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從總統一開始提出的5點建議,習主席要怎麼落實?
A:海峽兩岸領導人來聚會,我們不太可能處理太技術性的問題,談原則性問題。

Q2:習近平沒有談到一中各表,你是否遺憾?
A:1992年兩邊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用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述。

Q3:總統是否有具體提出撤除飛彈?
A:他的回應是,(飛彈)不是針對台灣人。我想這恐怕是兩岸領導人第一次談這個問題,至少告訴他台灣人對這個有疑慮。

Q4:會議中有沒有談到台灣國際參與?
A:我提到民間NGO參與國際組織遇到困難,台灣民眾要參觀聯合國想換身分證也得不到,有很多抱怨,是小事情,用這個小事情讓他知道沒處理好會造成民眾不滿。參加世界貿易組織是政府層次的,不要以誰先來誰後來看問題,應該一起參加。

Q5:此次會面有達到把92共識一中各表成為「超穩定架構」的目的嗎?
A:我覺得有幫助,今天的會面雙方都非常肯定,態度是健康正面的,雙方都堅持九二共識,也許有一些解釋上的問題,但是大方向是一致的。

Q6:張志軍提到亞投行希望台灣以特殊身分加入?習先生有交代?
A:他說我們會以適當的方式讓台灣參加,很具體!,NGO只要不會形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印象當然可以考慮,今天既然說了就希望他能落實。

Q7:您的印象中未來新平台是一幅什麼圖畫?
A我的目的是為了兩岸領導人會面創立平台踏出第一步,兩岸關係都發展成這樣子了,兩岸領導人還沒會面很奇怪。

Q8:撤除飛彈、一中各表,您跟習先生提出來,但是他沒有接受,你覺得習先生的回應有符合您設定的要求目標嗎?
A:我們這次在這個議題上最主要的成果就是把92共識來龍去脈做了最接近事實的鋪陳,「92共識」發表時我就是(時任)陸委會主委,8年前有偏離軌道,我到處呼籲雙方同時回到92共識,大陸抓一個中國,台灣抓各自表述,差異越來越大,7年多前我上任後把它拉回來。92共識不是像簽一個條約,但容許大家有解釋發展的空間,不是壞事,60幾年的隔絕,現在能坐在一起談,以前做不到現在做到了,一步一步來,異中求同,雙方都展現彈性和務實,有這個態度,討論問題就比較好討論。

Q9:剛會談中有無邀請習先生訪台?
A:還沒有。我覺得一步步來嘛。你是要我補邀請是吧?(笑)

Q10:為何還要繼續叫92共識,何不叫15(2015)共識?
A:不能每年換個年份,又不是紅酒,可以不斷透過實踐賦予新的意義,就像憲法不能天天修,可以透過解釋,與時俱進的方式。現在的92共識跟20幾年前,看實踐的方法就知道很不一樣,透過不斷協商把它彌補起來。

Q11:卸任前有沒有可能馬習二會?
A:你走的滿快的(笑)。先把這次會開完,開會狀況檢討一下,怎麼追蹤落實,希望有成果出來。國家領導人不能去談很細的問題,兩岸關係循序漸進,與時俱進,水到渠成,馬習會談了兩年。

Q12:和習先生握手時的心情?為何還把西裝解開?
解開扣子?因為手舉起來就會拉的很緊,沒有別的意思,會產生誤會嗎?還好吧!(笑)我們兩個(握手)都很用力。

Q13:剩下任期還有哪些目標,可以做對兩岸方面有益的事?
A:貨貿、陸客中轉…就是因為我任期剩六個月,可是習先生還有七年多,台灣跟大陸關係不會很快結束,需要打好基礎。七年來一直在打基礎,處於一種超穩定結構,需要很細心呵護,不是等天上掉下來。七年來很辛苦但總算走出一條路,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兩岸關係,非常複雜,是很不容易慢慢兜攏來,真的要珍惜!小問題一定有,想法子克服,不要因為小問題影響大方向,是我今天開會深刻的感受。我覺得習先生也有這樣的用心,希望大方向大格局也有一致的看法。

Q14:如果下一任總統不承認92共識?
A:今天雙方有明顯共識,七年來雙方關係能如此這般突飛猛進,讓兩岸關係成為六十六年來最穩定和平狀態,主要基礎就是92共識,習先生跟我都有這樣的看法。七年來的發展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如果沒有92共識怎麼做到今天,當然大家對92共識的看法不見得每一個人都滿意,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它能夠促成七年來的成果,就是了不起的功效。有些外國朋友聽到92共識覺得很含糊,笑稱92共識是「含混」的傑作,但是不管含不含混,它能解決問題最重要…

(編按,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表明上述問題為最後一個問題,台灣媒體人周玉蔻未被點名提問,直接以高分貝音量提問總統馬英九:有沒有當著習近平的面說出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應是聽見聲音,沒有停下講話讓周玉蔻發言,但繼續說出以下的話)

就像我們來之前,台灣記者會就有人問是否會提到中華民國,我今天就講啦,我講到為什麼不能表述到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者台灣獨立,就是因為中華民國憲法不容許,我一個字一個字都講了,我一點都沒有忽略到在這些立場上,我站穩一個中華民國總統應該有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