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下雨的星期天下午,有一種你會很痛恨要起床的陰沈感,然後好像整天都會被憂鬱情緒纏繞。

我跳出計程車跑向大直美麗華的星巴克,試著不要淋到太多雨,想著我朋友是否已經到了。

當我走進去時,他對我揮手,我們很急切的在近一年沒見後彼此更新著近況。那一瞬間我幾乎無法相信,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已經五年了。

在我退伍後去念商學院之前,中間有幾個月時間我去瑞銀做證券研究等開學。我大學是念文科,從來不需要用Excel、財務模型,甚至也完全不熟悉股票交易以及財務系統,他是我們組上的資深經理,比我大上10幾歲,很有耐心的解釋工作細節,帶我去拜訪他關鍵企業的客戶,而且常常解釋Excel操作細節。我那時候很單純,他是我在商場上第一個真正的導師。在我去唸書之後,我們依然保持著聯絡。

在更新完近況後,我們的對話開始轉向其他話題。他自己之前在美國曾經在IT和電信產業待超過10年,西北大學MBA畢業,被聘來分析台灣科技和IT產業公司。他最近升官,現在在香港另外一間大銀行,分析亞洲科技產業。

「在我們走之前,我還有一個問題,只是想聽聽你的意見。台灣現在到底真正的問題在哪裡?為什麼卡住了?當我在2007年去年商學院時,事情並不好,經濟已經卡住好幾年了,但我那年的同學們並沒有覺得太悲觀。或許因為那時總統還貪污,所以每個人都有個可以指責的對象,但現在,幾乎六年過去了,每個人似乎都有混雜挫敗、絕望、失落甚至一切都太遲了的情緒。我記得在我離開瑞銀的時候,我們團隊中所有分析師都很期待2008年,認為如果馬英九當選了,事情就會好轉,但顯然沒有。為什麼?我過去五年不在台灣,所以我沒有機會真正好好的觀察,但既然你的工作是觀察台灣的公司、產業和經濟情況,所以你應該是回答這個問題的最佳人選。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讓我們變成這現在這樣?」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