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房哥,我明年升經理,要準備買房子囉!」Jenny說。

Jenny是我同在101大樓上班的好朋友,三年前她曾在某知名經紀公司當模特兒,後來才到目前這家同在101大樓的外商獵頭公司擔任業務。獵頭顧問很辛苦,工時幾乎是朝九晚九,假日偶爾還要跟Candidate(候選人)約面談。但Jenny三年來任勞任怨,看著同期進來的同事一個個受不了離職,她今年業績大好總算嘗到成長的果實,收入估計突破百萬大關。

離開模特兒經紀公司,Jenny常笑說當模特兒其實沒有累積到什麼專業,賺得快花得也快。加上模特兒這行業也算是無底薪,有接工作才有收入,看著年輕漂亮的後輩不斷進來搶食工作機會,她又不想花心思與同事勾心鬥角跟業務總監爭秀展工作,於是因緣際會轉換到了「獵頭」這行業。

「獵頭」這項工作也很有挑戰性,除了要與打好與外商集團企業人力資源的關係,同時要積極尋找優異經歷的高階主管人才,再從媒合成功數百萬的年薪裡獲得獵頭獎金。這塊與房仲業有點像,底薪不高,主要靠成交獎金收入。因此,由於業務的收入較不穩定,加上Jenny的父母都在南部,為了節省開支她一直跟弟弟住在三峽老家,每天來到101上班通勤要轉三種交通工具,大概要花1個鐘頭以上。

Jenny今年總算累積到百萬獎金,明年升職多了主管加給,同時要開始以帶團隊的方式爭取業績。因此,考量「接近戰場」需要,她打算就近在台北市買間套房。

「子房大哥,當初我轉職的時候你是我的顧問,現在我買房也要請你當顧問囉!」Jenny俏皮地說。

我兩手一攤笑著回應:「好啦,那我開門見山直接問妳,預算多少錢?」

「嗯,自備150萬,其他貸款,目標是600萬左右的房子。」Jenny提出初步構想。

──本文獲「幣圖誌」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