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滑Instagram滑到一半,突然跳出提示:「今日登入時間已達上限30分鐘」;於是你切換到YouTube,正打算繼續看下一部影片的時候,你發現「自動播放」功能已經不見了。

美國參議員發起「反社群媒體成癮技術法案」


這個情境,正是美國參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的理想。他最近提出《降低社群媒體成癮性技術法案》(The social Media Addiction Reduction Technology Act,簡稱SMART法案),要求限制企業使用會讓人對社群媒體成癮的技術。先前歐洲各國相繼提出的,都是數據監管和內容審核相關,美國這樁法案算是全球第一例。

除了限制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系統自動設定每日登入時限為30分鐘(允許用戶設置使用時限,但每月系統仍會恢復為30分鐘)、提供超時關閉和時間提醒功能,霍利更提出,YouTube的自動播放,以及Snapchat的snapsteaks(提供連續幾天互相傳送照片給朋友的獎勵機制)等功能,因為能長時間吸引用戶注意力,也必須被禁止。

社群媒體的商業模式,是想辦法讓用戶花更多的時間黏在自己的平台上,然後將用戶的注意力變現。《衛報》曾報導,人類學家Natasha Schüll研究吃角子老虎機的上癮機制後發現,Facebook、Twitter吸引用戶停留的方式,和博弈業沒什麼兩樣。兩者都有縝密的運作設計,持續獲得用戶關注、進入上癮循環,就能不停地為企業帶進金流。

今年7月,《美國醫學學會雜誌》發表一項研究,這是針對加拿大3千多名青少年、長達6年的追蹤分析,結果顯示,青少年使用社群媒體和看電視時間越長,越容易得憂鬱症。

資策會報告也顯示,2017年,台灣有近三成的民眾每天花超過5小時滑手機,屬於重度使用者。 與2014年相比,透過手機使用社群媒體的比例成長9%,觀看影音的比例則增加最多,達19%,而這個數字只會繼續攀升。

2019年4月,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與《華爾街日報》公佈聯合民調,高達82%的受訪者認爲社群媒體「浪費時間」,而42%的受訪者曾嘗試戒斷或限制使用社群媒體。即便如此,將近7成的受訪者稱,每天至少還是會用1次社群媒體。「又愛又恨」的矛盾情感,表露無遺。

「慢社交」興起、「零科技」學校受矽谷菁英追捧


社群媒體連結人際的初衷變質後,也成為個人消磨時間、發洩負面情緒,甚至是不肖企業用來影響輿情的媒介。如今有專家開始提倡「慢社交」,希望人們能把注意力放回社交的本質。就像前幾年北歐帶起的「慢電視」(slow TV)風潮,都是對節奏快速、訊息爆炸的反動。(編按:慢電視為馬拉松式全程直播普通事件的電視節目類型,節奏緩慢,播出時間可達12小時。)

比如持有蘋果20億股股票的兩大股東,去年曾寫信要求蘋果採取措施,幫助家長控制孩子使用手機成癮;Google前員工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發起「合理利用時間」(Time Well Spent),呼籲企業避免「剝削注意力」等。

就連科技業高層開始嚴格限制自家孩童使用社群媒體,比如蘋果CEO庫克曾公開表示禁止他的外甥註冊社群媒體;賈伯斯也在iPad問世後稱「不會讓小孩用iPad」。《紐約時報》今年3月的一篇文章指出,有錢人開始「減少待在螢幕前的時間」:不滑社群媒體、不回電子郵件。這說明了一種奇特的現象:「人與人的接觸正成為一種奢侈品」,當你越富有,你在螢幕以外花的錢反而越多。

矽谷二代現在流行就讀「零科技」的私立學校,學生必須使用紙筆完成作業,小學到國中階段不能使用電子產品,高中學生則是有條件限制使用。根據CNBC今年6月的報導,高中學費為一年3.58萬美元(約新台幣 110 萬),小學為一年 2.56 萬美元(約新台幣80 萬)。從前的人或許很難想像,返璞歸真,如今竟是賣給矽谷菁英的好生意。

除了社群媒體,搶奪眼球的大軍正在壓境


Google和Apple去年起在系統內新增螢幕使用時間、家長控制等防上癮功能;Instagram也會顯示「你都已經看完了」,不過,如同《衛報》評論所言:「科技公司推出防成癮功能,就跟買菸送尼古丁貼片(用於戒菸)的道理一樣。」

英國金融機構Skipton Building Society調查發現,人的注意力平均14分鐘就會轉移一次。所以,即使戒斷社群媒體,還有Netflix、手遊等影音娛樂要搶你的眼球。連Netflix自己都點名,讓它感受到壓力的對手,就是電玩遊戲《要塞英雄》和YouTube等。

你的「注意力」是商人的新石油,所以會被商人無所不用其極的搶奪。比起通過戒斷法案更好的方法,就是你的「自覺」,把注意力主控權,從社群媒體那裡,搶回自己手中。

核稿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