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父無犬子,是讚美,幼子要搖身變成走路有風的老虎前,是日以繼夜的磨練與不能輸的壓力。

西裝設計師李至誠剛打敗各國勁敵,在義大利拿下「2019年洋服金針金線大賽冠軍」,成為台灣之光,他的爸爸李萬進也赫赫有名,被譽為「總統裁縫師」,得獎後他成為世界的焦點,也得到嚴父李萬進的肯定,「我們每次出國比賽,他都說,你如果拿不到第一名,那你去比賽幹嘛。」李至誠對於爸爸有份敬畏。

在西裝之神李萬進眼中,參加比賽只能拿第一名,昔日,李至誠參賽拿到第二、三、四名時,李萬進都淡然以對,連笑容都沒有。

「沒拿到第一,他都不太理我,獎盃跟獎狀我都放在看不太到的地方,我曾經很害怕參加比賽,也怕父親失望。我在29歲拿到全國第一名時,他才覺得OK。」OK的標準好高,冠軍與零分,沒有模糊的地帶,對李至誠來說,得到父親李萬進的肯定,才是趴數(%)最高的,宇宙級的競賽。

每一次得獎,都讓李至誠跟猶如西服界之神的父親李萬進,接近一點點,「做西服是你的興趣嗎?」我丟出一顆直球。

「興趣是可以培養的。」李至誠回答地含糊。

「所以不是?」我再進逼續問。

「後來是興趣。」這連串的答案看出李至誠是老實人,沒有給出最討好的答案,而是忠於自己。

從沒興趣到拿到「2019世界洋服大賽」冠軍,李至誠已經把裁縫西裝當做是一種使命,「強敵太多了,地主國義大利隊很想把冠軍留在自己的土地上,我特別帶了一個身材上有瑕疵的模特兒,透過手工西裝讓他的身形變得完美,才贏得評審們的青睞。」

一件西裝得在8小時內完成,在義大利比賽時,他把台灣國旗放在裁縫桌上,讓國際看到台灣,「我每次都帶著國旗去參加競賽,很珍惜在國際場合,讓大家看到這面國旗的機會。」得獎的西服是事業的承繼,也是愛台灣的心。

做過臨演與黃金鉗工 老闆遭槍殺而轉業

也因為做西服不是天生的興趣,讓他做過很多元、很出人意料的工作,「我做了一年多的黃金鉗工,上班就被關在密室工作,下班身上都要被掃過一遍,把黃金屑屑都掃下來,才能離開。」很神祕的工作,離職原因更是傳奇,「我老闆是黃金珠寶中盤商,出去身上都帶著貨,被搶了3次,第三次被開槍打死,我就失業了。」

黃金夢被命運中斷,李至誠再起新爐灶,跑去當電影的臨時演員,電影主角可是赫赫有名的桂綸鎂跟張震,替年少的青春增添了一些星味,他工作換來換去,家裡的西服事業跟自己無關,因為念資管的哥哥跟姊姊也都只是在店裡幫忙,父業子繼這擔子,落不到他肩上,「我覺得我只是幫忙,我一定還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家業像是在燈火闌珊處的美人,等他驀然回首的驚覺。

老師傅不服少年頭家 親力親為獲肯定

挫折與瞧不起,是打擊也是推力,在幫忙家裡生意時,李至誠在跟老師傅們溝通時,常被冷眼以待,「老師傅們常常覺得我只是老闆的兒子,他們做了30幾年,要我不要跟他們講這些有的、沒的。」

技術至上、經驗為王,頭家兒子的身分成不了靠山,反倒成了包袱,讓李至誠決定多花時間去學習。想贏得老師傅們的心跟信任,靠嘴無用,做了什麼,比說了什麼更重要,「我決定要做得比師傅們多,晚上留下來自己把西裝做好,隔天師傅來發現,我不僅做好了,而且是用他們原本不採納的方式做好了。」談到這段往事時,他講話的語氣沉了一些,吃過的苦,走過的關,經過歲月沉澱後,在心上留下些印記。

「師傅有說什麼嗎?」我期盼聽到的師傅們戲劇化的讚嘆,電視都這樣演的不是嗎?

「師傅只說,那以後都給你做好了!」真實人生的對話,往往平淡到一如尋常,「都給你做」這4個字,含意很多種,怎樣翻譯都可以,李至誠善意解讀老師傅們的愛面子與不善言辭,「我認為這句話是肯定。」他的詮釋化干戈為玉帛,兩代間的技術能交流與共榮。

「我當時非常痛苦啊!白天要面對老師傅,晚上要面對嚴格的父親,他是嚴父也是小孩的壓力!」要破關需要破浮沉舟的斷然,「我逼自己繼續做,當作自己什麼工作都找不到,只能做好這份工作。」沒有選擇,無後路,只好傻傻地往前走,一步一腳印的康莊大道,得靠拿獎來擴寬。

繼承家業 再創台灣精品與服務

「我爸爸對西服很狂熱,休息以外就是工作,他要我們一直去精進去努力,承受這些壓力是必須的。」從懼怕到理解壓力是為了求好,李至誠到輔大織品系碩專班進修專業,並企圖讓「紳裝」西服成為台灣精品,他到各大精品店考察,國際品牌相比,認為台灣的特色在人情味,「客人來時,了解他要穿的場合,他的期待,多問幾句,讓客人感受到你的誠意與在乎。」

也因為這份投入,讓李至誠下班後,只想安靜的獨處,聽他敘述到此時,我突然發現,他復刻了爸爸李萬進對西裝的狂熱,人生除了工作就是休息,採訪過程中,他接起電話,承諾著等等就過去拿物品,掛了電話,立刻找人處理,本來,這次專訪因為當天賀客盈門無法進行,他也特別撥出時間,他企圖回應所有的期待,服務精神融入細胞,技術也已經躍上國際,虎父果然無犬子,當犬子成虎時,應該更期盼能青出於藍,勝於藍,揮灑出自己的藍天與光彩。

黃大米粉絲團
黃大米部落格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