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子甯,她是菲律賓第一大泵浦車廠「Pump Pro Concrete Machinery Crop.」總經理,在當地泵浦車產業市占率達三分之一。她做過的工地,北起菲律賓呂宋島、南至篤信伊斯蘭教的民答那峨,事業範圍遍及菲律賓主要三大島嶼。打拚7年,公司年營收成長逾10倍。

是什麼樣的動力,讓她一人帶領近3百名菲律賓員工,在荒野中建立起一番事業?

這個厲害女生,踏遍菲國700工地

故事,得從7年前說起。當時,她27歲,英國諾桑比亞大學國際會計碩士,畢業回台灣,落地三小時後,她在英國投履歷的全球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安永聯合,便要她過去面試,一週內上班,擔任查帳員,一年有二分之一時間做台灣上市櫃公司海外查帳,亮眼的職務、薪水,令人羨慕。

現在,她34歲,卻在人均所得僅台灣七分之一的菲律賓,從事「黑手行業」,跑遍全菲律賓近七百個工地,整天和司機、工人為伍。

轉折,全因為父親的一句話。高子甯的父親高進炎只有國小畢業,家裡務農,17歲去工地當工頭,進入營造業工作,正好搭上台灣經濟起飛的時代,遍地機會。

40多年前,高父憑著打工存下的錢,開台灣第一家國產泵浦車廠,陸續包下全台各大工程,90年代,台灣錢淹腳目,曾是台灣第一高樓的台北車站新光三越,也是他派車灌漿,事業蒸蒸日上,每天工作16個小時也做不完。

隨市場開放,外國泵浦車陸續引進台灣,高父的獨門生意,優勢逐漸不再。夕陽產業找不到新血,「大家做到那麼艱苦、攏(都)那麼老啊,想說乾脆收起來,」父親高進炎說。

捨500萬年薪、男友,異鄉從零開始

「我爸講到以前家裡很窮,創業多辛苦,他就會哭,說不想再回去過那種苦日子。」父親老淚縱橫的臉,她始終記在心底。也因此,當父親找她一起到海外考察市場,她沒有太多猶豫。馬上向公司請假,先去印度考察一個月,後來才在父親客戶介紹下,轉進菲律賓。沒想到,才到第三天,高父發現菲律賓有不少華人,加上有朋友照應,便要女兒留下來,把台灣舊的泵浦車賣掉,順便評估設廠的可能性。

「連辭職都來不及啊,還是爸媽去公司辦離職手續。」原本以為幾天就走,沒想到住進父親朋友家,開始寄人籬下,在異鄉扛起不確定的未來。

她自願繼承家業,放棄工作和愛情。交往快四年的前男友,追到馬尼拉機場苦等她3天,她斷然說分手;原本,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時的客戶因為器重她,開500萬年薪找她到德國工作,她坦承,當時很猶豫。

要當2.0 版台商 不應酬拉關係,做當地生意

儘管辛苦,但她不想走上一代海外台商的老路。她看到許多台商,拓展事業是靠跟自己人砍價。初期借住父親朋友家,每晚都有台商帶朋友來喝酒、應酬,甚至有人靠放高利貸為生。

她不社交、不打小白球,把應酬的時間拿來經營事業。凡事親力親為,讓她7年間竄起,目前60多家客戶中,沒有任何台商,全都是菲律賓企業,試圖做到百分之百在地化。

斥責、處分,這些上一代台商慣用的管理手法,她也會用。但,她的敢給和回饋,卻是傳統台商少見。為了留才,她給高薪,願意付一名菲籍工程師高於上班族3倍的薪水,還一口氣簽10年約,計畫幫他買房。其他員工薪水也比同業還高1到3成。

對她而言,最大的成就感,是走到哪都可以看到自己灌漿的工地,「這一棟,是用我們公司的車灌漿的!」

※ 完整報導,詳見《商業周刊》1487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