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對多數人而言,是陶冶性情、是品味展現;對工藝家而言,卻是精益求精、趨近完美的自我淬煉。當個人品味不只是業餘愛好,而是一門專業與一生志業,如何專注達成自己所設下的目標,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自我挑戰。台灣玻璃藝術家林靖蓉用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找到前進的方向,時間就是單向道的。追求理想的過程中,時間永遠也不夠用;但只要我們專注當下,時間卻會為你停留。

 
「時間是單向道的,每一個當下都把自己發揮到極致,
盡量讓人生不要有後悔,沒有任何事比遺憾還要來得遺憾。」林靖蓉說。

光線穿過一個個晶瑩剔透的玻璃杯,反映了藝術家創作時的心境,投射出收藏者使用時的表情;握在手裡,水杯的弧線和冰涼的觸感,是玻璃與藝術家的靈魂在1200度的高溫下交融而後冷卻凝固的生命。台灣玻璃藝術家林靖蓉,高中畢業後赴日留學,接觸過金工、木工、陶瓷等不同媒材的工藝,一直到15年前與玻璃相遇,看著手裡的玻璃膏在高溫下流動,必須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塑形,玻璃難以駕馭的特性讓林靖蓉深深著迷,從此走上了玻璃藝術創作之路。

運用不同技法突破限制

日本東京玻璃工藝研究所畢業後,林靖蓉回到台灣,卻面臨就業還是繼續玻璃創作的問題。在台灣因為場地、設備的限制,長達五年之久,林靖蓉無法使用擅長的玻璃吹製技法創作,但林靖蓉沒有放棄,改用工序繁複的脫臘鑄造法做出來的玻璃作品,後來獲得國外工藝獎肯定。「即使是畫畫草圖也好,或是運用不同的技法來做玻璃創作,我心裡一直有玻璃,就不會偏離它。」現在回頭看,林靖蓉覺得那五年的時光非常寶貴,不但讓她蓄積了龐大的創作能量,也讓她更珍惜現在與玻璃相處的分分秒秒。這些年,除了藝術創作,林靖蓉也手製許多生活器皿用品,試圖將傳統工藝與現代美學結合,讓玻璃藝術融入生活;這兩年更投入許多時間,在誠品生活松菸二樓的坤水晶帶領工作團隊,讓民眾有機會親身體驗吹製玻璃的樂趣。 以不同媒材混搭的實驗性創作,則是林靖蓉近期最想嘗試的挑戰之一。「最近發現金工裡『空窗珐瑯』這技法非常有趣,就是將金屬鏤空後填入『珐瑯粉』,因此鏤空的地方是透明的,和玻璃很接近,光影可以透過去。雖是不同技法卻有異曲同工之妙,看可以用什麼方式串連在一起,轉化為自己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