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種程度上,MB&F是獨立製錶世界的燈塔,而這要歸功於燈塔的點燈人Maximilian Büsser從創立之初對這個品牌所設定的清楚明確的方向。

每個品牌背後都有一個創立初衷,或許其中最激勵人心的是MB&F的誕生,因為 MB&F 真正讓人看到,堅持可以實現任何夢想。Maximilian Büsser 是賦予 MB&F 靈魂的品牌創辦人,他的創業之路該從哪裡說起比較好呢?或許要從他辭去當時人人稱羨、高薪且高成就的 Harry Winston 鐘錶部董事總經理之職說起,也可能是在執行 Opus 計劃的過程讓他結交了更多鐘錶專業好友時奠下了基石,又或者還要往前推到長達7年在積家的經驗,甚至可能是在更久更久之前,在只有玩具陪伴的小小男孩的他心中已經開始了夢想的萌芽。其實都是的,Max 不止一次提過,進入製錶業界後才發現了自己事業熱情所在以及逐漸地清晰了想走的人生道路,尤其是在積家的美好經驗啓蒙了他。接下 Harry Winston 帶領鐘錶部的艱難任務,讓他體認到堅持可以做到過去想都沒想過的事情,他在 Harry Winton 所領導的最重要的計劃是 Opus,在這個計劃中他堅持要標注製錶師的名字,結果是Opus成為千禧年以來讓製錶師走到台前被大眾所認知的最成功的案例。這個計劃創造了多贏局面:製錶師、Harry Winston、消費者、甚至日後才創立的 MB&F,都從這個計劃中汲取了養分。

完美主義的造夢者 MB&F
Maximilian Büsser是賦予 MB&F 靈魂的品牌創辦人

契機通常是發生在日常生活中的某一件小事,而決定Max創業的契機擇是來自一句他的好友在藝廊對他說的話。當時 Max 仍就職於 Harry Winston,這個品牌的鐘錶部門在他的率領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本人卻在同時陷入了空前的低潮。他回顧這段歷程時曾說道:「我發現我的工作讓所有人以我為榮,但我自己卻沒有,我嘗試打造讓更多人喜歡的產品,但我不確定這是否足以令我自豪。」心理的空虛感讓Max開始藉由購買當代藝術品去填平。一天,他與設計師好友一起去逛藝廊,他拿任何東西問他好友意見,這位朋友都只是淡淡的說:「我沒有意見」,這讓Max極其不解。然後他帶 Max 到一家小藝廊,其中展示了一幅用黑色鉛筆在白色畫布上創作的雨林畫,Max 對他的朋友說:「我才不會想在客廳掛這些畫」,他的好友看著他,說出了影響Max 至深且讓他恍然覺悟的一句話:「誰在乎你的客廳?他甚至一點都不在乎你,他只是要表達一些東西在他的創作裡。」就是這個契機,讓Max理解自己必須做屬於自己的東西,於是他決定創辦 MB&F,創作可以讓自己滿足的錶。

很多人以為藝術只是美的展現,但藝術更多的是關於思想,藉由創作的載體去傳遞蘊含其中的想法,然後在同好者之間得到共鳴。這也正是為什麼與其說 MB&F 的作品是腕錶精品,還不如說是腕錶藝術品來得貼切的主因。從 MB&F 推出的第一個HM 1作品到最新的HMX,人們藉由這些看似怪誕奇幻的時計作品,共享某段童年夢想甚至將兒時崇拜的英雄投射到這些時計作品身上,或是藉此相遇那個內心從未離去的大男孩。很多人以為 MB&F 的成功在於那些稀奇古怪的錶殼設計,但真正的關鍵還是在於Max明確且堅定的創作方向,以及他對美學的高度鑒賞力,因此比起一些強調創意但落實在工程上卻毫不嚴謹,而最終成為市場上譁眾取寵的泡沫產品而言,MB&F 的作品在機芯建構的嚴謹專業度,以及做工細節的完成度都精緻得無懈可擊。這一方面要歸功於Max對原創概念的清晰信念,以及對成品完美度的高標準;另一方面(很大一方面)要感謝那些與Max共同攜手打造每一件作品的「好朋友」們,他們共享相近的理念與價值觀,並且對作品的成熟度設定下相同嚴苛的高標準,在創作過程中逐步克服無論是材質上、製工上或結構上所面臨的各種考驗,才能打造出宛如藝術品的時計成品。

以HM6 Ti為例,全弧度的錶殼外型卻挑戰不易打磨處理、難度更高的五級鈦金屬材質,而且機芯結構完全針對錶殼設計研發,在腕表的四個角上各自是兩個球體的面盤與兩個連接自動盤的調節渦輪,先姑且不談這樣3D立體結構的機芯在建構時需要面臨的考驗有多少,光是調節渦輪葉片的細膩工法就讓人不得不佩服 MB&F 對成品完整度真的是絲毫都不妥協;還有中央由四個葉片開闔的半球防護罩,這樣的薄度、這樣流暢一致的拋光打磨以及運作的順暢度,看到的都是 MB&F 如何以最刁鑽的態度創造出每一件品質卓越、述說著製錶未來的藝術品。

完美主義的造夢者 MB&F
Horological Machine No.6 (HM6) SV鉑金/藍寶石水晶版( 全球限量10只)

在鐘錶產業有意思的是,任何一家品牌要推出古典風格的錶款似乎都理所當然,而當 MB&F 在HM一系列錶款成功之後,決定要推出具有圓形錶殼的全新系列 Legacy Machine 時,竟會是 MB&F 創辦至今最大的嘗試與冒險。如果時間真有一個軸線,那麼HM系列代表的是站在當下這個時間點所看去的未來,而 Legacy Machine 系列就是回到過去望向今日的未來主義。Max曾這麼對 Legacy Machine 系列提出注解:「如果讓我回到製錶產業蓬勃的1867年,而有一只腕錶足以代表我個人思想,那會是Legacy Machine N°1。」Legacy Machine N°1首創了中央雙弧橋懸吊擺輪,擁有不知道如何逼迫合作夥伴才能打造的弧形拱面藍寶石錶鏡、單臂直立的立體動力儲存顯示,就像是一個創新前衛的靈魂被附在了古典傳統的身體裡,而所糅合的奇妙風格,讓 Legacy Machine 系列奠下清晰的基調。Legacy Machine系列接續推出具有雙擺輪的Legacy Machine N°2、Legacy Machine 101以及Legacy Machine萬年曆腕錶,就更確定了Legacy Machine這樣錯亂時間軸所帶來的未來感風格。

完美主義的造夢者 MB&F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將分別以 25 只 18K 玫瑰金以及25只PT 950 鉑金版本限定發表。

有句法國諺語的大意是:當你精通自己的樂器時,就可以演奏世界上任何一種音樂了。所以當 MB&F 與 Reuge 合作打造MusicMachine 時,讓人驚嘆卻不意外,不是譁眾取寵,MB&F 真的讓藝術性落實到更廣的層面,也將機械結構的可能性帶到了全新的高度。不只是 MusicMachine,而後其他的 MusicMachine、猶如太空戰艦的 Starfleet 座鐘、蜘蛛造型的Arachnophobia以及Sherman機器人座鐘,都成為機械結構世界的藝術臻品,而 MB&F 毫無疑問是獨立製錶領域中的當代藝術家,雖然創立品牌剛滿第一個10年,但說 MB&F 是對未來製錶方向最具影響力的獨立品牌一點也不為過。

第四屆「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

2016年9月23日預約私人導覽,預約專線02-2726-3553
2016年9月24-25日11:00-18:00全日開放參觀
Bellavita B1 Art Gallery(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28號B1)

「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相關文章
因為值得,所以堅持-專訪葳鑠有限公司總經理 沈曉慧
複雜結構的天才製錶師 Christophe Claret
最純粹的核心理念 Greubel Forsey
挑戰傳統的改革者 HYT
落實微型機械運用的先鋒 MCT
時間哲學的實踐者 Urwe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