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一甲子的傳承  讓台灣手工鑼登上米蘭

高掛牆上的一面面扁額,遒勁筆力寫著「藝術薪傳」、「不同凡響」等美言,隱藏在宜蘭的林午鐵工廠,確實也像大隱於市的一代宗師。廠房深處,63歲的林烈旗手拿大錘,瞅著一面焊接好的銅板,在腦中畫了一道虛擬半徑;順著這道想像中的圓弧,他屏氣凝神一槌接一槌重重落下,在銅面上舞出一連串清脆聲響;只不過,這還不是林烈旗心目中最理想的聲音,他知道自己還要再敲個成千上萬下,才能讓聲音變得悠長、沉穩,也才能名副其實地將這則工藝傳奇穩穩延續下去。

千錘百鍊  用手藝開拓銅鑼新生命

本來冰冷的銅片,經林烈旗巧手敲打後,搖身一變成為傳統樂曲、陣頭表演中不可或缺的銅鑼。製作銅鑼,看似冷門手藝,卻為林烈旗與其父親林午,各自贏得一回文化薪傳獎的肯定。如今台灣超過八成的北管、陣頭用銅鑼,全是出自林午鐵工廠,還有客戶專程將祖傳的老銅鑼,送來給林師父調音。若是少了這雙揮舞重鎚的臂膀,島上不知有多少傳統廟宇會無所適從。

製作銅鑼有許多眉角,從選材到錘鍊都要講究。敲出的聲音音色如何、音長能否餘音繞樑,全取決於師傅在鑼面敲出的高低起伏與厚薄疏密。落槌的輕重和角度,是多年歷練後才能養成的細緻功夫,即使有工廠嘗試以機器和翻模的方式量產銅鑼,音質表現還是遠遜手工。要是遇上要求特殊的行家,兩者的差距就更明顯了。很多客戶都說,只有林午鐵工廠出品的銅鑼,才能敲出他們想要的音樂性;還有人說,有時遇上廟會,見到兩台戲班子同一刻拚場,要是其中一方的節奏亂掉,就知道他們的銅鑼一定不是出自林午鐵工廠之手,所以拍子都給另一方帶走了。

1980年代,是林午鐵工廠最輝煌的日子,每一年可以賣出上百面銅鑼。1987年,剛創辦打擊樂團不久的朱宗慶找上了林烈旗,想利用傳統銅鑼,仿效西洋樂器敲出音高明確的十三音階,雖然這是林烈旗從沒做過的嘗試,但他還是接下挑戰。在當過那卡西老師的兄長協助下,用吉他和口風琴定出音準,做出的成果讓朱宗慶讚嘆不已,也讓林午鐵工廠在表演藝術界一炮而紅,包括優人神鼓、漢唐樂府、蘭陽舞蹈團等知名團體,都找上林烈旗下訂單;由他特別打造的銅鑼,也被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指定收藏,甚至還曾登上米蘭設計展的國際舞台。

承先啟後  用品質贏得國際市場肯定

來自表演團體的訂單,為銅鑼開創了新的市場,也多少彌補了廟會、陣頭式微後的轉型陣痛。留得一身好技藝的高手,自然不怕被埋沒。有虔誠的信眾將林烈旗打造的銅鑼帶去印度,竟然意外幫林午鐵工廠打開海外市場,訂單從印度、尼泊爾、不丹、西藏、青海等地接踵而至。喇嘛們告訴林烈旗,氣候嚴寒的地方金屬特別脆弱,以往印尼爪哇島生產的銅鑼比較不耐用,只有林午鐵工廠的銅鑼怎麼敲都敲不壞,零下三十五度照樣打得虎虎生風。回憶起這事,林烈旗質樸的臉上浮現了一絲溫暖笑意。

除了外銷為國爭光,林烈旗也樂於挑戰各種以往沒嘗試過的訂單,務求讓這門傳統工藝,能在現代生活中找到更多大展身手的舞台。目前他正在幫氣功大師李鳳山打造一只直徑接近二點五公尺的大鑼,希望利用銅鑼敲擊後的綿綿音波,協助練功者吐納運氣。就連現代的SPA業者,也慕名前來訂作銅鑼,將其運用在聲波治療之上。

過去,鑼聲肩負著傳聲通訊的重責大任,所以好的銅鑼,聲音務求達到長、遠、穩、沉的境界。自小看著父親林午製作銅鑼,嚮往起這門獨特手藝的林烈旗,不知不覺也將這門功夫傳承了近半世紀,現在自己兒子大學畢業後,也選擇接起這份屬於家族的記憶。時光淬煉出來的扎實底子,讓林烈旗能夠在不斷變化的潮流中,獲得時代的肯定。就像一瓶完美的蘇格蘭威士忌,唯有時間與工藝換來的醇厚品質,才能讓人品嘗到超越時代的動人滋味。

Let's Lead 勢在改變 仕高利達

「製作銅鑼看似簡單,不花個幾年功夫,還是不可能出師。一般人總是做個幾個月就喊累、乾脆放棄,可是只要真的熬過去,學成了就是自己的本領,未來總會找到新的應用,將它繼續傳承下去。」

林烈旗大事紀

  • 1945年 林烈旗的父親創立林午鐵工廠。
  • 1987年 與朱宗慶打擊樂團開始合作,開拓表演藝術新市場。
  • 1992年 林烈旗為鹿港天后宮打造出當時全世界最大的銅鑼。
  • 1995年 林烈旗獲頒全球中華文化薪傳獎。
  • 2011年 林烈旗打造的銅鑼登上米蘭設計展。

堅持一甲子的傳承  讓台灣手工鑼登上米蘭

堅持一甲子的傳承  讓台灣手工鑼登上米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