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巴黎氣候高峰會永續創新論壇,來自全球50個國家、超過750位代表群聚,其中一位來自台灣的代表,站在歐洲各國官員面前侃侃而談台灣經驗。他是Gogoro創辦人、睿能創意執行長陸學森。

6個月前公布價格與銷售方案後,Gogoro在台灣的負面評價幾乎一面倒,更被網友罵到臭頭。最後灰頭土臉的推出6萬元低價版產品搶市後,銷售量才逐漸回升。

陸學森啟程前往巴黎當天,在桃園龜山總部接受專訪,令人跌破眼鏡的是,開口談的第一件事竟是:「那一天,我在所有人面前痛哭!」

體認「不是東西做好,人家就埋單」

時間拉回到九月底,一場內部檢討會。5位來自潤泰集團的高階主管,在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的指示下,要協助Gogoro挽救糟到谷底的形象與慘不忍睹的銷售。

氣氛越談越凝重,其中一位終於忍不住,指著陸學森的鼻子說:「你定這種價格,有沒有尊重消費者?」「說到底,你就是greedy(貪心)!」

「greedy」這個字彷彿一把刀,刺入陸學森的心底。在那一刻,他的滿腹委屈隨著哭聲,像火山一樣爆開:「我放了我全部的生命進來,要做一個很好很好的東西,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少心血,做出多高品質的東西!」他像個大男孩一樣,邊講邊哭,花了一個小時,潰堤的情緒才平復下來。

一個直言不諱、一個掏心掏肺,讓陸學森終於放下所有的自尊與驕傲,重新檢視創業初衷,認知到「不是把東西做好,別人就一定會埋單」的現實。當天晚上,他做出了降價的決定。

一句話就把陸學森弄到飆淚的人,是達一廣告董事長徐一鳴。「賣東西不是自我感覺良好,要讓消費者開心involve進來,」徐一鳴說:「我向來尊重市場,市場是老師,碰到不乖的學生,會比較殘忍。」徐一鳴沒想到這一罵,不只讓陸學森痛哭,也扭轉了整個局面。

歐洲各國「追求者」爭相邀它進駐

一個月前,這家成立4年的公司剛完成第二輪融資,獲得行政院國發基金、日本松下集團及大股東尹衍樑等約43億金額,讓它的估值超過162億,創下台灣本土硬體新創公司的最高紀錄。

阿姆斯特丹副市長領軍的參訪團來台訪問時,原本只是路過Gogoro信義店隨意參觀,發現這套系統正符合歐盟的智慧城市概念,因而透過管道找上陸學森,見面第三次就敲定合作。

明年將在阿姆斯特丹建立24個換電站,成為Gogoro第一個進軍的歐洲城市,更極力遊說Gogoro比照特斯拉模式,在海灣旁邊設立電動機車工廠。

兩個月前,同樣的Gogoro信義旗艦店,前駐法特任大使呂慶龍走過這裡,發現Gogoro的模式非常適合歐洲。在呂慶龍的介紹下,Gogoro把發展重點朝歐洲前進,而他們的提案,竟然能在兩個月內擠進已經排定好議程的巴黎氣候高峰會。

11月19日,陸學森帶著Gogoro的產品去義大利米蘭參加國際機車展後,瑞士蘇黎世、西班牙巴塞隆納、義大利米蘭等歐洲城市,都爭相邀請Gogoro進駐。

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前進歐洲,而是選擇台灣做首發地?

「台灣的消費者很精打細算,如果我能在這裡存活,就代表我到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能生存,」陸學森說:「做事要挑辛苦的做,做好容易的事,不會成功的。」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65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