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夕陽產業  用手工鞋找回MIT的驕傲

二○一五年十月,林果良品第一家海外分店在香港尖沙咀開幕,標示這家即將滿十歲的紳士手工鞋品牌,邁入了一個嶄新階段。看在創辦人曾信儒眼裡,這一刻不只是一間公司的成長,還關乎台灣製鞋業的過去和未來,也關乎如何讓傳統的製鞋師傅,找回屬於台灣的自信,並將美好工藝承傳下去。

重建製鞋產業史  讓夕陽產業回溫

曾信儒出生於一九七六年,那年台灣鞋業的外銷產值超越義大利,登上世界第一。曾信儒的父母親在那一波浪潮下,相繼投身製鞋業,卻也目睹了整個產業的起落,在工廠陸續外移的時代洪流下,逐漸從台灣驕傲變成夕陽產業。

「以前的製鞋工廠很快樂,就像大家庭一樣,大夥會一塊出去玩,很有人情味。」話鋒一轉,曾信儒感嘆:「可是這產業裡的人,對自己卻很沒自信。許多人是為了求生存才被迫走進這行,即使擁有一身好手藝,仍然認為自己是社會地位低下的工人,而不是值得受人尊敬的匠師。」隨著製鞋產業日薄西山,這樣自卑的心態變得更加扭曲,即便是曾信儒的父母,也冀望孩子考個公家機關的安穩工作,不要繼承製鞋的衣缽。

偏偏求學階段攻讀文化資產的曾信儒,逐漸萌發了對台灣製鞋業的好奇,開始想要瞭解孩提時代圍繞自己周遭的產業面貌。他違逆了父母期待,硬是和朋友合夥開了林果良品,從老師傅的口述歷史開始,一步步重建製鞋技藝的系譜。最後,他們喊出「回到鞋工藝美好年代」的訴求,開始在網路上販售起正港「台灣製造」的紳士鞋。

「我盼望重返的美好年代,一部份是美好的工藝技術,另一部份則是美好的人情味。」曾信儒說,雖然公司因應時代趨勢,將鞋款改得更具時尚感,但他不想像從前的頭家一樣,只和師傅維持著「銀貨兩訖,我怎麼說你就照作」的關係。相反的,曾信儒從設計初期就把師傅拉進來,為了開發一款新鞋,他和設計師、製鞋師傅、試穿者不斷來回溝通,細到連一條零點三公分的縫線都要計較,曠日費時,只為重新建立手工師傅的自我認同,以及「台灣製造」的價值。

進擊的夕陽產業  用手工鞋找回MIT的驕傲

建立師傅自信心  找回台灣製造價值

「我們不僅讓師傅參與設計,還把他們推到消費者面前,一來傳達手作的溫度,二來要讓消費者看見生產者的價值所在。」曾信儒很清楚,一些製鞋過程中的關鍵步驟,像是畫皮和拉幫,並非不能用機器取代,但是他寧願動作慢一點、產量少一點,也要保留讓師傅自己敲敲打打的過程,而不是將他化約成只會按鈕的機器人。唯有這麼作,師傅的自尊才得以留下。

這些年,曾信儒將退休、轉行作粗工的老師傅們,一個一個找回來,每一雙交到消費者手上的林果良品紳士鞋,都附有製造師傅的名字。曾信儒還記得,二○一三年台南店開幕時,他請了一名七十多歲的老師傅到現場示範,起初老師傅對自己很沒有自信,但是當市長親自蒞臨現場,還同老師傅握手時,那一刻幾乎成了他自我認知的轉捩點。「老師傅從來沒想過,自己也能得到如此受尊敬的對待。」

「上一代的台灣製造,是作生意;到了我們這一代,應該是賣價值。只要我們沿著現在這條路繼續努力下去,台灣紳士鞋的能見度就會越來越高,傳承也就越來越有希望。」

走過創業初期的艱辛,如今的林果良品算是站穩腳步,曾信儒也能將他心中「台灣製造2.0」的真正價值,傳遞給國內外更多消費者知道。像紳士鞋這樣的產品,不光是在台灣生產就叫「台灣製造」,透過師傅的手感溫度,它還傳遞出台灣對品質的堅持、對師傅專業的重視,以及深藏在曾信儒記憶深處,台灣美好的人情之味。對曾信儒來說,這就是新台灣製造的價值,也是曾經屬於台灣的自信。

勇於改變的曾信儒,重新找回理應屬於匠師們的驕傲,更走出本島,向世界喊出「台灣製造」的新價值,就像傳承卓越釀造技術的仕高利達,不斷挑戰自己,一再將威士忌的芳醇,提升到更高境界,與世界共享威士忌的動人魅力。

「上一代的台灣製造,是作生意;到了我們這一代,是賣價值。只要我們沿著現在這條路繼續努力下去,台灣紳士鞋的能見度就會越來越高,傳承也就越來越有希望。」

 Let's Lead 勢在改變  仕高利達

曾信儒大事紀

  • 2006年 與朋友合夥創立林果良品,在電子商務網站販售台灣製造的手工紳士鞋。
  • 2008年 成立官網,詳細介紹製鞋的工藝流程,以及鞋款的歷史和穿搭技巧。
  • 2010年 林果良品於台北開設實體品牌店,公司跨越損益兩平門檻。
  • 2015年 前進香港尖沙咀,開設第一家海外分店。

進擊的夕陽產業  用手工鞋找回MIT的驕傲

進擊的夕陽產業  用手工鞋找回MIT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