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縣義竹鄉中平村,是台灣排名第十老的村落,一群從都市回鄉的農二代,他們放棄台塑、友達等人人稱羨的高薪工作,脫下西裝,從白領搖身一變,靠種田滾出財富。

「農二代」謝勝麒,人稱「阿麒」,今年38歲,開著市價3百萬元的賓士350。沿著一望無際的玉米田,他介紹自己的心血結晶。

不止是他,鄰近鄉鎮多位30多歲的「農二代」,近年陸續回到家鄉,組成一個約30人、全台耕種面積最大的代耕團隊,企圖用新觀念與方法,讓農田滾出財富。

這群人代耕加上租地自營的面積,高達4千甲,面積比3個新竹科學園區還大。扣掉租地等成本,總年薪約7千多萬元,平均每人2百萬。扣掉農機貸款,淨年收也超過150萬。團隊約有三分之一,是穿著雨鞋、開賓士的人。

被迫返鄉,「原以為死路一條」

7年前,阿麒是光鮮亮麗的上班族,擔任台新銀行汽車貸款業務員。有一天突然接到媽媽電話:「爸爸口腔癌第四期,你卡緊返來!」開完刀,爸爸命撿回來了,但已經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賣命耕種。

媽媽勸阿麒回家接手爸爸工作,「回來,就是死路一條啊!這種生活,我從小看到大。」上一代的農夫過什麼樣的日子,他心知肚明。當初就是不想走父親老路才從農村跑到都市,沒想到轉了一圈還是得回家。

不顧父母反對,用名片跟老農打交道

「我已經看到我的未來,就是你們這樣子!」他向爸媽抗議,不按父母訂出的時間表過活,開始往外跑,參加農委會的「小地主大佃農」計畫,還去農會上課,認識更多年輕農二代,也上網找到討論農機的部落格「火犁集團」,認識更多像他一樣,打算採購更多農機設備,擴大耕作面積、志同道合的年輕人。

他想辦法租下更多農地,卻遭到老爸反對。一邊與父親爭執,一邊開始走出自己的路。除了照顧父親原本簽下的代耕工作,也說服其他老農把土地租給他。

可是老農心中始終有「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的陰影,害怕農地租出去,萬一政府一聲令下,土地就會變成耕種者所有。阿麒印了名片,成為村裡最早有名片的農夫,這是業務員拜訪客戶必備,在村裡卻前所未聞,讓老農對他印象深刻。

善用電腦,「沒賺百萬不做農」

他將手上農地按照地區,在電腦上建檔管理。上一代因缺乏現代工具,經營範圍無法跨出村外,小規模是宿命;新一代善用軟硬體,管理幅度就可大幅擴張。

金流管理也是他的強項。上一代農地租賃關係,都是口頭約定,現金給付,他說服往來老農全部改匯款,留下憑證。

他更用服務,讓老農依賴他。政府針對休耕農地轉作有補助款,每次申請要跑鄉公所填資料,對識字極少的老農很麻煩;但對經常幫汽貸客戶填資料的阿麒卻很簡單,他代老農們申請補助款,請老農另刻印章交給他保管,只要在家等錢匯入就可。

他打開鐵櫃,裡面的印章盒裡放著1百多顆印章,農地範圍擴及嘉義、雲林,這是1百多個家庭的信任。甚至老農過世,下一代回來,不知道自家農地在哪,村人都會告知:「找阿麒就栽(知道)啦!」儼然成為農地資料庫。

「沒有賺1百萬元,不要做農!」短短幾年,阿麒一年的收入就超過爸爸生病前的一倍以上。

原本,他們不想當農家子弟,離家越遠越好,如今返鄉找出自己的路,而垂垂老矣的村落,也在綠油油的農作物中,邁向新生。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64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