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12日股匯價大跌,震撼全球市場,單在台灣,2019年6月國人持有基金規模,在區域型基金方面,新興拉美類的基金,規模就達604億,若阿根廷危機產生連鎖效應,投資人荷包將立刻受影響。

然而,到底為何一場總統初選,就可以造成這麼大的變化?

「辛辛苦苦拚兩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一場總統初選,讓阿根廷股市只用一晚時間,就抹去兩年漲幅,更出現一天內匯價跌25%、債券殖利率上漲近3%的「股、匯、債三殺」之局。

阿根廷到底出什麼問題?對全球又有何影響?這可用三個問題回答。

一、為何一場總統初選,會搞到阿根廷崩盤?

答:意外加信心危機。

身為拉丁美洲第三大經濟體,阿根廷長期奉行大政府主義,政府補貼水、電等各項公共服務,財政赤字導致債務不斷累積;上屆左派總統還將能源、鐵路等外資強行收歸國有。拚經濟不力使得民怨沸騰,打著親市場旗號的馬克里(Mauricio Macri)趁機崛起,2015年上任總統。

馬克里上台後,大砍政府補貼,放寬外匯管制,爭取國際貨幣基金(IMF)貸款救經濟。這些親市場政策提升投資人信心,2015至2017年,阿根廷股市每年皆上漲超過36%。

然而「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馬克里短期改革難治沈疴,民眾又未感受到經濟改善:2015至2018年,阿根廷人均收入只成長0.3%,物價卻以兩位數上漲;另一方面,他大砍補貼又激怒人民,左派總統候選人費南德茲(Alberto Fernández,他的副總統搭擋正是上屆左派總統)趁勢收買人心,種下馬克里敗因。

這次初選前,民調顯示費南德茲小幅領先馬克里,後者尚有翻盤希望。但8月11日投票結果,費南德茲卻領先馬克里15個百分點,這意味著10月第二輪選舉,馬克里幾乎已確定無法連任。投資人預料阿根廷將重回反商反市場路線,紛紛抛售手上資產,導致市場大跌。

這次阿根廷崩盤,也反映市場信心脆弱。若天下情勢大好,就算阿根廷這次總統初選出人意料,也不會引起如此劇烈反應。但如今中美、日韓貿易戰未歇,英國硬脫歐、伊朗問題、香港動盪,全球幾乎遍地烽火。一有風吹草動,投資人宛如驚弓之鳥立刻逃離,因此阿根廷崩盤,也是大環境信心不足的結果。

二、阿根廷危機反映什麼?

答:新興市場依然脆弱,一有危機將互相傳染。

阿根廷雖身為20大工業國(G20),卻被歸類為新興市場。近年來這些新興國家不乏一夕崩盤的先例,他們背後有共同特色:政府干預嚴重、外債以美元計價、外匯存底稀少。當有限的外匯存底無法償債,將爆發債務違約,金融市場就聞風大跌。

除阿根廷外,菲律賓、土耳其、烏克蘭的外債,用外幣計價者都超過9成。近來美元步步高升,將加大這些國家的還債壓力。若一國出現問題,其他新興國家也會被用同樣標準檢視,恐將有互相傳染的骨牌效應。

甚至過去體質良好的新興國家也開始欲振乏力:以出口為主的韓國,2019上半年經常帳順差創7年來最低,韓國央行已將今年經濟成長率由2.5%下修至2.2%,這將是2009年(0.8%)以後的最低水準。印尼今年第二季成長率(5.05%)也降至兩年來最低點。新加坡則預估今年經濟成長率將是零。

從阿根廷來看,政局變天帶來的崩盤,可以在短短一夕間就發生。「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各國經濟普遍不振,任何小因素都可能演變為大災難,未來市場風險將只高不低。

三、阿根廷危機對各資產有何影響?

答:債—因具避險特性,投資人搶購導致近來價格上漲,殖利率因此不斷探底:10年期美債殖利率在8月12日已跌至1.64%,創近2年新低。阿根廷危機讓市場信心更脆弱,恐怕會加速資金流往債券的逃難潮。

股市——歐、美等主要市場對阿根廷曝險不大,但新興市場恐被放大檢視。MSCI新興市場指數,從今年4月的高點,至8月6日已下跌近10%,這是在阿根廷崩盤前的情況。如今阿根廷已躺平,中美貿易戰等大環境問題,短期內又無化解跡象,投資人對新興市場的信心恐怕有限。

匯市——美國雖重啟降息,但全球局勢動盪,美元仍被不少分析師視為安全選擇。日圓則以「每遇危機必漲」而受青睞。但體質不佳的新興市場貨幣,在阿根廷危機後恐怕前途堪虞。

黃金——同樣是避險資產,在股市不振、經濟堪憂下成熱門選擇。今年第一季各國央行購買黃金數量,比去年同期成長68%;金價也從今年5月下旬不到1300美元,至今已站上1500美元。距史上最高點(逾1800美元)尚有一段距離。

比特幣—走勢難料。如今雖站上11000美元,但暴起暴落特性仍在。對立志「富貴險中求」者,比特幣或可成為另一選擇。

責任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