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KO在台灣六十多年,一直朝著對在地的人文、教育做更多的支持。去年SEIKO針對弱勢偏鄉兒童的教育投入公益資源,這次更參與以扶助台灣當地藝術工作者為目的的活動,並由此連結到資助南迴醫院的建造。於是,今年下半年SEIKO和現代水墨畫家何信旺進行了一場跨界合作。

八月底何信旺前往日本,在短暫的五天行程中走訪了京都、奈良以及SEIKO位於東京的時計資料館,而後利用片段式的插畫、以一部冊頁和一幅卷軸記錄下這五天的見聞。何信旺擅長以水墨、書法這些純東方的美術形式進行現代創作,過去也曾經跟鐘錶品牌合作過,然而從創作形式這點看來,或許同屬東方品牌的SEIKO跟他的結合更有其必然性。

異界視野的散文旅行
(左起)SEIKO行銷企劃部部長劉香蟬、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及SEIKO總經理岡野浩幸,敬邀參觀何信旺親身體驗日本SEIKO品牌精神的創作作品「五日記」。

這是何信旺第一次去日本,不論是日本的兩大古都還是象徵了現代日本的東京,對他來說都是一個全新的認識。在京都的三十三間堂和奈良的東大寺,何信旺看到了日本人對宗教藝術和古蹟文化的保存和重視;在鴨川河畔的露天餐廳,他感受到了日本人體貼和細膩的服務;而透過街景建築,甚至是餐膳器具、季節擺飾等等也都感受到了日本人獨特的美感。

異界視野的散文旅行
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作品《五日記》,將他親身體驗過的京都、奈良以及SEIKO位於東京的時計資料館,創作成這副佳作。

在SEIKO的時計資料館,何信旺一路參觀了從日晷、西洋古董鐘一直到SEIKO創業以來所創製過的鐘錶產品,而在這一百三十多年的歷史當中,他對SEIKO的創辦人服部金太郎尤其感興趣,他覺得服部憑著前瞻的眼光和不屈不撓的毅力建立SEIKO,並且帶著品牌度過一次次的難關,像這樣的精神和態度都讓他心有所感,而透過藝術的轉化之後也都表現在最後的作品之中。

何信旺透過冊頁、捲軸呈現日本製錶這類東方式的題材。這一幕幕片段的畫面看似各自孤立,但其實在這中間何信旺運用了許多技巧性和觀念性的手法來讓彼此有所連結,比如說鹿和大佛雖然同屬代表奈良的符號,但兩者之間並沒有實質的接點,所以他在這裡利用了林木這個比較柔軟的介面來緩衝兩者,而樹木本身又可以聯想到春日大社境內的森林,由此畫面中的所有元素都有了道理。

異界視野的散文旅行
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作品《五日記》,將他在日本感受的獨特美感皆收納在作品裡。

SEIKO認為手錶的設計、製作都是藝術的延伸,反映出日本的人文和美學。品牌也在全球推動透過藝術的表現去傳遞品牌內涵的行銷方針。這次透過何信旺具象的畫作,以散文式的手法組合成了這兩幅長篇作品,熟悉日本的人應該都能很順地經由這些畫作接收到他所想傳達的日本文化,而熟悉SEIKO的人更是會從中辨識出那些屬於品牌的符號,讓消費者能夠從中體會到SEIKO製錶的工藝、乃至於日本的美學。

對何信旺來說,日本人最凸出的民族性要算是有禮節,不過這分有禮近乎壓抑,從藝術家的角度來看,其實壓抑是有損於創造力的,但相對地這卻能夠讓日本人的專業能力發展到極高的水準,因而成就了他們獨特的職人文化,也因此SEIKO才得以產生出像貴朵Credor、Grand Seiko這等蘊含了高度工藝成就的錶款。

像這樣的體會如果我們始終只將關注停留在產品上的話並不容易察覺,透過來自另一個領域的觀察,我們對一個品牌、一種匠藝也有了新的視野。

為獻愛偏鄉,在11/03《闊時代藝術力》的記者會上,SEIKO也將與何信旺合作的一幅卷軸捐出並進行義賣活動,最後以知名珠寶商─龔遵慈小姐以台幣20萬元高標獲得,其所得全數捐出並義助台灣台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

闊時代藝術力展覽《SEIKO×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
時間:2015/11/03-11/15
地點:台北101購物中心4樓 都會廣場
歡迎蒞臨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