這聯盟品牌當中。

就像一些用戶已經習慣或身邊的人都在使用AirDrop,繼而在之後的產品中都選擇蘋果的手機,平板電腦,電腦。而互傳聯盟所做的就是增加Android用戶在該陣營中的保有量,讓已經在用小米,OPPO,vivo的用戶繼續選擇這三家廠商的產品。

實際上,在各家廠商推出品牌自有的傳輸功能之前,作為和Android關係密切的Google也不是沒有嘗試過在系統裡提供跨平台傳輸的功能,無論是最早基於NFC的Android梁還是今年被曝光的快速分享,谷歌都一直在做跨平台傳輸的研究。

然而,儘管谷歌的快速分享在初次曝光就飽獲稱讚,但它的進展時至今天卻尚未明晰。

顯然廠商也知道到這一點,不然最終也不會三家聯合起來推出互傳聯盟。站在用戶體驗角度看,手機能實現跨品牌傳輸,這必然是一件喜聞樂見的事,然而無奈Google遲遲不上線Fast Share,甚至在最新的Android Q Beta當中也沒有看到這個已經曝光了半年的重磅功能。因此在數月前,三家廠商走到了一起,選擇以合作的方式去扭轉當下Android設備廠商「各自為政」,生態割裂的局面。

對於「互傳聯盟」會不會有第四家廠商的加入,我認為極大可能會有,而且這家廠商絕對是比小米,OPPO,vivo同等體量或體量更大的頭部廠商,因為通過更大的用戶覆蓋面,互傳聯盟的根本作用「增加Android用戶黏著度」才能被真正發揮出來。

在互傳聯盟的消息被公佈後,有人猜測這個聯盟其實是三家企業聯手對抗華為的HUAWEI分享,但是我並不完全同意這樣的說法。

雖然HUAWEI分享已經實現除傳到手機到手機之外的跨平台的互傳,但互傳聯盟的本質是提升Android用戶的體驗,兩者其實並不成立競爭關係。相反,我認為兩種協議可以考慮並存,HUAWEI分享負責華為及榮耀系設備生態,同時兼容跨品牌的文件互傳。

所以,若要徹底激活增加Android的用戶黏著度,領先企業的加入非常重要。試想當中國Top 5出貨量的家Android設備企業構成一條互傳生態,所擁有的是一個845萬用戶總量(以Q2出貨量數據作為參考)的龐大體系。

但是華為最終是否會加入這個聯盟,決定權還是在華為手裡,畢竟加入聯盟後,任何廠商都需要冒兩個必然的風險。

一方面是更好的換機體係是否會變相讓原用戶流失;另一方面是在這種統一協議下,原獨有的互傳協議是否會因此而被削弱。作為已經擁有華為分享這麼一套成熟互傳體系的廠商,華為的確也是要三思再後行。

Android的開源,讓廠商擁有「創造」另一個生態的可能

手機廠商積極推動Android生態體驗,在我看來是一件對消費者有利的事。儘管作為新生態的快應用目前發展前景不明朗,微信和手機廠商的小程序合作暫時只有三星一家,互傳聯盟也只有小米,OPPO、Vivo三家廠商在做,但這些新生態本質上其實還是為了讓用戶更容易觸達到系統功能,進而提升Android陣營的使用體驗和用戶黏著度。

「手機廠商為何會頻頻抱團打造新生態?」類似的問題在過去幾個月裡其實一直有網友向我提問,這方面我認為和國產廠商需要在Android的基礎上打造另一套軟體生態離不開關係。

一直以來,中國手機廠商在Android這個「水桶」當中進行過不少嘗試,制定使用者介面(UI)、品牌獨有的功能,優化系統,其最終目的其實也是為了在提升用戶體驗的同時,提升品牌品牌影響力。

而這一次互傳聯盟的成立,其實也是中國手機廠商從單一的「優化」功能轉為「創造」功能的縮影,但需要注意的是這絕不是試圖脫離Google或Android系統的策略,而是在Android的基礎上進行深度定制,以此逐步減少Google對Android功能開發的依賴。

相比於Google,中國手機廠商更了解中國用戶的需求,這也可能會讓中國手機出貨量在未來1〜2年內繼續保持全球領先的位置。

當然,手機廠商能在Android內進行嘗試,這也是得益於系統本身開源的特性,它就像是個水桶,裡面能夠根據需求來裝任何東西,而中國手機廠商和互聯網企業正在這個桶內締造另一個符合國內用戶習慣的小水桶,這個小水桶叫做「系統生態」。

不過對於企業聯盟打造的系統生態,我還是有一些顧慮。其中一點是快應用聯盟內部成員對這項業務的發展是不均衡的,比如小米的確擁有獨立的快應用開發部門去做這件事,但其他手機廠商對快應用的開發情況卻頗為隱秘。

究其根本,在快應用的背後,實際上還包含著每家廠商的利益算盤,有的企業的確想做好這件事,有的想通過快應用去抗衡小程序,有的則是搶占互聯網的風口上的品牌影響力。儘管這是一個「大家一起造」的聯盟,但卻並不是一起往一個地方發力。

另外,諸如用戶熱情度不高,缺少用戶流量,與傳統應用市場衝突......在聯盟企業獲得利益共識之前,快應用聯盟顯然不是一個成熟的體系,而這也會影響著今後快應用開發者的動力和去留,最終也會影響到這個項目的命運。

當然,我所擔心的東西並不只是這些,諸如快應用和小程序之後是否會產生生態割裂,互傳聯盟對Android陣營的影響,這些都需要時間才能給到我答案。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快應用和互傳聯盟,手機廠商正改變著Android的體驗生態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