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澳門無限式 $88,888旅遊金邀你FUN膽玩透透! *立即報名*

澳門,邂逅被遺忘的時光
在澳門老區,不時可在不知名的巷內轉角,發現時光的痕跡。

澳門,每個轉角、每次停留,都與過往的時光不期而遇,總讓我佇足回首,低迴不已。

漫步在雨後微潤的石板道上,肩摩踵接的街頭洋溢著歡笑喧騰,從大三巴街望去,牌坊就在長坂盡頭。我們稱之為「大三巴牌坊」的「聖保祿大教堂與學院遺址」(Ruins of St. Paul's),揉合晚期文藝復興及嶺南裝飾傳統,即使到了今天,立面本身仍相當具有戲劇性與律動感。大三巴牌坊之所以值得我們流連,是因為在斑駁背後,銘刻著大航海時代的歷史榮光。

澳門,邂逅被遺忘的時光
澳門象徵大三巴牌坊,就是遠東第一所西式大學聖保祿學院的原址。

一五九四年,耶穌會義大利籍傳教士范禮安(Alessandro Valignano),不僅帶來當年歐陸最先進的古騰堡印刷機,更在澳門創設遠東第一座西式大學-聖保祿學院(Colégio de São Paulo)。范禮安對於東西文化交流,有他獨特的見解,當年所有從西方來的傳教士,必須先在聖保祿學院修習語文,熟悉服務東方的民情風俗後,才正式進入教區服務。而東方學生也可以進入聖保祿學院研修宗教、哲學、比較文化及科學藝術等科系。

范禮安的創舉,不僅讓西方宣教師更瞭解、也更深入東方文化,進而參與歷史、改變歷史。明朝第一位進入中國的西方傳教士,同時也是歐洲漢學的奠基者羅明堅(Michele Ruggieri),曾經為聖保祿學院的設立奔走,同時期與羅明堅在中國傳教的利瑪竇與巴范濟(Pasio, Francesco)就是范禮安的學生。羅歷山(Alexandre de Rhodes)在澳門畢業後前往交趾支那,對越南天主教的發展有深遠影響,更重要的是,羅歷山編纂了第一本《拉丁文-葡萄牙文-越南文辭典》,其中所使用的音標字母,後來取代了漢喃,成為越南的標準文字。中文名陸漢民的João Rodrigues,在一六○八年所完成的《日本語小辭典》,至今仍有高度參考價值。對中國醫藥與植物學有深刻理解的卜彌格(Michał Boym),制訂《時憲曆》的湯若望,與康熙有近距離接觸的衛匡國(Martino Martini)與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st),以及「西學東漸」的重要推手艾儒略(Giulio Aleni)、徐光啟,都與聖保祿學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澳門,邂逅被遺忘的時光
找一個遊客較少的夜晚,在大三巴慢慢體會中西交會的軌跡。

這座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學術中心,在歷經多次祝融之災與社會動盪,在一七六二年劃下句點,原址又經過易手、改建與拆除,今天,只留下殘垣供我們憑弔過往。在闊談世界又熱又擠又平的二十一世紀,澳門早在近五百年前,就面臨全球化的衝擊,而這一切的起點,正隱藏在大三巴牌坊的背後,靜待旅人的到來。

作者簡介_謝哲青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考古學和藝術史雙碩士。行遍天下之餘,曾任大英博物館、倫敦國家藝廊研究助理、佳士得拍賣會策展人。目前除了是飛碟電台飛碟晚餐主持人,更是旅行作家、登山家、文史學者、各大藝術策展顧問等。曾以貨輪環遊世界,首站即是澳門。

感受澳門無限式 $88,888旅遊金邀你FUN膽玩透透! *立即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