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聽過這樣的哲學辯證:過去、現在與未來,哪一個是不存在的?沒錯,就是未來。現在就是過去的未來,而我們始終對不存在的未來存有幻想並追逐,而所謂的前衛,則是創作者比我們早先一步走到了未來並提出了實踐。Urwerk就是這樣一個在20年前便已提早走到了現在的品牌,而現在的Urwerk則在我們尚未看到的未來等著我們。

我們都清楚知道,傳統製錶的傳承極其重要,但傳承的過程需要變化才能得以發展。機械鐘錶的發展在精準是時計終極價值的觀念氛圍下,走到上世紀70年代時受到石英沖擊而幾近停滯,甚至瀕臨崩盤瓦解,如果不是出現幾個重要的對抗勢力大聲疾呼機械錶的不朽價值,傳統製錶文化很可能真的會成為舊時代的產物而遭到時代淘汰。在後來的10~20年間,機械製錶產業嚴守過去傳統的想法與技術,而製錶觀念的革命行動,卻要直到千禧年前後才真正開始。

時間哲學的實踐者 Urwerk
Urwerk創辦人Felix Baumgartner與Martin Frei

在這群革命鬥士中,由Felix Baumgartner與Martin Frei所創立的Urwerk堪稱是最具原創性的代表之一。這兩個人透過Urwerk為時間的語言帶來最具顛覆性的全新風貌,他們從衛星系統汲取靈感,在保守的製錶產業注入了前所未有的當代流行元素,就像在黑與白的世界裡點出第一筆色彩。

Urwerk將衛星公轉與自轉的運行概念放入了第一只作品UR-101(目前已絕版)之中,在一體成型的圓形錶殼上,只有一道挖空的半圓弧視窗,時間在一個橢圓開口下以數字顯示。Felix Baumgartner曾說過:「當我們在1997年帶著UR-101進軍製錶界時,我們想要針對現況提供一種另類思維。」在當時,高端製錶興起一股誰能打造史上最複雜錶款的競爭,各種複雜功能層層加疊在一枚機芯上,然後以不脫傳統的方式呈現,Urwerk卻反其道而行,UR-101沒有指針、沒有陀飛輪這種複雜結構,所有繁複精密的機制都被隱藏起來,只露出一個隨時間而動的小時標,人們必須思索它究竟是如何運作的,這是Urwerk對時間所提出的突破性思維。

時間哲學的實踐者 Urwerk
URWERK UR–210

或許Felix Baumgartner與Martin Frei自己都沒有想過,他們所打造的作品為鐘錶設計開拓了另一片疆土,啓蒙了所謂真正的未來鐘錶美學主義。讓才華洋溢的Felix Baumgartner展露頭角的關鍵之作是2005年與Harry Winston合作的Opus V,這只腕錶是Urwerk團隊從無到有逐步建構而成,出現了如骰子轉動的小時顯示,將二維指針的時代引領進入了三維世界,制作技術、時間詮釋的理念與顯示結構都在這款腕錶被推到了新一極限。

如果你以為酷炫霸氣的Urwerk是傳統製錶的叛逆人士,那就完全對這一品牌產生了根本性的誤解。Urwerk的作品即使看似再前衛不羈,那些先進科技的運用與技術鑽研都是延續傳統製錶精神的表現形式之一,而隨著Urwerk的成熟,這對合作夥伴對時間的詮釋也觸及到了不同的層面,例如一只懷錶。在Urwerk推出UR-1001 Zeit Device懷錶時,Felix Baumgartner曾經表示他與Martin Frei一直都想復興懷錶,修正懷錶是過時與保守的觀念。他說:「我對懷錶非常著迷,因為懷錶不僅僅是一件物品,還擁有文化元素,創作Zeit Device的歷程幾乎讓我們走過整個鐘錶歷史。現代腕錶基本上是將過去複雜結構從懷錶移植到腕錶上,而我們決定將由Urwerk所創造的當代鐘錶藝術放回懷錶之中。」在這枚懷錶之中,衛星顯示系統除了用在了走時顯示,還包括了日期與月份功能,就技術與美學層面而言,Zeit Device都是超越時代的精品傑作,但其更具意義的地方還在於,Urwerk在挑戰與重新詮釋一門專業技術的變化時,仍對傳統保持著高度的敬意。

衛星運行系統與三維立體指標,現已成為Urwerk最鮮明的標記,在歷經超過10年的時代演進中建立Urwerk的基本樣貌。然而Urwerk對這個產業的審思並沒有止步,相反地,Urwerk再度大膽地提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思維:精準度是否可以自行調校?EMC電子機械控制機制(Electro Mechanical Control),是Urwerk對這整個製錶產業再提出的一個問答,這是一個可讓佩戴者根據生活方式與偏好調校錶款精准性的高智能電子機械系統。觀念守舊的保守人士,可能一聽到電子二字便先排斥拒絕,或是不肯接受這樣極端複雜且過去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結構問世,然而石英沖擊已經過去快要半個世紀,石英、電子、科技這些聽來帶有原罪的字眼,都早該在傳統製錶產業中被重新正名。Urwerk的想法很直接,如果在機芯內加入一套監測系統,使用者就可以隨時觀察機芯的運作表現,當走時情形不理想時,可藉由簡單的微調結構自行調校。這聽起來像是癡人說夢的幻想,Urwerk花了6年時間竟變成了真實,甚至落實在腕錶之中。EMC是Urwerk迄今最先進的作品,無論是就技術面還是觀念本身,它將兩個歷史上的敵人放在了同一個錶殼內,並讓電子為機械服務的小革命。

時間哲學的實踐者 Urwerk

永遠在推翻與革命,是獨立品牌今日存在於製錶產業的核心價值,小眾如Urwerk這樣的獨立品牌即使面臨商業現實的考驗,仍不妥協地以超然的眼光看待這個產業的發展,因為有他們的堅持精神,機械鐘錶的藝術才不會淪入因循苟且,才能更好地推進到更遠的未來。

第四屆「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

2016年9月23日預約私人導覽,預約專線02-2726-3553
2016年9月24-25日11:00-18:00全日開放參觀
Bellavita B1 Art Gallery(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28號B1)

「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相關文章
因為值得,所以堅持-專訪葳鑠有限公司總經理 沈曉慧
複雜結構的天才製錶師 Christophe Claret
最純粹的核心理念 Greubel Forsey
挑戰傳統的改革者 HYT
完美主義的造夢者 MB&F
落實微型機械運用的先鋒 M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