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參玖參公民平台」公布最新的地方財政昏迷指數。本次結果,財政最佳的是台北市,其次是嘉義市,該市同時是六都外第一名;而苗栗縣連續兩年,走不出最差的「重度昏迷區」。

「從政20多年來,最大的傷害,就是不應該當縣長。」苗栗縣長徐耀昌近日在議會,面對議員詢問就任一週年的感想時,如此表示;他說,就任一年以來,每天因為財政問題,睡不著覺。

苗栗縣財政惡化,不只縣府員工的薪水發不出來,承包縣府工程的營造包工領不到工程款,紛紛跳票,連身心障礙等社福支出,都發不出錢來。

「我做營造40多年,從來沒有踫過這樣的政府,」台灣區綜合營造工程工業同業公會苗栗辦事處處長洪啟坤說,縣府共積欠苗栗包工5、60億,目前還了30幾億元,據他了解,有六家營造商跳票,通霄一家包工的住處,還被潑漆、撒冥紙,只好跑路;苗栗兩百多家營造商,紛紛停業,現在剩下一半。

為解決財政問題,苗栗明年的預算大砍50億元。其中,福利支出、人事費用均大幅縮減。例如,過去未排富的免費營養午餐,自今年九月起排富,非弱勢家庭每餐要繳20元,一年可省下1億2千萬元。甚至,縣府約聘、臨時員工,裁員326人;更首開先例,拿高鐵站附近的土地當擔保品,準備向銀行辦理聯貸30億元,過去縣市政府向銀行貸款,幾乎不須提供擔保品。

「苗栗會發不出薪水,不是負債過高,而是週轉失靈,」台灣經濟研究院顧問黃崇哲博士說,週轉失靈,來自缺乏財政紀律,一步步走上財政敗壞之路。

苗栗財政為何惡化至此?苗栗的兩大問題,值得其他地方縣市借鏡。

一、浮編收入。從苗栗決算書來看,08年起,苗栗財政紀律開始出問題,因歲出(支出)大幅增加,但歲入(收入)卻無法同時成長,於是苗栗先編列一筆「虛」的收入,讓收入膨脹,目的是為了「花錢」,結果,年度結算,收入沒進來,但支出已經花了,結算結果,就變成差短(赤字)。

錢不夠花,就只好去借錢,等借到公債法對地方政府規定的「上限」,無額度可借,就開始「挪用」。

二、挪用「小金庫」。舉債上限用罄,苗栗進一步挪用「特種基金」,例如學校、社福等均設專戶基金,帳戶獨立,縣市政府若有短期資金週轉需要,可合法向基金調借;但,調借的前提是,不影響基金的運作。

不過2014年底苗栗縣向各「特種基金」的借入款高達147億元,所有基金裡的現金幾被挪用一空。忽視財政紀律的結果是:縣府員工、社福團體、營造包工,都拿不到錢。

苗栗接下來,會如何?「只剩縮減支出一途了,」台北大學財政學系副教授林恭正說「比照歐美做法,財政部應訂苗栗每年的還債比例,」林恭正認為,歐美針對財政惡化的地方政府,都會訂出法案,有所要求,台灣可比照辦理,讓苗栗財政早日恢復元氣。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一代的負債,必須下一代來償還,苗栗啟動了地方財政惡化的列車,能夠踩下煞車的,只有地方首長。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66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