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聽音樂的朋友,最近有沒有發現一件事情?好像黑膠唱片開始變多了,根據根據富比士雜誌(Forbes)2019年2月的報導,黑膠唱片2018年全球總銷量繼續創下新高,達到970萬張,相較於前一年的860萬張,上升幅度大約是12%。

日本市場也差不多,根據日本唱片協會,2019年發表的數據,日本黑膠唱片在數位音樂的浪潮衝擊之下,從1976年鼎盛時期,曾1年可以衝到2億張專輯的銷售量,到了2009年卻跌到低谷,一年只生產10萬張。可是沒想到就在這10年,需求量年年增加, 2018年底已經突破110萬張的成績,10年內急速成長11倍!

探究當中的原因,除了現在新型的黑膠唱盤機,不但可接藍牙耳機還可以接USB ,當內容以及服務數位化、定額制成為日常的現代,這種本以為會被淘汰的老派黑膠唱片,卻憑藉著它在聲音上遠勝過串流音樂的優質表現,加上黑膠唱片,對於千禧世代的年輕人來說,有著一種神秘又帶著優雅的氛圍,這或許可以說明,為什麼黑膠唱片似乎在不知不覺間,一個轉身就又回到了我們的生活當中。

相對於黑膠唱片逆勢成長,過去曾經取代過黑膠唱片的CD,卻似乎快要被市場淘汰出局,位在銀座四丁目十字路口旁的「山野樂器銀座本店」,從8月開始,會把CD賣場縮小到只有現在規模的1/4,山野樂器過去有3個樓層,販賣來自日本國內以及世界各地的音樂CD,現在會將這些CD集中在4樓的一個小專櫃,騰出來的樓層,將改裝成音樂教室,以及各種樂器的賣場。

日本音樂評論家五十嵐正說:「現在網路流媒體所放送的音樂品質越來越好,加上在網路上購買喜歡的單曲已經成了趨勢, CD這種10幾首音樂捆包式的賣法,已經被社會淘汰。」

不過,黑膠唱片卻又是完全相反的故事,今年3月日本最大的唱片零售通路淘兒唱片(Tower Records )在新宿開了一家專賣傳統唱片的唱片行TOWER VINYL SHINJUKU(東京新宿淘兒唱片黑膠館)。開幕到現在人流持續不斷。

店長青木太一認為,這個現象可能是現代人因為生活太過便利,現在反而喜歡稍微麻煩一點的事情,再加上現在的黑膠唱片機,不但可以透過藍牙連結到各式音箱、耳機,而且音質也更好,價格比過去任何時期的黑膠唱片機售價,都還要親民。

2016年Panasonic重新啟動音響機器的品牌,Technics製造最新型的黑膠唱片機,復活後第一次生產的300台唱片機,在30分鐘內秒殺。索尼音樂也在2018年,重新啟動已停工29年的黑膠唱片生產線,進行黑膠唱片的生產。

無獨有偶,台灣的誠品書店,從1999年成立誠品音樂館之後,持續對於黑膠唱片的推廣上不遺餘力。大約10年前,西方黑膠唱片的復興也開始在台灣發生影響。誠品從2007年開始就以「黑膠文藝復興運動」為主題,透過各種不同的展覽活動,甚至包括講座方式,將黑膠唱片的優點逐漸在年輕一代的心中埋下一顆顆種子。

黑膠唱片的音質,對於從未接觸的年輕族群,的確有一種不同於數位音樂的吸引力。今年26歲的內田直人從幾年前開始聽黑膠之後,現在幾乎每個月要買10張黑膠唱片,內田出生的年代,黑膠唱片已經沒落,所以黑膠唱片對他來說反而是一種新鮮的體驗。

「現在都是用手機聽音樂,雖然可以在網路上透過每個月定額制的方式聽,但是最後還是會想要真實的擁有,黑膠唱片就可以滿足這樣的需求。」另外一位粉領族大島景子說:「每次聽黑膠唱片的時間,都會有一種不同於數位音樂的豪華高貴感覺。」

景子從小就喜歡聽音樂,年輕的時候經常買黑膠,即便後來黑膠沒落了,她只要遇到不錯中古黑膠,就會盡量收集。「但是最近音樂數位化了,許多音樂都找不到傳統式的唱片。」現在黑膠唱片重新復活,對景子來說當然興奮開心。

可是為什麼現在那麼多日本年輕人突然喜歡黑膠唱片?「這或許因為黑膠唱片展現出了一種現代年輕人從沒見過的魅力吧。」淘兒唱片店長青木太一說:「有不少來買黑膠唱片的年輕人,是被黑膠唱片的包裝吸引來的。他們買了這些唱片回去之後,都會先拍照上傳到社群媒體,大正方形的黑膠唱片封面上,印著歌手或是特別的設計樣式,對於千禧世代的他們來說,都是一件很新鮮的事情。」

現在許多日本知名的音樂團體,像是back number或是Perfume也都開始同步推出黑膠專輯, TOWER VINYL SHINJUKU在560平米的賣場,陳列4萬張的中古黑膠唱片,以及3萬張的新品黑膠唱片。每天平均有將近2,000人,在這裡挑選黑膠唱片。

圖取自twitter.com/towervinyl
圖取自twitter.com/towervinyl

台灣的好感音樂,也在7月宣布,除了在群眾募資平台集資,希望重刻台灣在二次大戰前的流行音樂《台北1932》。從黑膠唱片的復活,似乎也證明一件事情,流行總是依照規則循環著,太陽底下沒有什麼新鮮事。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