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一是2012年的最後一天,媽咪和爸比曾有好幾年跨年都沒能在台灣渡過,也從沒想要特別地慶祝這一天,更沒參與過人多嘈雜的跨年煙火秀。但今年卻特別堅持因工作讓前一天還分隔三地的一家人聚在一起,只想全家窩在家裡平靜地橫跨到2013年。

對我而言今年並不是一個好年,可能我常在深夜隱忍悲傷,面對一陣陣突如其來,排山倒海來的強大思念,不小心讓敏感的你滲透到這種氛圍,妳已不只一次在睡前告訴我,妳就快要哭了,因為突然好想念天上的阿公,也不斷問我該如何去天堂找天上的阿公。

就在有天妳突然興奮地跑來跟我說妳想到了:「我們可以搭飛機去天堂找天上的阿公」我告訴你飛機飛到天空,穿越雲層會到達另一個地方或國家,但沒直達天堂喔,妳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阿公要住在飛機沒到的天堂家。真不知妳哪來的怪念頭,但又好像有點邏輯也有點驚人的想法,常讓我哭笑不得無言以對,我會牢牢清楚的記住這一年,也更懂得珍惜與還健在的親人朋友難得的一期一會。

最近爸比在南部偏鄉拍攝的日子越來越密集,也因為十二年前在日本山形影展認識口譯的珠子小姐,此次帶著兩名稚子遠從日本來訪,我們兩家人也特別有緣能一起渡過跨年這天,這是妳第一次聽那麼多日文,雖然和兩個小哥哥語文不通,妳還是試著用國台語表達意見,認真介紹碧潭風光及山上阿公泥畫屋的畫作,也不管他們聽不聽得懂,一直緊跟在身旁希望和他們一起玩。

十歲的哥哥很愛畫畫,隨身都帶著速寫本一坐下就畫,妳也很愛畫畫所以看他畫時那眼神似乎很著迷。等要送他們搭捷運回家時,妳還難過不捨說要跟著一起去日本。硬拖著妳回家後全家趕在十二點前,看跨年轉播各地煙火秀,及五月天的演唱會。也可能有點High過頭太晚睡,妳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就睡到近中午才起床,醒來呆坐一會像做了一場美夢般靜靜的微笑,甜甜向我分享秘密說:「會畫畫的哥哥脫了帽子好帥喔」我問妳是覺得他長的帥,還是畫畫帥呢?妳毫不猶豫說:「都好帥」我和爸比以大人的眼光看也覺得他真的是個小帥哥,但爸比太想知道自己在妳心裡的地位,便心直口快問妳:「那爸比帥嗎?」妳瞪大雙眼一副這是甚麼問題的驚訝表情直說:「爸比又不是帥哥啦」此話讓爸比自取其辱一槍命中當場趴倒在床,你接著補充說:「可是日本哥哥他說日文,我說台語耶,不可能聊天啦」我又目睹一場父女雞同鴨講爆笑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