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品種作後盾,屏東香蕉變綠金
(左至右)財團法人農業信用保證基金董事長陳杰、屏東南州鄉香蕉達人余致榮、南州農會總幹事林建成、台灣香蕉研究所所長趙治平博士

「今年我可以將產能擴大整整一倍,只要產量能繼續擴大下去,拼外銷就沒有問題了!而最大幕後的功臣,除了要感謝香蕉研究所所長趙治平在香蕉品種改良外,更要對農業信用保證基金董事長陳杰連按三個讚,因為沒有他的三顧茅廬,我根本對擴大產能沒有信心,畢竟擴大產能在在需要資金的奧援,陳董事長熱心串連農會與我的連結,大大解決我資金取得的障礙!」屏東南州蕉農余致榮用很感性的語氣,表達他對趙治平、陳杰的謝意與尊敬。

眼前信心滿滿的余致榮,是屏東南州鄉的香蕉達人,他種出來的香蕉,不但成功打入超商通路,大幅提升蕉農收益,更首開台灣香蕉外銷新加坡先例,被各界寄予厚望,都盼他能重振台灣當年「香蕉王國」的美名。

「從小其實相當討厭務農、種香蕉」,余致榮說,台灣農民因土地、產能規模限制,微薄收益根本無法致富,碰到風災更不是一個「慘」字可以形容。但十多年前被迫要繼承家業時,讓自己沈思許久,「究竟要走父親與祖父的老路,埋頭苦幹務農下去?還是要重新整理,讓種香蕉、建立銷售通路的所有問題可以一一呈現,一一獲得解決?」   

余致榮將自己從零開始定位,從頭學起, 透過改變輪作方式和合理化施肥,慢慢在生產端建立起口碑;但是銷售那一端,要克服的問題卻比他想像中還多。雖然透過將香蕉零售包裝方式打進超商通路後,使蕉農在台灣市場有了穩定收入,但是台灣以日本為主的外銷市場,多年來卻早已失去創造外匯能力,逼得余致榮再三思考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如何讓台灣的香蕉重振外銷雄風?」

資金、品種作後盾,屏東香蕉變綠金

「過去幾年,台灣香蕉生產只靠小農,貨源不夠大,便無法滿足貿易商需求,外銷上自然越來越不受青睞。」余致榮說,現在香蕉外銷不比當年,不僅要考慮價格,還要考慮賣相以及穩定的產能供應,為此,他組織了產銷班,還投資設立集貨場和符合外銷流程的洗選場,將經營模式逐步從小農邁向農企業。

雖然香蕉產銷各種觀念和作法都上了軌道,但在茁壯、擴張過程中,余致榮遇到一個新的難題:資金需求已經超越地方農會所能支應的能力範圍了。「我們從事農業的人比較樸實,光是照顧田地就要花掉我們一半時間,颱風天、下雨天都要煩惱,如果這會兒還要花心思到處找錢,說真的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余致榮的心聲在農業界並不少見:資金籌措不易,往往是許多小農放棄向農企業升級的關鍵理由之一。但余致榮比起其他農民相當幸運的是,透過南州地區農會總幹事林建成牽線,找到了財團法人農業信用保證基金為他作擔保。

一開始,余致榮並不相信這樣的介紹,能為資金籌措有何幫助!但是,看到農業信用保證基金陳杰竟然為了香蕉產業的發展,接二連三拜訪他,直接命中要害談及資金夠不夠?未來有沒有發展藍圖時?余致榮直說,「台灣怎會有這樣好的官員?」

更幸運的是,余致榮的夢想,正和陳杰目標不謀而合。陳杰心裡明白,台灣的老農雖然一輩子認真打拼,但畢竟年歲已到,體力也漸漸不堪負荷,如果不把握這個時機點推動改革,只怕無人能夠延續台灣農業的發展。

傳承農業靠青農

 「農業傳承這四個字,念起來簡單但作起來難。」陳杰說:「根據我的觀察,青年農友的想法比較創新,他們比前人更懂得到處學習、改善品質,只要你能給他資金和技術上的協助,他們絕對是台灣農業的新希望。所以為了農業傳承,我和農信保的同仁近年來都儘量尋找有心深耕的青年農友,幫他們解決資金難題。」

瞭解余致榮需求後,陳杰親自南下屏東勘查,明白余致榮不但已經在香焦界闖出成績,更有心創造改變,便積極與屏東南州地區農會總幹事林建成溝通,強調農信保願意替余致榮作信用保證,讓余致榮可以無後顧之憂向台糖租下更大香焦耕種面積,有更充裕資金購買種苗、整地、支付工資,一舉將香蕉產能加倍擴張。如今,余致榮蕉園聘雇員工已近三十人,不再是小農單打獨鬥的格局了。

更讓陳杰放心,願意替其擔保的關鍵,就是余致榮放心擴產背後,還有一位重要人物----台灣香蕉研究所長趙治平博士。趙治平和其研究團隊成員,利用體細胞變異技術,成功培養出抗黃葉病專利品種「台蕉五號」,技術至今仍然領先全世界,許多海外國家都積極透過外交部、農委會等管道想要洽詢合作。余致榮現在主力增產的神祕武器,正是台蕉五號,余致榮更因此被趙治平聘為台灣香蕉研究所董事。

專利技術作後盾,農信保信心更堅強

放眼國際,香蕉是交易量排名世界前五名的農產品,雖然種植門檻不高,可是各大香蕉生產國多年來都深受有「香蕉愛滋病」之稱的黃葉病所困擾,產能波動甚鉅。也因此,誰能解決黃葉病問題,誰就能與國際貿易商建立穩定、長期夥伴關係。有了抗黃葉病的台蕉五號作後盾,台灣香蕉產業的未來,再度變得無可限量。

「我們腳下這一大塊土地,六、七年前就是因為受到黃葉病感染,成為疫區後沒人敢再種香蕉了。」趙治平說:「可是透過技術單位打好基礎,引進台蕉五號後,再配合農民進行企業化管理、品牌化經營,不但可以再造產業春天,過去廢耕的土地也不再閒置,能夠得到充份利用。」

按照香蕉研究所導入的種苗和栽培技術,余致榮新進擴產的田裡,盡是一片脆綠,黃葉病在這裡不構成威脅。趙治平滿意地看著眼前成果,笑道:「蕉園最辛苦的就是前置作業,種到這樣一片綠,等於是成功的保證,未來採收率一定很高,已經是一串串新台幣等著入袋了。」這是一個產官學合作無間的經典案例,也是台灣農業未來的新亮點。

余致榮邁向農企業經營模式,與陳杰信念—「台灣經濟不能只靠電子,也要靠農業共同成就,尤其農產品價格看俏,農金產業前景不可小覷。」不謀而合,農信保更要扮演青年農民的強力後盾,用「銀彈」打通青年產銷規模,再創台灣農業「金」字招牌。

了解更多 財團法人農業信用保證基金,請上fb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acg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