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and x South Georgia x Whaling Factory

 「又有一條鯨魚!」

這是我們在南北極最愛聽的話之一,因為鯨魚不但親人,而且稀有。船員很親切地跟我們解釋鯨魚跟海豚類似,對人很感興趣,有時會主動出現於船隻附近,你對它大叫與鼓掌,它們會像要回應人一般的跳耀,母鯨也會帶著小鯨魚在附近一起遊玩。

這樣的鯨魚,現存量不到百年前的百分之一,而大家最而熟能詳的藍鯨,在我的旅程中從沒看到過。

藍鯨消失誰的錯?
鯨魚的背部感覺有點像是粗糙的輪胎 (攝影者.JT)

捕殺鯨魚已經是被法律禁止多年,就連全世界僅剩的日本科學用捕鯨魚、與北歐的文化用途捕鯨魚,都算是人人喊打,當然也少不了台灣捕的豆腐鯊當佳餚。好像全世界的鯨魚不見了,就是這三個地方害的。

我在南喬治亞的鯨魚煉油廠,聽著解說員解釋著鯨魚的歷史,殘留的工廠訴說著不為人知的真相:鯨魚大多是歐美等國大量屠殺滅絕的。

藍鯨消失誰的錯?
鯨魚骨當裝飾的地標是已經見怪不怪 (攝影者.JT)
藍鯨消失誰的錯?
南極圈處處有留下以網捕鯨的殘骸 (攝影者.JT)

鯨魚的油脂與肉都有良好的經濟價值,在以前電力不發達,食物不充足的時代,它帶給人們路燈用的油脂與高熱量的肉。在 1900-1970 之間,藍鯨大約被歐美大國捕捉了三十萬隻,數量減少到原本數量的 0.15%,最後一年全世界的漁船只看到三隻藍鯨,然後把它們也殺光了。

藍鯨可算是絕種的動物,在現代人的環保意識與法律歸束下,慢慢地又回到了原本數量的 1%,但一直沒有完全回復。

現在的北歐,台灣,日本捕殺的,就是前人殺光留下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