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與阿傑,在公司𥚃總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兩人一起抽菸、一起打屁聊天,常被同事們笑稱是辦公室的「形影不離2人組」。

直到阿𠎀被查獲收受廠商回扣而被開除,這個原本被阿朗視為消除上班壓力的開心果,頓時成為他最大的壓力來源。

事證明確的阿傑無可辯駁,接受了公司所有的處份。公司一度也懷疑與阿傑過從甚密的阿朗牽涉其中。狀況外的阿朗著實覺得冤枉,早就有人警告他離阿傑遠一點,阿朗總是護著自家兄弟說:「阿𠍇是有些不好的習慣,不過都是些小奸、小惡,幹不出什麼大壞事的。多跟他相處,就會發現他人不壞。」

再說,兩人這麼常混在一起,如果阿傑真的做了什麼,自己也應該能夠察覺一二才對。儘管偶爾有關於阿傑的傳聞繪聲繪影,在阿傑堅決否認下,阿朗也就把傳聞當做職場鬥爭的手段,或辦公室三姑六婆閒來無事的胡說八道。

事情爆發前,阿朗一直被瞞在谷底,事情爆發後,自己竟無端被牽連,成為眾矢之的。最後因查無具體體事證保住了飯碗。

不過,事過並沒有境遷。自此之後,公司所有的晉升機會再與阿朗無緣。

公司的顧慮不是沒來由的,這兩人交情匪淺,怎麼可能完全不知情!就算阿朗真的無辜好了,公司人才濟濟,值得被重用的大有人在,要拔擢當然選沒有道德疑慮的。

因為誤交損友自毀前程的案例不在少數,不只在一般企業,在公職領域亦是如此。Henry曾經是台灣最年輕的二線一星的警官之一,不過卻因一樁與他本人風馬牛不相及的弊案,讓仕途由紅轉黑。

一切起因在於與Henry亦師亦友的教授,因涉及貪瀆案長期被調查局監聽。在一次聚會中,渾然不知教授涉䅁的Henry在大夥聊起此案件時,自以為無傷大雅的開了個玩笑,但是這玩笑話卻被監聽人員認為是事證,連帶Henry受到停職調查的處份。

雖然後來證明了Henry的清白,但調查過程曠日廢時,讓原本在同儕之中仕途最被看好、甚至有機會問鼎最年輕的分局長的他,與大好前程失之交臂。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老早就諄諄教誨了。評價一個人的方式有很多種,你交往的朋友,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參考指標。無法與你深交的朋友,多半會從你周遭交好的友人,去推斷你的價值觀與為人。

究竟如何判定這個人可以深交,哪些人維持點頭之交即可,什麼樣的人又該敬而遠之。見微知著,從日常生活中一些不經意的小事可以看出端倪。

1、日常習慣小貪,難保機會來了不大貪

有些看似不拘小節的行為,實則是貪小便宜使然。

每次阿朗與阿傑一起去酒吧,好酒量的阿傑總是會比阿朗多喝幾杯,不過看到帳單時,卻是二話不說直接把金額除以2,只付一半的費用。

阿朗當時單純的認為,阿傑的個性一向大而化之,也就不跟他加以計較。其實,當初阿朗早就該從這件小事,看出阿傑的品性了。

自己多喝了幾杯很難計算嗎?不論是喜歡佔人便宜,還是便宜行事,皆不可取。

在小地方喜歡佔人便宜,一有機會就佔大便宜。便宜行事、做事隨便,更可能會因為疏失捅出簍子。

另外,連喝酒這等小事都要佔便宜,是會有多推心置腹呢?恐怕你當他摯友,他當你吃喝玩樂的豬朋狗友。一個真正的朋友,是不會捨得佔你便宜的。

而一個對朋友不老實的人,又如何奢望他對其他人會正直?

2、不體恤他人的人,做出損人利己的事也不用太意外

每次大夥下班去KTV放鬆一下時,一進包廂,阿傑二話不說立刻衝到點唱機點歌,動作之神速令人讚嘆,其他人都還沒回過神來時,他點的歌單已有洋洋灑灑2、30條,前半小時根本他個人的演唱會。即使是別人點的歌,他興致一來,也會亂入人合唱。

阿郎並不特別愛唱歌,加上阿傑總是唱作俱佳,很會帶氣氛,所以也就沒有多想。但並不是所有人都甘願傻傻地在KTV𥚃當同儕演唱會的聽眾,也不是所有人都該體諒有表演慾的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覺得當付錢的「分母」無所謂。

如果在這樣的場合,一直霸佔麥克風,雖然有娛樂效果,但是這樣的人,常常只想到自己,沒有顧慮到別人,在跟自己利益相關的時候,也往往也會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考量,不顧及他人。

阿朗回想起這些蛛絲馬跡,只怪自己警覺心太低。明明清清白白, 卻被誤會成一丘之貉。雖然飯碗是保住了,卻成為晉升的黑名單。

阿朗只能告訴自己,日後交友要睜大眼睛,更努力在工作上力求表現,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洗白。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黃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