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會議室的電燈關上、簡報內容投射到布幕的時候,全場靜默。因此簡報者開始前深呼吸的一口氣,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大家跟著調整座位、坐姿,確保自己能夠視線良好、聚精會神的聆聽。

會有這麼謹慎的開場,除了因為客戶是重要的日本公司,這也是我們年度最重要的提案之一。從訂單金額、服務項目的指標性,以及爭取到這家客戶帶來的企業形象加分,都促使我們事前上緊發條、全力以赴的準備這場簡報。

幾次專案會議的過程,各部門把內容素材先發散蒐集、再收縮整合,多次討論修正之後完成報告的主體。然後幾位主管對「結論」的看法不同,有一番爭論。

由於客戶是一家在日本上市的跨國集團,最新的年報詳載各事業部的營運資訊。我們打算在結論的部分,引用客戶公開宣示的某些策略性目標(營收成長率、新產品佔營收比例),做為提案的結論:協助客戶達成這些目標。

我們內部有些主管認為,這樣的結論不夠聳動、太過平淡,結論只用「一頁」的篇幅也太過單薄;還有人認為這樣的資訊,對客戶而言是基本常識、不值得一提。就在一番激辯以及業務單位的堅持之後,結論總算維持原本的一頁內容。

場景回到會議室,我們的簡報進行得平穩又流暢,然後到了大家屏氣凝神的「結論」。當投影片上出現客戶公司的具體目標數字,客戶來自日本的事業部總經理身體前傾、專注的看著銀幕。接著他和旁邊的台灣主管交頭接耳,低聲的討論了一陣子。

毫無疑問,每個人都對他們的交談非常好奇。會議結束我迫不及待將客戶的台灣主管拉到旁邊,詢問這一段3分鐘的對話內容,到底說了什麼。

然而,他們兩人私下討論的問題,簡單到讓人意外:「這一家供應商怎麼會有這麼具體的數字?」我以為他是基於交情和我開玩笑,很認真的再問他一次,還特別強調這是年報裡面查詢得到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