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自己女兒慢慢長大,我也開始考慮是否要教她攝影,但遲遲猶豫這是不是對她好?每年都跟朋友借他們的Leica把玩,也不確定以後是否應該也傳給自己女兒一台爸爸曾使用的底片機,幫我們父女留念。

豆子,我該教妳學攝影嗎?
對,爸爸手上用的是跟叔叔借的萊卡 (攝影者.JT)

會有這樣的顧慮並不是空穴來風,因為玩攝影也一陣子了,對於很多攝影現象並不陌生。

太多人在學習攝影之前就先學了比較器材。攝影有如社會縮寫,常常使用一個人所擁有的奢侈品去做評判,我不想女兒太早學會比較。人要比,應該比的是自身的成就與對社會的貢獻,而不是手上拿了超出自己實力與價值的奢侈品並引以為傲。與其這樣,我寧可她用手機照相,至少單純。需要與想要是兩回事,當女兒因為正當理由而真的需要某件事物時,做爸爸的一定極盡所能地滿足她,不是嗎?

任何一種技術與名氣上的成就都可能使人高傲與冷酷,攝影也一樣。我看過太多的人藉由自己所學,去批評,去嘲弄。假設藝術的最後目標是陶冶身心,這樣的行為實在看不出來攝影是如何把人的最好的一面帶出來了。攝影取材也是,網路上已經有太多所謂的藝術創作去侵犯他人的案例。孩子,妳說的每一句話,按的每一個快門,都決定妳是個怎樣的人,攝影有極大的魔力,爸爸怕妳的方向因此走錯。

我要給妳的是觀景窗外的一切,學攝影只是希望妳能用更廣的角度去看它,希望妳能因為想要拍照而不停的創出美好的回憶,希望妳能因為攝影快樂,去分享妳生命中的許多美好。因為最終最重要的,還是妳的人生,我不希望妳最好的一面只存在於妳的作品之中。

豆子,我該教妳學攝影嗎?
妳該注意的不是如何照出不是妳生活的作品,而是讓妳的生活過成作品 (來源.J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