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出來工作,我們都隱約有一個理想,工作是為什麼?是改善生活嘛,但是出來做事發現需要三個月試用,要過關,很多人就靠二十幾歲那套本事工作到六十歲沒有再進步了。

Q︰所以您創業開出版社第一天就有不同想法?

A︰我沒有想法,我沒有想法。我剛開始出社會作業務推銷、拜託人家免費試用,我也是,就是為了改善生活,因為我是老大。你知道嗎,我小時候窮過,很小就想過我不要被錢所困,沒有錢真是痛苦,看到我母親這樣辛苦。

Q︰因為父親負債的關係?

A︰我父親是個藝術家,認為謀生是最不重要的事情,像蘇格拉底一樣,所以苦了我母親,所以長大之後,我也不要為錢所困,當我自己開始會賺錢,我都不管錢,很多人有錢之後還想要更多,不是另一種為錢所困?

Q︰很多人因為窮過有賺錢動力,但他們沒有安全感怕回到貧窮,對你來說,怎樣才是夠的錢,欲望的界線是什麼?

A︰因為母親的辛苦,所以我要努力做事改善家庭,但我不會巧取豪奪到失去家庭的樂趣。我認為一個人同時扮演怎樣角色?他可能是人子、人父、人妻、人夫,人父、人母,而不是那個只是那個賺錢的工具,但是很多人出去賺錢,從那個起跑點開始之後,不歸路了,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真受不了。這個社會一天到晚在追求成長,我最怕聽到永續成長這四個字......顛峰之後當然是下墜,頭髮白了就要去染,為何要和上帝對抗?不可能,成長有多種,也許業績掉下來但是還有其他成長,我們做事久了就變得太精明,但這年紀要用慈祥代替精明,不然你就都自己做就好,你知道下面人這樣做不對,但你不是就把答案告訴他,要讓他去試嘛,讓他經過那段。

印度教有一個很好的規範,小時候要找一個上師,十八歲之後較要離開上師,盡人生責任,工作、養家,到了四十歲你要拋棄一切,到森林去潛修,把四十年的東西思考、分析,變成人家的上師,這樣的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