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滿足於當一個拍出美麗作品的攝影者,去當一個讓世界美麗的攝影者」

跨年期間與一些攝影編輯與攝影師朋友一起聚餐聊天,其中一個話題讓我感到很有興趣:「好的攝影老師」

沒記錯這應該是馬賽KYO提起的,與許多老師不一樣,他先教的是「開心」 的拍照。這點我也一樣,先讓那人感受到攝影是「快樂」的,而不是技術或知識。聊天時才發現我跟馬賽的攝影學習過程都一樣,我們都是攝影課的逃課學生,因為學的不開心,也演變成我們現在的教學方法:「先讓學生不排斥」。

由於不是本科系,所以構圖與設定都比較隨意
由於不是本科系,所以構圖與設定都比較隨意 (攝影者.JT)

「人家都排斥了你怎樣教?」馬賽說。
「你不開心怎樣照?」 我也說。說完我們都笑笑,畢竟這樣的說法真的很 「壞學生」。

說真的,填鴨式的教育,冷嘲熱諷的建言並不適合每一個人。雖然技術與知識有其必要性,但讓人一開始就反感反而適得其反。不是所有人都會拿攝影當職業競賽,也不是所有職業都需要那樣的教育方法。「因材施教」更是我們老祖宗的名言。

馬賽教人的時候沒有規定人一定要拿單眼,我則是先看那人的照片找出他的特點,然後請他多照自己擅長與喜歡的題材。不論哪一種作法,目的都是想要讓人持續,因為快樂與成就感比較容易讓學生離開教室後繼續攝影。我們能與學生相處的時間只有短短幾小時,能給予的技術有限,所以反而是希望學生因為我們影響而產生出興趣,自我進步。

當然兩個壞學生討論完後就是聽本科系的前輩教誨的時間了。關於物理面,技術面的知識與技術,還是本科系正職人員強,我們聚會的原因是這些人集合起來幫我補習照極光。許多紮實的技術也真的不是我這種素人能自修的。前輩教完之後則感嘆說希望更多本科職人可以更樂於分享自己的技術給新人(我),而非自認自己的成就滿足,嘲弄他人。

我運氣很好,每年都不停地遇到許許多多友善的攝影老師,免費傾囊相授。幾乎每位都是帶著自己的照片與設定,拿自己的鏡頭與腳架來教我與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