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微信公眾號「盒飯財經(ID:daxiongfan)」授權發布。

球鞋愛好者劉小浩(化名)相中一雙球鞋——AJ1深棕款,他在Flight Club中文站微信公眾號上看了此鞋的測評,無論是實穿還是獨特性都非常nice,而首賣價「僅為」1299元(約新台幣5700元)。

劉小浩早早地下載了Sneaker App(Nike在中國的App平臺),等待著開賣日的到來。早上9點開始排隊,他早早地選擇網速快的地方,打開手機,等待著9點到來。不過就算如此,劉小浩連隊都沒排上,更別說參與抽籤了。

沒搶到但還是想要,怎麼辦?二手平臺去買,這個二手平臺俗稱「鞋販子」。一般越是知名的賣家可信度越高,但這雙鞋現在的價格是11998.99元(約5萬台幣)!還是斷貨,溢價率超過800%!

「當時我罵了幾句,咬了咬牙,還是沒買。作為學生哪有這麼多錢去買鞋呢?」劉小浩說,「鞋販子都是用軟體搶,球鞋愛好者想原價買雙熱門款,不走狗屎運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劉小浩搶不到心儀的球鞋而對賣家憤憤不平,但炒鞋的也會喊口號「一切為了熱愛!」

不過這個小眾圈子的瘋狂很快成為一項全民的狂歡。

球鞋也瘋狂

「70後炒股,80後炒房,90後炒幣,00後炒鞋。」

「10年前你錯過炒房,5年前你錯過炒比特幣,現在難道你還要錯過炒鞋嗎?」

「炒鞋」一詞在網上甚囂塵上,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個熱門款的成交金額已達到4.5億元(近20億台幣),超過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

WOW!球鞋市場就這樣突然爆炸!

8月25日,「炒鞋」一度登上微博即時熱搜榜的第7名,短短幾日,動輒10倍以上的鞋價暴漲,讓不少「圈外人士」紛紛揚言要進軍球鞋市場。炒房大媽團已經按捺不住了,幣圈達人也號稱要向鞋界進軍。

除了上述的AJ1深棕款,8月17日販售的另一雙球鞋Air Jordan 1 Retro High Satin Black Toe女款紅色絲綢版本,漲勢驚為天人。售價為1299元(約新台幣5700元),如今若在毒App(潮流商品交易平台)選擇該款42.5號24小時出貨,2天到貨,則實際要付15999元(約7萬台幣),對應售價的漲幅為1131.64%!

從購買情況來看,截至8月27日15:00,有超過11770人在毒App對這雙鞋發起購買,且求購訊息一直在不斷更新。

如此驚人的鞋價漲幅,難怪圈外人士眼紅。隨之而來的是,圍繞球鞋市場的「資產證券化」應運而生。

由於球鞋二級市場炒作的升溫,炒鞋由小眾愛好演變成了全面狂歡,線上的規模化交易日漸火熱,多款潮流交易平臺App,推出了關於潮鞋的行情和即時報價功能,「炒鞋」瞬間成為現象級的話題。

炒鞋App風行

一雙球鞋動輒超過10倍的漲幅,讓資本市場眼饞,而各大球鞋交易平臺順勢加入戰局。

甚至還有賣鞋平臺根據過去24小時的交易額,編制了炒鞋3大指數:AJ指數、Nike指數和阿迪達斯指數。

球鞋市場看似誇張,其實有本身的供需所在。那麼為什麼有人會炒鞋呢?代工廠生產的工業化產品也值得炒嗎?

首先是供給方,以Nike為代表的球鞋發行方,從一開始主打Nike球鞋文化,一個月發行一次限量版球鞋,到現在嗅到商機一週發行2、3次限量版球鞋,這是球鞋溢價最重要的因素。

炒鞋的開端一般來說從限量版球鞋發行就開始了,有的鞋品甚至尚未販售已經在市場上有了超過行情幾倍的標價。

再者是需求方。需求方分兩種,一種是剛需,鞋買來穿的;一種是收藏,鞋買來是用來當收藏品的。在體育論壇上經常有網友曬出自己的「鞋牆」,球鞋控是品牌方非常重要的目標人群。他們就像蘋果的果粉,小米的米粉一樣,他們不吝嗇花費超過數10倍的價格,購買限量球鞋以達到收藏的目的。

而且球鞋控是Nike等品牌的天然行銷媒介,他們大力吆喝能讓Nike的品牌價值大增,賣出更多非限量版的球鞋。

而「鞋販子」、大型的交易平臺則更像一個催化劑,逐漸將鞋的熱度推向高潮。

如今每逢各大廠商,尤其是Nike等幾個主要品牌發行限量款鞋品的時候,無論實體店還是線上都會有無數的人在等待,這其中不乏眾多「鞋販子」。而賣家囤積貨源對某一款鞋壟斷,這是他們能夠控制鞋價的根本。

但真正讓球鞋成為大眾投資品,還是幾大交易平臺的出現,其中毒App和nice是國內球鞋交易最大的兩個平臺。

以毒App為例,主打潮流商品交易平臺,還提供鑑別的服務,毒App入場比較早,在球鞋圈建立了比較好的基礎,因鑒別師數量眾多而業界有名,是平臺前期吸引消費者交易的重要招牌。

鑒定也是炒鞋的重要一環,因為無論是Nike還是AJ還是阿迪達斯,在線上線下都是不幫消費者鑑定其他通路購買鞋品真假的,因此一雙鞋要交易,就必須有鑑定這一環節存在。

而球鞋鑑定師到底是個真假命題都無法確定,Nike等品牌端都從不提供鑑定服務,而線上鑑定師幾秒鐘的時間就能一眼辨真偽?

每個球鞋交易平臺都是一個閉環,他們賣鞋,炒鞋,交易,鑑別,又做球員又當裁判,誰來監管?

球鞋寄賣店鋪solestage經營者夏嘉歡表示,「現在球鞋市場不夠正規化,一個平臺在做整個行業的炒鞋工作,又賣又炒,還要做交易,還要做鑑定,以後必須分工化,規範化。」

圈外人入局,市場資本化

如果說球鞋圈內人相互倒賣(低價買進,高價賣出),那還是為了熱愛,圈外人的加入讓這個本來就亂象叢生的球鞋市場變得更加混沌。

炒鞋市場的火爆,讓幣圈也在蠢蠢欲動。

近日就有幣圈人士表示,要拿100個比特幣進場炒鞋,而號稱「全球首家即時披露社區自治型的交易所」——55交易所則對外宣布,要將區塊鏈技術引入潮圈,實現幣圈與潮圈的跨界融合,並順勢推出了以潮牌實物為資產支撐的潮牌通證,擁有潮牌通證的用戶,可持幣交易也可換取球鞋、衣服等潮牌實物。

而炒鞋市場對幣圈用戶和資金的吸引力,已經引起了比特幣券商們的關注。

由於今年以來加密貨幣市場的賺錢效應主要集中在比特幣、比特幣券商等少量品種上,散戶所愛的大部分主流幣、山寨幣仍然陷入腰斬之中,雖然比特幣券商目前仍然獲利豐厚,但如果投資者因市場多數品種無法賺錢,從而選擇離開或投奔炒鞋圈,這是習慣從用戶身上拔羊毛的比特幣券商不能容忍的。

由於比特幣券商的3大龍頭基本上瓜分了幣圈的用戶,第三名以後的比特幣券商只能採取其他策略,包括細分化的運營,一些比特幣券商揚言殺入炒鞋圈,開始上線球鞋行情交易。

但幣圈去炒鞋這一話題明顯是雷聲大雨點小,傳言去炒鞋的李笑來(號稱中國比特幣首富)也在微博上矢口否認。

鞋圈做的交易指數

除了幣圈,金融市場似乎也在為炒鞋助力。打開毒App,我們可以看到螞蟻金服花唄(功能類似信用卡的網路支付工具)為購鞋用戶提供分期服務。由於正常的買鞋子來穿,與買鞋子來炒行情都在同一個App上完成,這其中就存在用戶借錢炒鞋的可能。

而球鞋能夠賺錢的效應可能會使得用戶從消費者變成投資者,從而加大了對槓桿資金的需求,也就是使用花唄等分期資金來炒鞋。

不過,K線、期貨、幣圈,這些元素正在令鞋圈發生微妙的質變。

對於所謂鞋圈的瘋狂,劉小浩說,「最近球鞋價格一飛沖天,肯定有資本在操作,像我這樣熱愛球鞋的人,這個時間點確實不適合入手。而球鞋交易平臺上非常活躍的人,大多都是想賺差價的,他們把鞋價人為推高,最後找人購入,誰收割誰還不一定。」

而經手的球鞋以數萬雙計的圈內名人太子哲表示,「販賣球鞋跟演唱會門口賣票的黃牛沒什麼區別,球鞋迷從我們這拿鞋也會罵我們。前幾年販賣球鞋相當於撿錢,沒有賣不掉的鞋。而現在市場退燒,作為潮流衍生品,球鞋發行的頻率變得密集。最初期的時候Nike炒文化,一個月發一雙,現在一週發2-3雙,價格也從3位數漲到4位數了,這不就是割韭菜(形容資本市場裡賺的是虧錢的人的錢)嗎?」

炒鞋穩賺不賠?誰是韭菜?

球鞋從最早是一個買來穿,用來炫的工具,而現在變成了一個炒作的工具,全民炒鞋,圈內圈外都是狂歡。

「說炒鞋穩賺不賠的人都是外行,2015年10個人裡9個人賺錢,2017年之前也有一半人賺錢,這兩年,炒鞋變成一個很有風險的行業,一雙潮鞋很難原價買到,以市場價去買就只能去看它跌還是漲,和股票一樣,有點賭博性質,現在個體戶炒鞋,10個人7個人賠,只有大商家可以賺錢,小商店就是割韭菜。」夏嘉歡說。

球鞋市場亂象叢生,與交易平臺脫不了關係。

而前不久,毒App率先發出「鞋穿不炒」的倡議,聲明:「我們認為球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毒App平臺商品詳情頁不支持K線、漲跌幅等類金融市場展示形式的誤導與暗示性內容。」

但事實上,平臺已經搭好,人員已經就位,資本已經入場,誰都想割一波。

有人把球鞋交易看成是股票交易,但炒鞋市場之亂不是股市能比擬的。沒有年齡限制,不知道真假,甚至都不知道有沒有球鞋,還有賣出後看價格上漲直接取消交易的。

現在的球鞋市場形成了一個廠商搭舞臺,鞋販子唱戲,眾多買家、散戶在上面買單的現象。

據央廣網,財經評論員言亮提醒普通投資者,炒鞋已經成為資本遊戲。從長遠上來講,總有泡沫破掉,需要有人來承受的一天。

「只要有一定的人認為它有價值,它就有被炒作的可能性。如果你要從中投資獲利,就要考慮一個問題,就是誰來買?像這種鞋,如果是普通的愛好者,他的經濟承受能力,能不能接受10萬以上?如果是跟你一樣,同樣想透過投資獲利的人,他是不是比你還傻,這就是所謂的博傻理論(人們不管物品的真實價值,願意花高價購買,是因為他們預期會有一個更大的傻子花更高價格把它買走。)

Nike等品牌商透過控制供給和分銷網路,讓炒鞋有了源頭的可能性。而作為代工廠生產的工業品,球鞋市場的泡沫越來越大,現在看來,剛需球鞋的愛好者是韭菜,他們為了喜愛的球鞋付出了幾倍以上的溢價。

一旦這個泡沫破碎,大小商家全是韭菜,真正的收割者是把鞋賣出去收到實實在在的錢的Nike,AJ。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