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樣的決心,可以堅決要落實一款以液體顯示時間的腕錶?2012年HYT帶著第一只H1在瑞士巴塞爾錶展首度亮相,帶來震撼的不是這款腕錶的新穎走時方式,而是在獨立製錶的世界,決心可以推動所有可能性。

小眾的獨立品牌比起主流大廠最有意思的地方,永遠在於那超乎尋常的想法。在2008年以前,利用液體顯示鐘錶功能,仿佛是另一個次元才會發生的事,然而當時時任君皇(Concord)總裁的Vincent Perriard卻在該品牌旗下C1 QuantumGravity的腕錶中,突發奇想地以液體顯示動力儲存,液體顯示的型態在傳統保守的鐘錶世界有了第一絲曙光。將時間推移到更早之前的2002年,相同利用液體顯示的概念在瑞士另一個人的心中開始萌芽,那個人是Lucien Vouillamoz,一個從未有鐘錶經驗的核子工程師。他有個瘋狂的想法,希望可以打造出一款用液體顯示的腕錶,該怎麼顯示?經過幾年的時間構思沈澱,用液體顯示這樣朦朦朧朧的概念,逐漸形成更具體以導管連接兩個如「水庫」功能的結構,利用兩種具有排斥力分子的液體(因此液體便不會在導管內混合而形成鮮明的雙色),如此一來液體的移動便可達到指示的功能。

 

挑戰傳統的改革者 HYT
HYT 全球總裁 Vincent Perriard

這個想法逐漸成型,然後面臨到下一步的現實,該如何落實?如何保護這樣前衛且獨一無二的想法在落實之前不會成為剽窃的目標?於是HYT的組成開始成形,登記專利、成立公司、尋找製錶專家以實踐製錶計劃,然後Lucien Vouillamoz在2010年遇到了Vincent Perriard,他在C1 QuantumGravity落實液體顯示之後,始終沒有機會再推進這一技術的運用,因此兩人在理念上一拍即合,決定合作實現一只真正由液體顯示時間的腕錶,甚至成立專門研究液體的Preciflex實驗室。2012年H1首度面市時,距離Lucien Vouillamonz概念萌生已10年之久,如果不是有強大的決心與對初衷的堅持,我們如何能在嚴謹保守的鐘錶世界見證如H1這樣突破性的創作,而這也是今日獨立品牌在鐘錶產業存在的最大價值之一:這些不願意屈服於商業與現實的夢想家,讓不可能成為了可能。

HYT推出的第一款H1腕錶大獲成功且受到廣泛注目與好評,還以新興品牌之姿奪得當年度日內瓦大賞最佳創新獎的殊榮。而HYT聰明的地方在於,在第一只原型測試成功且推出市場之前,團隊便已著手計劃H2、H3等後續作品的方向,這個策略成功讓HYT在隔年推出第二個作品H2時,名氣再推上另一高峰。H2找來了業內聲名顯赫的APRP錶廠操刀機械結構,將H1的結構重新設計,雙儲液槽以V型放置且裝飾充滿汽缸元素,加上如溫度顯示功能、功能切換顯示,以及12點鐘醒目的律時裝置,同樣的液體顯示不同的呈現風格,H2的推出讓所有在觀望HYT能將液體玩出什麼把戲的人都不自覺地放大了瞳孔,HYT堅持液體顯示的方向,從最初無邊的想像一路走到與頂尖錶廠合作打造H2,對液體顯示技術掌握得愈加熟捻,便開始在此基礎上變化出更多創意。例如液體顏色的改變,這句話說來輕鬆,但對HYT而言卻是漫長的調配實驗才能達到的成果。任何一種顏色,HYT都必須要當做全新的液體,研究其中的成分、顯色狀態、分子狀態以及與機芯內的泵浦結構是否仍能配合順暢且穩定地長期運作,尤其液體的粘稠度更是直接影響到液體在導管間移動的速度。

相同的考驗發生也在導管造型如果要加入變化時,在HYT Skull款式中,HYT將玻璃導管環繞成骷髏頭的輪廓,如果單就造型設計而言,這算不得是高難度的技術,但當這個曲折的導管需要注入液體並用來精準顯示時間,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拗摺的玻璃導管因為加入了彎度的變因,每個轉折處所需的液體容積不同,這大幅增加了液體在其間運作的困難度,也是從Skull款式中,再度讓人細細從中感受到HYT對液體顯示的執著與堅定。

挑戰傳統的改革者 HYT
HYT AVIATOR(左), HYT-SkullBadBoy(右)

今日的HYT持續嘗試推出截然不同的創新作品,例如H3的直線式排列以每六小時為頻率往返一次計時,並配合搭載小時時標塊的轉軸,如此前所未有的顯示趣味,便歸功於液態所帶來的可能性。而HYT除了打破傳統引入液體於機芯結構中,在最新的H4錶款中,HYT則提出了另一個錶款未來發展的趨勢:夜光。HYT的總裁Vincent對此解釋道:「燈光真的很重要,HYT表款的缺陷之一就是儘管我們在錶款所使用的液體在日光下清晰可見,但光線一旦變暗,就會造成讀取困難,我們從未否認這件事實。」於是,HYT導入燈光在腕錶結構中推出了H4 Alinghi與Metropolis, 而其發光機制是利用機械式充電系統提供LED燈電力,佩戴者必須轉動第二個錶冠數圈,為供電給LED燈的專屬發條盒上鏈。發條盒儲存的能量透過一組輪系被傳導到微型發電機,接著由發電機製造點亮LED燈所需的電力。壓下被裝設在第二錶冠的按鈕就可啓動電流。壓下並迅速放開能讓錶暫時發亮,長壓則會讓面盤被完全點亮達整整五秒鐘,然後才必須再次為發條盒上鏈。這真的是一個簡單、優雅的解決方案,但要進行實現當然毫無疑問一點都不簡單——而對HYT以及Preciflex來說,這是必須克服的一項重要挑戰,尤其是面對使用者需求這樣直觀的現實問題時。

雖然僅成立問世四年,HYT豐沛的創作精力與毫不守舊的思維,恰恰為如今相對顯得疲軟的傳統製錶產業注入一股新鮮活力,而這股活力正為這個已有數百年文化與歷史的產業,衝出一條截然不同的全新方向。

第四屆「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

2016年9月23日預約私人導覽,預約專線02-2726-3553
2016年9月24-25日11:00-18:00全日開放參觀
Bellavita B1 Art Gallery(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28號B1)

「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相關文章
因為值得,所以堅持-專訪葳鑠有限公司總經理 沈曉慧
複雜結構的天才製錶師 Christophe Claret
最純粹的核心理念 Greubel Forsey
完美主義的造夢者 MB&F
落實微型機械運用的先鋒 MCT
時間哲學的實踐者 Urwe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