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底台灣第一大封測廠日月光,突然宣布以溢價34%的價格,收購台灣第二大封測廠矽品股權近25%,成為台灣史上最大、半導體業金額最大的惡意購併案。

「我想也想不到,有人會拿10幾億美金來買我公司,想也想不到!」事發至今一個半月,矽品董事長林文伯仍想不通,為何自己會成為被狙擊的對象?「他等於插了一把刀在我的心臟,只差一點點就刺進去,然後說,你要不要跟我合作?」

為了讓矽品的名字能夠持續下去,林文伯選擇與鴻海換股合作,但此舉引發外資股東與小股東的不滿,質疑林文伯為了經營權,犧牲矽品股東權益,但林文伯卻認為這是一個三贏的策略。

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突襲至今一個多月,林文伯從慌亂、哽咽到平常心。面對充滿變數的未來, 10月1日林文伯接受專訪,以下是第一手告白: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現在外界覺得你找鴻海增資換股合作,是為了私利,想保住經營權?

林文伯答(以下簡稱答):當然不是為了私利,我是為了75%股東的利益。今天把日月光擺在一邊,先看,這個整合是不是有好處?沒有日月光,這件事對矽品、對鴻海來講,是不是正確的決定?看起來是正確、可以共同發展的決定。當然(用什麼方式合作)見仁見智,但那時候的看法是,用這個方式(指換股)最快。

問:綜效如果真的很好,為什麼鴻海不願意拿錢出來,卻選擇換股?

答:我們兩個都交換以後,我們都能保持實力啊,錢都留在自己公司家裡面,現在需要投資嘛,有人(指日月光)把他65%的現金都拿出來用了,這個好可怕。

問:近一個月來,日月光堅持同業間的水平整合、矽品主張上下游垂直整合,如果跳脫你目前的角色,水平整合到底有沒有效益?

答:水平整合跟垂直整合其實都有好處也有壞處,但是他們(日月光)一直把它單純化,為了說水平整合才最好,其實這也要看(整合的)兩個對象做什麼事情。

現在全世界真正高階的大型封測公司就是矽品、艾克爾(Amkor)、日月光跟星科金朋(已被江蘇長電購併)。(一旦矽品、日月光整併,)9月初艾克爾台灣區總經理梁明成,聽說他樂見其成啊!可能因為他覺得訂單就要來了,其實訂單真的會跑到他那裡去。

我舉個例子,聯發科40%封測訂單在矽品,40%在日月光,當聯發科資深副總張垂宏一聽到這事情馬上告訴我,「這不行啊!我不贊成你們這樣做。」他說這樣對聯發科很危險,你們要好好自己調整一下,不然他會把訂單轉到大陸去,他不可能把80%訂單全放在一家公司身上,風險太大,他們一定不同意這樣做。

我們很多美國客戶也都來抗議……如果兩家剩下一家的時候,就是轉單到韓國艾克爾,不然就是轉到星科金朋,這只是肥了國外的兩家對手、台灣自己消瘦而已。

問:事情發生已經一個月了,你對於日月光背後真正的盤算,了解多少?

答:我不曉得對方會做什麼事情,或者把我們的股份拿去包裝以後賣給國外公司也說不定。不過他已經可以讓矽品慢慢流血而死,因為營運上有著不確定性,我的客戶就會慢慢流失。但這代價未免也太高了吧?而且是傷害台灣的產業地位,破壞台灣的就業。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56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