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頂級製錶品牌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在上周於日內瓦總部與上海江詩丹頓之家同步舉行260周年的盛大慶典,同時更發表一款全球最複雜的Reference 57260懷錶,而這款懷錶也於日前抵達臺灣,進行VIP與媒體的小型鑑賞會。

在臺灣小型媒體鑑賞會上,由全球零售總監 Dominique Bernaz先生分享Reference 57260的誕生過程,而主要負責此懷錶計劃的三位製錶師也來到臺灣,與媒體一同見證此款曠世傑作。

江詩丹頓Reference 57260  耗時8年締造鐘錶複雜之最
江詩丹頓全球最複雜鐘錶作品:Reference 57260懷錶以及江詩丹頓全球零售總監 Dominique Bernaz先生(右二)與主要負責Reference 57260製作的三位製錶師。

Reference 57260懷錶的誕生

江詩丹頓一直以來都有提供客製化的服務,不過並非沒有專屬部門來負責;時至2005年, Dominique Bernaz先生被賦予成立「閣樓工匠訂製服務」的任務,隔年,閣樓工匠訂製服務正式推出,不僅從造型、材質、功能都可客製化,甚至是要求創制一枚全新機芯也在服務範圍內,為鐘錶愛好者與收藏家圓一個夢。而就在8年前,此部門接收了一紙最特別的訂單-「創造出21世紀最複雜鐘錶」的需求,品牌的三位製錶師在經過八年反覆製作和測試,打造出最精巧複雜的Reference 57260懷錶。

江詩丹頓Reference 57260  耗時8年締造鐘錶複雜之最
Reference 57260懷錶耗時8年完成,以超過2,800枚零件組成、擁有57項複雜功能。

在這當中還有個有趣的小插曲,除了「創造出21世紀最複雜鐘錶」這個目標外,買主也訂出複雜功能不得低於36個這項要求;Dominique在傳達給專案製錶團隊後,製錶師經過長時間的思考與討論,先是發想出46個複雜功能的作品。然而後來買家更主動提出加入史無前例的「希伯來曆法」功能,於是抵定出最終的57個複雜功能,成為一款前所未見的傑作

江詩丹頓Reference 57260  耗時8年締造鐘錶複雜之最
在江詩丹頓與買家長時間的反覆溝通中,客人提出希望此作品擁有「希伯來曆法」顯示功能,而這項功能過去未曾出現在鐘錶產業中,也因此製錶師得重新計算與打造此運作結構。

Reference 57260獨步全球的複雜功能

因為Reference 57260懷錶擁有眾多從未在鐘錶產業中出現的獨創功能,也因此這枚懷錶並無前跡可循、在無任何基礎機芯架構支撐下創作而來;Reference 57260的龐大機芯內共有5個夾層,每個夾層負責一部份的複雜功能。

Dominique先生:「每一個功能都相當複雜,而最困難的部份,莫過於組合這眾多複雜功能,是一大挑戰」

Reference 57260獨步全球的複雜功能,包括這是一款首度擁有4種曆法顯示的作品,而當中的希伯來曆與ISO 8601曆這兩個曆法,過去未曾出現出現在任何鐘錶作品中;在計時系統中的同軸雙逆跳計時功能,以及報時系統中的「夜間靜音模式」,同樣是錶壇首創。另外像是天文曆、日出日落時間、時間等式、黃道十二宮……等眾多功能,這些功能單獨做在一款腕錶上即已是相當複雜,更何況Reference 57260將其合而為一。Dominique先生說,Reference 57260即便擁有眾多極度複雜的功能,然而它卻仍保有閱讀性,這是一款兼具複雜與平衡美學的傑作。

江詩丹頓Reference 57260  耗時8年締造鐘錶複雜之最
Reference 57260懷錶的57項複雜功能可略分為10個家族,包括萬年曆、天文曆、鬧鈴、西敏寺鐘聲報時......等,而這樣龐大的架構讓機芯本身共有5個夾層,組裝難度更是前所未見。

總結來看,Reference 57260擁有最複雜的功能與最平衡的美學,所締造的紀錄相信會有好長一段間內無人能破;不過,紀錄就是用來被打破的,就等著下一位客人走進江詩丹頓的閣樓工坊,讓江詩丹頓超越江詩丹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