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檢察官,你會想到什麼呢?是日劇Hero裡面不按牌理出牌、由木村拓哉飾演的帥哥檢察官?或者是電視上所形塑的包公,務必懲奸除惡、痛擊歹徒、伸張冤屈的正義之人?是你所有想得到的美國法律影集當中,在法庭上和辯護律師立於對造、大眼瞪小眼的人?還是你完全不關心,也不願意跟他們沾上邊、避之唯恐不及的人?

十四歲就與人共同開發RSS、致力於資訊自由的天才Aaron Swartz,被美國麻州檢察長Carmen Ortiz控訴違反《電腦詐欺與濫用法》 (“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當中網路詐欺 (“Wire Fraud”)、自電腦竊取資訊(“Theft of Information from a Computer”)等四項「重罪」(“felony”),並可能面臨三十五年刑期和百萬美金的罰金乙案,因Swartz在一月十一日那天以上吊方式結束了他短短二十六年的人生而告結束。

就Swartz 被指控的「罪行」和事情經過,迄今已有太多的報導和討論,於茲不贅述,然Swartz 之死帶來太多的餘波盪漾,特別是輿論對於麻州檢察長和其助理檢察官排山倒海的指責,引發許多人對於檢察官權限的想像和質疑,更有人問:這樣的案子如果發生在台灣,會不會也導致這樣的悲劇呢?

檢察官:發動國家刑罰權之人

經由多數人的共識,認為某種行為應受到相應的嚴厲制裁—所謂的「應報刑」,例如剝奪行為人的自由、財產或生命作為懲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殺人償命)—時,此種行為就會被稱為「犯罪」。因為這樣嚴厲的制裁—也就是刑罰權的行使,不適合交由任何個人來進行,在許多地方即由國家成為制裁主體。而在發動制裁的程序當中,代表國家調查、追訴犯罪的人就是受有法律專業訓練的檢察官。

因此,這個體制呈現於社會的圖像將會是:人民將這種共識經由立法者制定法律(即刑事法規),為人民界定了國家行使刑罰權的範圍,也就是在什麼樣的情形下叫做犯罪、應該給予什麼樣的處罰,而同樣經過法律的規定(刑事訴訟法規),提供檢察官極大權力以發動國家刑罰權,期待他能盡其蒐集證據、調查事實之能事,若行為人真有犯罪情事時,能將他起訴、交由法官(陪審團)為審判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