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你問到重點,要怎樣做計劃。

我們為什麼而做?我常跟同事講,要不斷問自己,我來做這件事會有什麼不一樣,例如做桌子,要問,這件事我來做,服務的對象會不會因為是我做,更舒適、更安全、更幸福、更感動、更省錢?不斷思考這個問題。出版編輯也是,要虛擬讀者想要麼而我能貢獻什麼。

出版也有兩種作法,一種是個人趣味,講風格,表示我有能力做成這樣。另一種作法是,我要想我這本書的讀者是誰,要怎樣排除他閱讀的障礙,做到他一眼看到就想買,買回去之後看才有共鳴,作者的天雷勾動讀者的地火,他就會有共鳴。就像演講一樣,一種聽的懂、一種聽不懂。如果你不是這麼做,就是白忙一場。我剛說我在學校時間不多,做事就是把事情做好,做出版,就是要把書拿到讀者家裡,才對得起讀者砍掉的樹和書店忙進忙出的人,而不是說我的書多棒多高級,然後過兩天又送回來,書店老闆租金要付,這些都是虛的,不要浪費在虛矯的身段,我認為這是體貼,這才有意思。我也不會稱我同事員工,因為大家是共同做事而已,你截頭我截尾。

說到底,圓神是一家擅長計畫的未來公司,工作和玩樂又以玩樂優先計畫,春天計畫秋天旅行,夏天計畫冬天尾牙,我們今年尾牙餐廳都已經定訂好了,你相信嗎?我的幸福感就是來自這些。

Q︰你認為出版是服務業?你體貼員工,員工體貼讀者?

A︰任何事情都是服務業,政府也是,大埔農地徵收,縣長有120%的錯,你要想,你服務的對象有沒有因為你的努力變得更好。

Q︰大家都想把事情做好,對你來說,從來沒想過管理、KPI、績效?

A︰目標擬定是內部先取得共識,就像寫文章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擬定目標也要取得同事的共識,否則用擠壓、嚴格管理的方式,這是目前大家用的,我從開始到現在,希望同事知道自己工作的價值。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出《不生病的生活》那本書,當時同事摘錄內容要去做廣告,摘錄一萬多字我覺得太多,我找來同事跟他說,我那天帶家人從陽明山下來,經過山腰,一路上天色逐漸變暗,看到亮起一盞盞的燈,代表一家人回來了,如果一盞燈都有一本這個書,這一家就少一點病痛多一點幸福,編這書功德無量。他聽了就自動回去重新改寫。這過程我看到他非常努力上節目說書,結果這本書賣了超過二十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