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高年級實習生》男主角「班‧惠塔克」,是一位已退休高齡70歲的爺爺,但他認為退休後不應該只是混吃等死。偶然間,他看到招募銀髮族實習生的宣傳單,讓他再度投入職場,成為公司的實習生。雖然其穿著習慣、與同事互動方式均和公司內的年輕同事顯得格格不入,但他工作積極進取、懂得察言觀色、樂於幫助同事且豐富的人生經驗,使他成為公司創辦人最依賴的得力助手。

臺灣也有許多高齡者與班‧惠塔克面臨相同的狀況,僅因為年齡達到退休門檻而離開職場,但內心依舊渴望藉由工作獲得成就感,或填補心靈的空缺。但大多數公司對於高齡者存在著年齡歧視,退休後能再度投入職場的機會微乎其微,此即為「中高齡及高齡者就業法」推行的背景之一。

行政院會於上個月正式通過「中高齡及高齡者就業法」草案,規定雇主可用定期契約,僱用65歲以上高齡勞工,若有職場年齡歧視,最高可罰新臺幣150萬元。原因不外乎是,臺灣正面臨少子化及高齡化的人口結構發展,介於15到64歲之間勞動人口逐年降低,勢必需從人口比例逐年增加的中高齡、高齡者下手,活化勞動力。

這部關於中高齡及高齡者就業專法施行後,雖然保障中高齡、高齡者工作權,另一方面來看,也限制了雇主對於聘用受雇者條件的自由權利。

雖然草案第14條中規定,「於特定情形下,得對於中高齡、高齡之求職者及受雇者,以年齡為由為差別待遇;然而為加強禁止差別待遇之保障,亦於第15條規定,雇主須對於符合差別待遇之因素負舉證責任。」,所謂「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雇主若因此開例外規定,規避專法對於聘用受雇者的限制,恐怕難以突破。

企業對於聘用中高齡者之所以較為抗拒,可能多集中於「體力不堪勝任工作」、「生產力、效率較低」、「適應能力低」等考量;不過,中高齡者亦相對有「與工作相關的經驗與知識豐富」、「能傳承」、「善於與顧客互動」、「流動性較低」等優勢條件。

因此,面臨專法的勢在必行,雇主應思考的是,如何藉由政府資源及補助,降低聘用中高齡、高齡者所伴隨的負面效果,並妥善利用中高齡者在職場上所具備的優勢,發揮出加乘效果。

草案第30條規定「雇主依前項規定雇用退休之高齡者,中央主管機關得予補助」,雖然補助項目、條件、資格等,仍待主管機關訂定,筆者建議補助的項目,可包含「設備添購」及「進修課程開設」。

對於中高齡者體力不佳的問題,透過添購自動化設備,或是在工作場所設置友善設施,讓他們無須消耗過多體力,即有助產出;而對於適應能力低的問題,主管機關應協助雇主,開設針對工作能力培養之進修課程,使中高齡者更新工作相關專業。

如何將中高齡、高齡者優勢發揮最大效果,正是雇主面臨專法時,如何於眾企業中脫穎而出的重點。電影《高年級實習生》海報中「Experience Never Gets Old」(經歷才是你完勝的履歷),就道出了「經驗」是中高齡、高齡者最大優勢。

如果可由中高齡者擔任企業中的顧問角色,作為意見提供者;或是擔任工作團隊中的領導、統合者,將他們的專業技術及工作經驗,傳承給青壯年、壯年上班族,新一代勞動者也可在接收新資訊的同時,結合中高齡者的知識經驗。因此,專法對企業及雇主帶來的,不全然是用才限制,更是企業成長的契機。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