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性在心儀對象前面臨競爭時,通常的解決辦法是花更多錢添購讓外表更完美的產品(例如衣服或是化妝品)。這部分解釋了某種1920年代發現的現象──經濟衰退時期,高經濟社交地位的男性變少,而此時的化妝品(非生活必需品)竟在逆勢中成長。生活史理論(Life History Theory)可以解釋這種情況,以及許多在經濟蕭條時期反應的類似現象。

生物學家用生活史理論來解釋生物為何有不同的繁衍策略。主要策略有兩種,其一是快速繁衍策略,包含在較年輕時就有許多後代,這種策略主要投資在後代的「身體上的發育」,例如一些昆蟲和幼小的哺乳類動物,他們有大量的後代,但沒有花太多心力撫養他們成長。當明天的生存是個未定數時,這是種很好的策略。

另一種策略,如人類或是大象、鯨魚等,在性成熟之前花了許多精神在「成長」,也就花較多心力在撫育後代成長。只有安全存活機會較高、長壽的動物可以負擔得起這種緩慢的繁衍策略。

因此,某方面來說,生活史理論就是,越早達到性成熟可能性的動物,繁衍策略越求快。

生活史理論的解釋和Vlad Griskevicius最近發表在《Psychological Science》上的研究雷同,他的研究發現:在嚴峻、不確定的環境(例如:貧窮、戰亂…)長大的小孩,比起在安逸環境長大的小孩,通常較快適應生活,而且長大後比較衝動,願意承受較高的健康風險;較早有性經驗,也因此較快有小孩。

另一個關鍵發現是,通常人類遭受威脅時,例如失業、沒有收入,不同背景的人會做出不同的反應。在Griskevicius的這篇研究中,當受試者被引發(或讓他回想起)陷入經濟窘境的情況時,在童年時經濟環境比較貧困的人,所做的決定比較衝動,也比較敢做有風險的選擇,而在安逸環境長大的人則相反。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生活史理論研究較被批評的是,在經濟較貧困的環境成長,並不代表童年生活的環境令他感到不安,很多在貧困環境長大的人有個快樂童年,甚至有一些人根本不覺得有貧困感。

為了避免這個問題,他們的研究用了生物方法來判定童年的安逸程度──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來判定受試者是否渡過有壓力、需要快速決策的的童年。童年的壓力與壓力促成釋放的賀爾蒙,即使到了成年其蹤跡仍然是清晰可見的──只要靠簡單的尿液樣本分析即可。而尿液樣本的結果,也與問卷結果一致:童年壓力較大者,遇到經濟困境時花得較多、存得較少。

資料來源:Life History Explains Our Responses to Financial Recessions–Psychology Today[2012/12/28]

原始研究:When the Economy Falters, Do People Spend or Save? Responses to Resource Scarcity Depend on Childhood Environments

PanSci泛科學網作者Jacky Hsieh授權刊登,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