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臉書一滑就能取得無限人脈的時代,什麼樣的網路社群還能夠吸引上千名會員,即使每月付費也要參加?而且會員齊聚一堂,一週甚至不惜花上10小時,卻是為了完成最後零報酬的工作?

乍看不可思議的付費社群正在日本發生,其中的領軍人物,在社群成軍的兩年前,不過是一位沒沒無聞的出版社編輯,但是現在,1985年出生的箕輪厚介已是橫跨傳統、數位媒體的寵兒。他經營日本最大的線上沙龍「箕輪編輯室」,每月平均1,000名會員參加,每人每月月費近6,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700元),讓他每月至少多出新台幣170萬元的資金自由運用,比起本業編輯的薪水多出20倍。

箕輪厚介

出生:1985年
學歷:早稻田大學
經歷:雙葉社編輯
現職:幻冬舍編輯、募資平台Campfire主席

在箕輪編輯室中,光是以功能區分,就有寫作、影音、設計、活動等小組,不只撰寫報導、製作動畫、拍攝紀錄片,還與麒麟(Kirin)、資生堂等大廠合作廣告內容。成員自由來去、自己推舉管理幹部、自己提案自己執行,彷彿是一家內容製作公司,只是少了勞資雙方的僱傭關係,也不考慮營收問題。

信他的真》「努力戰勝不了著迷」,要做就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要做就做真正有趣的事,」箕輪接受商周越洋專訪時,也像登台演講時一樣一邊喝著威士忌調酒,「即使公司這種組織不會消失,未來人們將有更多的機會,只為了興趣與快樂而工作。」

他大學時代參加過藥物試驗,只為存錢出國旅行;雖然畢業於名校早稻田大學,卻差一點到沖繩當了飯店服務生;即使進了嚮往的內容產業,每3個月還是被房東催繳房租。不修邊幅的他穿著夏威夷花襯衫、短褲就入鏡受訪,臉上還隨時掛著鬍渣,這樣的魯蛇代表,憑什麼成為號召千人的社群教主?

「努力戰勝不了著迷,」箕輪貫徹自己的信念,「大概從大學畢業開始,就決定不掩飾自己,只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在他吊兒郎當的外表下,做起事來卻是拚命三郎,只不過他效忠的不再是公司,而是自己的熱情。

如果說《被討厭的勇氣》讓日本年輕人不再被父母的期望束縛,勇敢做自己,那麼箕輪在日本銷售12萬冊的半自傳《除了死,都只是擦傷》,則是親自示範了只要心中有「狂熱」、膽敢冒險放手一搏,再平凡的人生,也有機會活出樂趣與精彩。

箕輪厚介(中)所經營的「箕輪編輯室」是日本最大線上沙龍,會員達上千名,編輯室分為寫作、影音、設計等組別,卻沒有僱傭關係,成員完成工作也從不考慮營收問題。
箕輪厚介(中)所經營的「箕輪編輯室」是日本最大線上沙龍,會員達上千名,編輯室分為寫作、影音、設計等組別,卻沒有僱傭關係,成員完成工作也從不考慮營收問題。 (攝影者.浅見裕)

服他的狂》「把自己逼到絕境」,上台演講5分鐘前才準備

早在他剛進出版業、一開始擔任廣告業務時,就不被工作既有的「常識」所束縛。遇上口袋闊綽的爭議名人,大膽要到1,000萬日圓創辦新雜誌,卻不被當時的老闆看好。箕輪被迫一手包辦編務,最後雜誌以3萬冊銷售一空,讓他正式轉任編輯。

後來之所以成為意見領袖,「跟書市的不景氣有很大關係,」他認為在書本滯銷的時代,只有放大影響力,才可能吸引讀者注意。為了讓名人願意出書,他不斷鑽研對方的一言一行,直到自己完全與對方同步。他跟日本最忙碌、也最知名的斜槓人崛江貴文一拍即合,不只誕生出一本超過30萬冊的暢銷書《多動力就是你的富能力》,更實踐書中的信條,把自己推上成名之路。

箕輪鞭策自己的方式,是先把自己逼向絕境,再使出渾身解數脫困。房租太貴便努力尋找副業,湊出「如何說服老闆」的系列演講;就連上台演講,也是開場5分鐘前才開始準備。後來接下NewsPicks Book系列總編輯,硬是把製作時間從半年砍到3個月、每月就得出一本新書、半夜3點就到公司上班,一年達到累積銷售突破100萬冊的成績。

箕輪所代表的「狂熱學」,乍看與當下的日本格格不入。智庫日本生產中心7月中公布調查結果,64%社會新鮮人認為「只要跟別人差不多努力就好」,不但是歷史新高,相較只有29%願意「比別人更努力工作」,更高出一倍。

「箕輪就像是海盜船的船長,」會員小林說:「只要他一貼文就會high起來。」只要跟社群成員接觸不難發現,日本年輕人不是不努力,而是不再為10年爬一階的傳統職涯努力。箕輪成了他們仿效的對象,源源不絕提供「在玩樂中付出」的題材。例如他把社群所得投入籌備「共享公寓」,為成員提供容身的場所;又像推銷書籍一樣行銷自己,去年和批評他的搞笑藝人拳擊對戰,今年又以虛擬人物身分推出唱片單曲。

「我現在的公司用車,是一輛泰國的嘟嘟車,不覺得很有趣嗎?」箕輪大笑著說。相較其他千人以上的線上沙龍,主持人多是如崛江貴文的企業家或是原本知名度就高的藝人,而箕輪並未放棄上班族的身分,每晚也得回到有妻兒等待的家中。他的平凡,正是最大的號召力:只要你膽敢冒險踏出一步,人生的風景可能就截然不同。

責任編輯:周盼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