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白宮義見」我要談美國大規模槍擊事件,但,不是找原因,我想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從美國國會的分裂與失序,來看一小群國會議員,如何導致整個美國成為發達國家中槍枝暴力問題最嚴重的國家。

剛過去的週末(8/3-4),不到24小時內,美國的德州和俄亥俄州接連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奪走超過30條無辜生命,再次震撼美國。

在美國報導新聞這些年,我幾乎每一年都會報導大規模槍擊悲劇,美國百姓或者訪問美國的外國人,無論是在工作、上課、逛街、聽音樂會,甚至是上教堂,都可能會被槍枝奪走生命。我看過彈痕、聞過血腥、聽過哭聲,而類似的悲劇是一再發生。

而且這些槍擊悲劇,其實只是冰山一角。

據統計,光今年剛過去這7個多月,美國就發生超過250起至少造成4人死傷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也就是說,與過去一樣,美國平均每天就能發生一起大規模槍擊案,這還不只,過去7個多月,美國拿槍自殺或他殺的總死亡人數,逼近9千人。這,就是美國的現實。

每當震憾世人的槍擊悲劇發生,眾人都在找答案。

有說,美國槍枝太氾濫,美國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5%,卻擁有50%的平民槍枝,平均下來,每個美國人至少擁有一把槍,美國百姓擁有的槍,比美國軍隊擁有的槍還多上100倍,比美國警察擁有的槍還多上400倍;也有說,近來美國槍擊悲劇頻發,是排外的白人至上主義興起;也有說,是精神問題造成的,可能是兇嫌受到社交網絡或電動遊戲影響。

這些答案都有其道理,不過,在平均每天就能發生一起大規模槍擊事件的美國,這些答案都只能解答一部分的問題,真正的解決之道,可能還是在於法律。

但,超過25年,美國完全沒有通過任何主要的槍枝立法。

於是,像1999年,美國第一起大規模校園槍擊案、哥倫拜事件,到前年,美國拉斯維加斯爆發美國史上最慘重的槍擊事件,槍手在10分鐘的時間內開槍掃射,奪走58條無辜生命,並且射傷高達851人,對,10分鐘內,一個人可以造成近1千人死傷。就算如此,美國國會至今一樣,毫無作為。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是賦予了美國百姓擁槍的權力,但不是擁槍殺人的權力,要避免悲劇,還是必須從法律著手。就像超速可能會導致車禍悲劇發生,可是超速的原因有非常多種,可能是酒駕、可能是趕時間,為了避免悲劇,只能透過法律解決,像是設置限速,只要超過,就是懲罰。法律也許不能避免所有的悲劇,但,作用是絕對有的。

但過去1/4個世紀,美國卻沒有相應的槍枝立法,因此呼籲美國國會立法控制槍枝的呼聲始終不斷。

人們希望提高擁槍的年齡限制,因為不少美國人滿18歲就能買槍,但他們卻要到21歲才能喝酒。

人們希望限制大規模殺傷性的槍枝,因為美國人擁槍,更多是為了自衛與狩獵,根本用不到10分鐘可以殺傷1千人的致命武器。

或是更多人提出的,就是希望加強對擁槍者的背景審查,據調查,美國有多達1/5的擁槍者,沒經過背景審查,就能輕易得到槍枝,換句話說,美國有好幾千萬枝槍是追查不到記錄的,「美國有幾千萬把黑槍」聽來是相當駭人。因此,充滿分歧的美國擁槍和控槍派也有難得的共識,民調顯示,高達9成的美國人,希望加強對擁槍者的背景審查。

美國在國會毫無作為的狀況下,過去這2、30年,槍枝暴力是越來越嚴重,於是國會民主黨人是一再推動相關立法,終於在今年,民主黨人掌控的美國國會眾院,是通過了一項重大槍枝法案,內容聽來也貌似合理,就是希望對所有槍枝購買者進行背景審查,但,共和黨人掌控的美國國會參院並不買賬,所以法案就這麼擱置著。

簡單說,美國要立法,必須是眾院和參院都通過一樣的法案,總統簽字後才算,現在,八字還沒一撇。

這次發生2起重大槍擊案後,眾院民主黨人再次要求參院表決,但正在放暑假的參院共和黨人,卻不為所動。共和黨人的說法始終是,擁槍是憲法賦予的權利,他們反對政府限制任何擁槍的權利,但,更深層的原因是,由於美國本身的選舉制度,高昂的競選經費與不能丟失的選票,讓他們不得不對勢力強大的全國步槍協會(NRA)這個大金主低頭,因為有4百萬會員的他們,可以抽掉資金、鼓動選民,讓在位的議員丟烏紗帽,導致議員們不願或不敢有所作為。

加上美國國會兩黨根本水火不容,不要說槍枝立法了,通過什麼法案都困難。

《華盛頓郵報》去年的一篇調查就以「法律與失序」為標題,說明美國國會,在2008年金融海嘯加上歐巴馬選上總統後,美國政治氣氛大幅轉變的現象,美國選民開始往自由與保守派的兩個極端走,中間選民幾乎像被蒸發似的,導致兩黨議員在乎的,更多的是意識形態,而非妥協。

因此美國國會的立法效率是每下愈況,像是歐巴馬第二任期的國會,立法成就是近代最低,被稱為「啥事都不幹的國會」(Do-Nothing Congress)。

而川普上任前2年,立法是多了些,但實質越來越少,高達1/3都是給郵局、法院改名字之類的「象徵性法案」。這導致美國老百姓對國會是越來越不滿,蓋洛普民調這幾年的數據都顯示,美國百姓對國會的滿意度都在20%上下的歷史低點,一度還跌到9%。

百姓對議會是如此的不滿,但就算有選票卻也無力改變現狀。

總之,在集團利益的綁架和國會兩黨的對峙下,美國重大的槍枝立法恐怕還遙遙無期,而槍擊悲劇也恐將繼續發生。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