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迪士尼是 20 世紀以來最偉大的造夢者——米老鼠和朋友們幾乎統治了近100年來所有孩子的童年。
更早的造夢者在中國。500年前,明朝小說家吳承恩筆下的孫悟空,成為了世界範圍內最具人氣英雄角色。
米老鼠和孫猴子為何經久不衰,至今也少有後起之秀?

91歲的米奇依舊童顏,78歲的小飛象仍然可愛。

但它們最早版本的版權都在面臨著過期的危險,迪士尼又是如何保護這些像根一樣寶貴的 IP的?它們又將度過特有的IP中年危機?

對米奇永不放手,從改法律開始

大家都說迪士尼是「版權狂魔」,但他們法務能做的可不只是在版權案裡長勝,而且還大力推動了美國《版權法》的改革。

1928 年,迪士尼推出史上第一部有聲動畫《汽船威利號》,在裡面吹著口哨開著船的米奇因此一炮而紅。電影上映那天(11月18日)也被官方定為米奇的生日。

原本,美國《版權法》只賦予版權 56年的保護期,也就是說,《汽船》米奇本該在 1984 年就過期了。

為了保住米奇,迪士尼出力遊說政府延長版權保護期。

在1976年和1997年,迪士尼和其它企業成功說服美國政府兩次調整相關法案,將對版權的保護期延到95年。

其中,在1997年為版權保護期續了20年的《著作權年限延長法案》,還被起了個花名——《米老鼠保護法案》。

按這個法案算來,《汽船》米奇的版權將於2023年過期,只剩短短的4年,怎麼還沒見迪士尼行動?很有可能,這次法務部就不出動了。

為什麼?

他們知道自己贏不了。

《Ars Technica》援引康奈爾大學法學院版權學者 James Grimmelmann 觀點指出。和從前不同,現在以維基百科、Reddit、Facebook 等為代表的互聯網群體,已經形成了一股不能忽視的反版權過分保護力量。

2012年,這個群體在反對《禁止網絡盜版法案(SOPA)》中就擊敗了好萊塢和唱片公司等支持者。因此,迪士尼想要進一步干預《版權法》的勝算遠低於從前。

按現有情況發展,除了《汽船》版米奇將會在2023 年過期,唐老鴨(2029)、高飛(2027)、《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2032)、《木偶奇遇記》 (2035)、《小飛象》(2036)和《小鹿斑比》(2037)等經典動畫和其中角色形像都將逐漸進入公共領域。

雖然改法律很可能走不通,但迪士尼還有其它方法。

不斷進化的IP

有讀者可能留意到,我在上文討論米奇形象版權時,都強調是《汽船威利號》版本中的米奇,因為,在91年裡,米奇的形像一直都在持續改變。

這些改變,是米奇和朋友們隨時代審美改變而做出的變化。

同時,每一個版本,都是一個獨立的知識產權所有物,也是一種 IP 版權的「軟續命」。

再者,除了版權的實際擁有權,IP的價值還體現在和品牌的強連結上。

也就是說,即使哪天米奇的版權都過期了,當你看到這只戴白手套的老鼠,也會想起迪士尼,而不是華納或萬達。

有觀點認為,去年迪士尼為米奇90歲慶生,鋪天蓋地似地推出大量帶有「經典米奇」的周邊,也是鞏固消費者對更早時代米奇形象的一種方式。

這同樣適用於早期基於童話改編的經典動畫形象 IP。

《白雪公主》《木偶奇遇記》《美女與野獸》這些經典動畫,既是藝術工藝的極致體現,同時也是強品牌聯想的成功例子。

它們雖然都是基於童話或民間故事,我們也許在看動畫前就已經接觸過。但當提及這些故事的名字,你腦海裡冒出的怎麼就這些動畫的畫面?

這些精緻的動畫輔以廣泛傳播度,讓原本只活在文字描述、在每個人想像中都稍有不同的「哈姆雷特」們,擁有了統一的「面貌」。而迪士尼,也成為了這些故事在商業上的真正利益者。

隨年月逝去,技術和社會都翻了一頁,童話也開始顯得「老土」。

於是,迪士尼開始將經典動畫翻拍成真人電影。

從 2014 年的《沉睡魔咒》起,迪士尼基本以每年一部的速度推出改編自動畫的真人電影。

今年,迪士尼動改真人電影更是迎來大爆發,合計有4部:《小飛象》《阿拉丁》《獅子王》和《小姐與流浪漢》(不在院線上映,將獨家放上串流平台Disney+) 。

這些真人電影為今天的小朋友提供了「合乎時代」的童話「更新」:一體現在影片採用了最好的 CGI 特技,二則是價值觀的迭代。

舊版《小飛象》的結尾是小飛象成了馬戲團明星,賣了很多門票,讓媽媽的生活變得更好;而在新版中,小飛象和媽媽都回到了叢林,馬戲團的演出內容也成為了「科技驅動」。這更符合今天的價值觀。

而《阿拉丁》中的茉莉公主最後更是自己成為了蘇丹,打造出一個比原版更獨立的女性角色。

這些新的形象,雖然不能為舊有 IP 續時間,但它們可作為新面貌「替代」舊故事。

而當熱搜上出現了《阿拉丁》這個關鍵詞,大家聯想到的不是新電影就是經典動畫,那對於迪士尼來說,怎樣都是贏的 。

雖然這些電影的口碑和票房褒貶不一,但它們的確為經典故事配上了更現代的「面貌」,也確保了在接下來95 年,喜歡這些故事的孩子們能在Disney+ 上看到獨家的真人童話電影,持續買到各種周邊,在樂園裡玩上各種體驗。

電影評論 Owen Gleiberman 曾於 《Variety》撰文指出,大家對迪士尼感到畏懼,並不只在於它正在變得原來越龐大,還在於它掌握了我們的「夢」。

《星球大戰》、漫威、阿凡達,這些是現代人的「神話」,《阿拉丁》《美女與野獸》《花木蘭》等故事則是經歷了時間洗禮,留存至今的舊日「神話」。而此前上映的《獅子王》「真獅」版電影也展示了迪士尼在最前沿的技術下,能為這些經典故事帶來的活力。

用周邊搭建出一個宇宙

在過去的10多年裡,迪士尼經歷了很大改變。

首先,米奇、唐老鴨和公主們,將銀幕上更多關注度「讓」給了由迪士尼執行長Bob Iger收購的皮克斯、漫威,和盧卡斯影業帶來的新朋友們,這打破了迪士尼原本更偏向女性和兒童的受眾短板。

缺席大銀幕的米奇和朋友們,反而以周邊形式發展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宇宙」。

只要走進迪士尼商店,你就會發現它們的變體可以多麼豐富。

該玩具系列最開始在日本發售,後因非常受歡迎,被迪士尼推廣至全球市場。

「鬆鬆」本身似乎已經成為一個IP,除了米奇和朋友們外還納入了漫威、星戰、皮克斯里的角色,擁有3 季獨立原創短片內容,今年還會推出同一主題的Switch 遊戲和特別版配色Switch。

在這些不同的形象背後,是迪士尼創意及產品設計部門無數份針對不同系列,包含角色設定、搭配字體和細緻到色號等內容的風格說明書。

每一套視覺形象,都有它專門的目標群體。

而自由度更大的合作方,則仍需和迪士尼創意部門合作,控管IP形象的「改變度」。

據統計,米奇和朋友們每年都能為迪士尼帶來至少32億的銷售收入,而且這還是排除了迪士尼樂園內和自有商店裡的銷售。

而迪士尼公主們,更是受歡迎得反向驅動了迪士尼,為它們專門設立了一個「迪士尼公主」系列線,由10多位動畫女主角組成,推出服裝、遊戲、圖書等周邊,推出3年後就突破了10億美元的營收。

這些細緻的使用規定以及官方介入的合作模式,讓迪士尼可在放心擴展角色多樣性的情況下,依舊保持對IP的緊緊控制(沒什麼比發現買的周邊細節和角色不符更糟心的了)。

可以說,這些已經成為經典的IP雖甚少活躍在銀幕上,但我們在生活中卻處處可見,且形象多樣。每個粉絲,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那個版本。

在文章開頭,我提到這是迪士尼 IP 獨有的「中年危機」。

因為,在近代商業史上,甚少有 IP 像米奇和經典動畫裡的角色們,能持續8、90年仍擁有強大的商業活力,以致於需要考慮版權過期這類問題。

也正因如此,迪士尼維護這些「高齡」IP 的活力之能耐,也正體現了「IP高端玩家」的稱號。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原來,米奇的版權也會過期的 | IP 的中年危機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