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8月5日,香港群眾發起大規模「三罷」(罷工、罷課、罷市),交通癱瘓,一天當中約有170個航班取消。從6月9日第一場百萬人遊行迄今,「反送中」抗議浪潮已經持續了兩個月。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開記者會,問示威者,是否要「押上(香港)700多萬人的穩定生活,以香港的未來作賭注?」

恐怕,林鄭月娥問錯了問題。這場越演越烈的抗爭,正是香港人對「生活越來越不穩定」的反撲。

香港擁有全球最長的工時,和最高的房租

擁有740萬人口的香港,每人每週平均工時達50小時,是全球每週工時最長的地方。而且,香港的平均房租超越紐約、舊金山等高消費大城,香港的房價中位數是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的20多倍。

根據統計,香港的房租在過去6年上漲了1/4,而房價則是在近10年上漲了2倍多。

這意味著,即使年輕人再努力工作,也無法負擔這日益增長的房價。

《紐約時報》指出,即使拿出了比紐約、倫敦同水準的金額,在香港也只能租到面積一半的公寓,21萬香港居民,住在被稱為棺材或籠子的違章分隔公寓中。在此同時,香港還有近1/5的民眾活在貧困之中。

從中國湧入的投資客、買家,把香港房價炒上了天,也把買不起樓、付不起租金的香港人,擠出了宜居的房子。《紐時》形容「這可能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居住地。」

《紐時》在報導中引述了一名擁大學學歷的香港抗議者肯尼斯(Kenneth Leung)的說法。他指出,過去香港人一直認為接受高等教育,就是未來高收入的保障,但綜觀過去20年的經驗,越來越多人上大學,他們的收入水平卻沒有因此提升。

中國陸續提出禁止煽動叛亂、叛國、送中條例等爭議法案,收緊對香港的控制權,讓年輕一代的香港人,感到政治上被掐緊喉嚨,經濟上翻身無望,社會階級難以流動,因而爆發絕望和憤怒。

中國、香港人之間的資源戰爭

除了高消費、高房價的經濟負擔,激起香港人反感怒火的,還有各式香港資源,被中國人取用的事件層出不窮,所引起的相對剝奪感。

今年2月,因為香港公立醫院出現「擠爆」現象,引發千人上街抗議,指責政府開放俗稱「單程證」的《前往港澳通行證》,讓每年有上萬名中國人前往香港看病,成為搶佔香港本地醫療資源的元兇。

時間再往前推,2011年,當時中國爆發三聚氫氨「毒奶粉」事件,香港,成為了那些擔憂買到毒奶粉的中國父母採購的新選擇,也一度引發香港民眾抗議,甚至要求香港議員開徵「嬰兒奶粉離境稅」。

同樣是與嬰兒相關,同年度還出現「中國父母赴港生產」的現象。這讓香港父母當時不只要在商店跟中國夫妻搶奶粉,甚至到了醫院,還要上演一起「搶床位」的窘境,不斷堆高了中、港之間的對立情緒。

一場生死攸關的戰鬥

一場由《送中條例》修法開啟的長期抗爭,背後隱藏的,不只有條例條文可授權港府,幾近無條件式地把人引渡到中國,形成侵害人身自由的風險,更存在著香港人面對當地高房價、高生活成本,所壓抑的憤怒情緒。

即使拼命加班工作,賺的錢卻仍無法改善生活條件,在物質條件已經相對困苦的背景下,又不斷有中國人民出現在香港,使用原應屬於本地人的資源等事件,種種的因素,讓《送中條例》一出現,就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開啟了這場無限延燒的抗爭浪潮。

因此,即使林鄭月娥不斷強調當初成為導火線的法條「已死」,又向群眾拋出,是否願意「押上(香港)700多萬人的穩定生活,以香港的未來作賭注?」的質疑同時,其實,香港政府更應該深度去探討的,是背後這些造成香港人民痛苦的深層因素。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