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公司都不再以替股東賺錢為第一目標時,這將為商業世界帶來怎樣的改變?這真的是好事嗎?

8月19日,美國《華爾街日報》用兩個版面登出181位美國大企業執行長簽名,此舉隨即掀起全球熱議,因為他們誓言重新定義企業使命,放棄「股東利益至上」的經營者信條。

資本主義導致貧富不均,美商界開始反省

「股東至上主義,造成了今日我們在美國所見的貧富不均,」美國福特(Ford)基金會主席沃克(Darren Walker)告訴《紐約時報》。

打開簽名名單,包括蘋果、亞馬遜、可口可樂、沃爾瑪(Walmart)等知名企業執行長,他們全是由摩根大通(JP Morgan)執行長戴蒙(Jamie Dimon)領軍的商業圓桌會成員。他們一同承諾,「企業不再只為股東服務,也要為員工、消費者、供應商與社區環境等利害關係人,創造價值。」

《財星》雜誌還原聲明緣起。

原來,去年美國《華盛頓郵報》撰文批評商業圓桌會「以極大化股東權益為企業唯一目標」的宣言,正是導致美國資本主義出差錯的源頭,重量級管理智庫美國杜拉克研究院會也跟進附和。戴蒙於是在去年10月設宴邀來批評者,聆聽建議。

在今年4月給股東的公開信中,戴蒙說明心境的轉變:「美國夢未死,但正在崩潰,」他寫著,自己對美國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已經看不下去,當企業越賺越飽,4成美國人連支付醫藥費或修車費等意外開支的錢都沒有……。

這是對過去50年,全球商業界風氣的反省。

「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是增加獲利。」這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自由經濟派大師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於1970年發表的主張,近50年來主宰著商界經營哲學。這主張被認為,是助長企業不計代價最大化獲利的風氣,而這個反省潮流,其實不僅僅在美國。

台灣已將社會責任入法,與聲明精神相同

去年,台灣開始將社會責任入法,甫修訂的《公司法》已在第一條條文加上:「得採行增進公共利益之行為,以善盡其社會責任。」

參與修訂《公司法》的政治大學公司治理法律研究中心執行長劉連煜分析,我國修法鼓勵企業增進公共利益的精神,與大老們的聲明不謀而合。比起台灣已入法,美國相關立法仍止於草擬中。然而,美國企業開始採取行動,台灣企業卻還須努力。

到底,我們該如何看待這股潮流?這是絕對的好事嗎?

交大資管與財金系教授葉銀華不這樣認為:「他們(簽署聲明的企業家)誤解了公司治理的真諦。」他說,過去企業以股東利益優先時,本來就得先做好此事——照顧到其他利害關係人。他認為,之前是美國資本主義運作太過,讓很多企業行事完全只考慮短期股價,忘了這項前提。

現在,企業家的聲明形同是疊床架屋,「我反問一點啦,如果公司(因為忙著照顧員工、社區)經營不好,你就對不起了股東,那你有沒有辦法還利息給債權人?」葉銀華點出盲點,而且如此一來,執行長們的經營績效該如何衡量?

《經濟學人》更擔心,企業若把生存目標複雜化,會走上類似日本的終身僱用制,企業還要兼顧員工家庭利益等一堆事務,終究會負荷不了,讓資本主義崩潰。

「即便(企業家聲明)是出於善意……,到頭來恐將弊大於利。」《經濟學人》分析,若不將股東利益置於優先,市場上可能出現,一群行為缺乏合理性的不可靠執行長,最終將威脅長期經濟發展。

葉銀華認為,最好的解方是:企業還是以賺錢為最優先目的,遵守成立公司的初衷,但過程中不能去害到人。只要能落實下去,社會就能安居樂業、穩定成長。

美國大企業家們的「良心發現」,到底會不會危及資本主義的存在本質?尚待時間證明,但值得注意的是對台灣供應商的影響,將很快到來。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正忠提醒,這次參與簽署聲明的公司有不少是台灣供應鏈的核心買家,這些買家之後將增加管理力道,強調照顧利害關係人的權益。那麼,買家在要求供應商提高生產線員工的福利標準時,是否也同時提高對供應商報價,真正照顧到供應商?

到時,就期待美國企業真的「說到做到」了。

責任編輯:周盼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