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中旬,北韓發射了遠程導彈,此舉引起全球譴責......但這些無關痛癢的譴責,閉著眼睛都能想到,顯得頗為滑稽。可是,北韓的發射動作突顯了已不可再坐視不理的現實:世界進入了第二個核時代。原子彈在後冷戰時代捲土重來了。若要處理好這一局面,就必須更好地理解大圖景。

第二核時代的輪廓仍在形成之中,但未來幾年將充滿危險,因為隨著​​規則和紅線的定義,新情況本身就製造著危險。在第一核時代中,整個過程歷時十年之久,這一回也一樣。

在中東、南亞和東亞,舊對手們正在展開核競賽,這已經改變了中東的軍事格局。以色列的部分核武正在向大海移動,常規動力潛艇裝載著原子彈頭,以防止它們成為突然襲擊的目標。以色列還部署了新一代衛星系統,以提供其他國家準備進行導彈打擊的先期預警。如果伊朗機動導彈出現動靜,以色列希望馬上能夠知道。

於是,阿拉伯-以色列和平的舊問題有了新背景——伊朗核威脅。以色列如何在同時面對伊朗核威脅的情況下,應對加薩、黎巴嫩或埃及的火箭襲擊?如果伊朗的威脅達到要疏散城市的程度,或將導彈對準自己的城市,以確保任何對它們的打擊都能形成大規模附帶傷害,美國和以色列會怎麼做?

過去五年,巴基斯坦的核武庫擴張了一倍。其武裝部隊已開始裝備戰術核武器——短程戰場武器。印度已經形成了核武器鐵三角——轟炸機、導彈和潛艇——並於2012年測試了洲際彈道導彈,足以打擊北京和上海。印度幾乎肯定已開始研發多彈頭導彈(被稱為MIRV),並且發射了衛星以協助其鎖定巴基斯坦軍隊。

在東亞,北韓已經成為有核國家,並馬上將擁有新的鈾炸彈。它已經進行了導彈發射演習,證明了它能夠在任何反導裝備到達前,打擊南韓和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