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大的半導體設備商艾司摩爾,以總金額新台幣1千億元,收購半導體檢測廠漢微科100%的股權。台灣資本史上,從未出現如同漢微科般上千元的高價個股,一夕間消失。

這樁價值千億的交易,造就了許多億萬富豪。最低調、但卻最豐收的一位,便是漢微科的最大個人股東漢民集團創辦人黃民奇。

依照黃民奇個人持股與集團旗下投資公司持股估計,這次交易,將至少逾3百億入帳。他沒有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名氣,卻意外成為竹科最會賣公司的老闆:一個資本額7億元的小公司,被他賣出千億身價,雖然這並非他的初衷。

做代理,賺到第一桶金

千億股后傳奇,其實是從黃民奇、這位人稱「阿奇董事長」的「酣眠」(台語:指白日夢)開始。

畢業自交大電子物理系的黃民奇,離開學校後只上過10個月的班,1977年就自行創業、成立漢民科技,從事半導體設備代理。當年,他是全台灣第二個將艾司摩爾(ASML)設備代理進台灣的人,也是讓台積電大量採購艾司摩爾設備,使後者名揚國際的功臣。

靠著艾司摩爾,黃民奇成功賺得第一桶金。這次的購併案,在26年前,他代理艾斯摩爾之初,就種下緣分。

代理外國半導體設備多年,黃民奇感嘆自己的工作是為外國廠商作嫁,一直有個心願,希望看見台灣自製的半導體設備出頭。

做投資,被嘲笑「酣眠」

1997年耶誕節前夕,黃民奇在矽谷飯店與4位漢微科創始人招允佳、陳仲瑋等面談,花不到半小時,就爽快決定投資,只為一圓本土自製半導體設備的夢。這個投資,就跟他的第一間公司漢民的台語發音:「酣眠」一樣,被嘲笑「很不切實際」。

漢微科投入的是進入門檻高的電子束技術,創立後的頭12年皆虧損,前6年甚至辦過四次現金增資「續命」,黃民奇卻一路不離不棄。

為了支持本土半導體設備,在漢微科之前,黃民奇也在國內外投資過許多設備事業,但卻未曾因失敗,停止他的腳步。

近幾年,黃民奇持續在半導體設備業造夢,除了投資專攻低能量、高電流的離子植入機製造廠漢辰,更跨出科技領域,投資工業設計公司「奇想創造」旗下消費性品牌「奇想生活」。「他(黃民奇)是有點雅痞,比較風流倜儻、不拘小節,甚至有點豪爽的人。」一位黃民奇的友人觀察。

黃民奇所投資的產品,從一台幾10億元的半導體設備,變成一把不到6百元的奶油刀(奇想的招牌商品),但心念相同,奇想創造董事長謝榮雅直言,黃民奇會投他,關鍵就是:「我做的是台灣之光。」

這次黃民奇出售公司,半導體業內人直覺反應,不知道他拿到資金後,下一個將會投資什麼?他的「造夢之路」,看來會繼續走下去。

現在的台灣,不缺有錢的企業家,而是缺乏更多會做夢又有資源的「阿奇們」,扶植出下一個漢微科。他們可能總被笑很「酣眠」,但卻是讓台灣更具希望的真推手。

※ 完整報導,詳見《商業周刊》1493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