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非常依賴美國,高科技產業更是如此,不僅科技大廠訂單來自美國大廠,未來技術發展也以美國為表率,所以有「亞洲矽谷」這個名詞,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全世界公認的新矽谷在以色列。

以色列是全球最創新的國家,人口只有800多萬,每年卻有大量的新創公司成立,在AI、大數據、雲計算等領域都領先群茅。全世界有250家跨國公司,如蘋果、英特爾在以色列設有研發中心,以色列諾貝爾奬得主高達12位。 以色列和台灣很類似,周圍都被不太友善的鄰居所包圍,以色列特別如此,直到今日仍戰火不斷,和巴勒斯坦互相攻擊。以色列每個年輕人都要當兵,男生3年,女生2年,沒有例外。

以色列和台灣均以高科技產業而聞名世界,但方向很不一樣。以色列擅長的是軟體和演算法(Algorithm),台灣則以硬體製造而聞名,兩者其實相當互補。

但如果真正要比實力和潛力,以色列絕對超過台灣。以色列總人口僅有台灣的1/3,約800萬人,但至今新創企業獨角獸(Unicorn)已高達20家,反觀台灣一家也沒有,為什麼會這樣?

第一、以色列人挑戰權威,台灣人講求和諧。在以色列每個新進員工都可以直接和老闆辯論,據理力爭,假若在台灣早就被炒掉了。以色列人的思考方式很直接,高度充滿創意,不會自我設限。

第二、以色列人有強烈的憂患意識和冒險精神,執行力強。由於國家處在戰亂的環境,每個人都有一種「沒有明天」的心態,把每天當天當作最後一天來活,只要抓住機會就會大膽嘗試、全力以赴。反觀台灣人想得太多,擔心這個、害怕那個,行動力就差很多。

第三、以色列人不怕失敗,甚至鼓勵失敗。我和以色列政府官員交換過意見,他們也會積極資助新創企業,但如果有選擇,他們一定挑選風險最高的項目來投資,而不是打安全牌。然而在台灣,失敗是很丟臉的事,大家都避而不談,創投也避免投資高風險的早期項目。

第四、以色列人不追求「第一」,但強調「唯一」。這反映在他們的創業思維上,會找從來沒有人想到的機會、從來沒有人做過的題目,也就是out-of-box(編按:跳脫框架去思考)思維。可是台灣就沒有這種勇氣,很多人都要等市場其它人先有產品,然後再提出改良版「比較好」的產品,先天就輸人一截。

我以前和以色列不熟,5年前一家以色列頂級創投找上我,希望我協助他們引進大中華地區的投資人,拓展中國市場,就這樣開始我和以色列的結緣。以色列傳統親美,直到今天還是如此,特別是川普公開挺以色列。但以色列人很務實,知道中國的崛起和強大不可忽視,因此盡一切可能學習和中國大陸打交道。

台灣不大不小的格局,其實害了我們。我們有一個2300萬人口的小市場,許多人覺得什麼事情都可以慢慢來,先從台灣開始,等站穩腳步,再逐步走向世界。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其實限縮了我們發展的潛能。反觀以色列人,從第一天就以世界為市場,每個人強迫自己思考,要做什麼產品才能在全球出人頭地,努力挑戰世界盃。

台灣拚命地擁抱美國、學習美國,其實搞錯了方向。美國地大物博,許多大企業如亞馬遜和臉書的商業模式並不適合台灣,台灣企業和美國的連結只剩下代工,連台積電也是如此。其實台灣最適合學習的對象是以色列:以小搏大、借力使力、模式創新、放眼全球。

過去20年,台灣培養出不少世界級的「隱形冠軍」,他們雖然沒有自己的品牌,但技術一流,乃國際大廠不可或缺的夥伴,扮演關鍵零組件或解決方案提供者的角色,這些企業比大公司更有以色列精神。

展望未來,我們需培養新一批的冠軍,作法是讓傳統企業「智慧化」,用數位引擎替傳統商業模式加裝起飛的翅膀。這不只是「工業4.0」,也是「商業4.0」,台商可以把B2B新商業模式向全世界輸出,我們將有更大的「話語權」,甚至可成為「資源整合者」。

舉例來說,台灣的工具機產業實力堅強,小英「5+2」政策有一項是「智慧機械」,但台灣有資格稱「智慧」的工具機業者少之又少。如果我們能設計結合智慧和機械的整體解決方案,那將不只是賣設備而已,還可創造新的運營商模式。

已有一些台灣公司在往這個方向邁進。最近佳世達宣布,投資兩家資訊相關業者,這是其「智慧解決方案大聯盟」中的一部分,將硬體優勢,結合各種資訊產品服務,打造從雲到端、軟硬整合的智慧解決方案,這說明台商正在成為新經濟的促成者(enabler)。

早在台灣之前,以色列已是許多明日AI商業模式,背後的重要推手,以演算法成為另類隱形冠軍,最有名的例子,是發展無人車晶片技術的公司Mobileye,其所發展出來無人車演算法,已成為全球汽車大廠新標準,前年被Intel以153億美元天價收購。

上週和一位以色列朋友交談,他說現在全世界一片混亂,唯有以色列人信心超強,因為越亂越適合他們,「We thrive on chaos」(我們因混亂而茁壯)。我問他對台灣人的看法,他苦笑地搖搖頭說,你們太慢、想太多了。

忘掉硬實力、軟實力吧!「文化」決定了一個民族的成敗!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