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約而同看到兩個新聞,分別是賣吃的和賣喝的,都宣布邁入大數據科技化。

吃的,是台灣最大魯肉飯連鎖店「鬍鬚張」,開記者會說要用科技來賣魯肉飯。未來在門市,消費者可用智慧點餐機,或由店員的平板來點餐;吃完飯後,用手機支付累積消費點數。消費者也可用App點外帶餐點、選購商品。

喝的,是手搖茶品牌大苑子。不但打造App,將過去儲值卡的實體會員整合到數位,更陸續添加行動支付、累積點數和票券販售等功能,成為和全家便利店,全台唯二擁有自己的點數、票券、支付3項完整功能的零售品牌業者。

鬍鬚張、大苑子,都是我喜歡的本地品牌,但作為這兩個品牌的用戶,老實說,我是完全沒有動機去下載這兩個品牌的App。

以前有個知名品牌的牛奶花生廣告,當中有句台詞「阮ㄟ土豆都是電腦撿的!」紅極一時一直流行至今,從結果看來「電腦撿的」策略很成功。但電腦真的如此萬能,萬能到就連吃上一碗滷肉飯、喝一杯天然水果茶,這樣日常的便利剛需,也非得靠AI人工智慧來匹配交易才行?站在開店商家的立場,把辛苦賺來的獲利大舉投資到科技軍備,划得來嗎?這真的可以讓我們好好思考一下。

上個月去日本做了趟商務考察,看了幾個偉大的公司如京瓷、松下等知名企業,發現有個共通點,就是使命、願景和價值觀都很明確,組織成員也都能理解透徹,同頻共振展開全員努力為公司奮鬥的發展。我的學習心得是,企業的戰略基本上應該要有其經濟上的價值,白話說就是對人類有益處,才能有收益來逐漸壯大發展自身的組織。

有別於工業革命以來的商業運作,如今進入互聯網世代,大量數據可以低成本地被蒐集分析處理,個別化用戶的使用習慣能輕易取得並使用。信息的數量與傳遞運用,隨著摩爾定律更替持續爆炸式增量,每個人「可能的下一步」都被移動式裝置管理著,哪個時間點該吃飯、可能吃什麼,或可能想幹什麼,在各類App運用工具的功能性運用,皆可被鉅細靡遺紀錄著。

如同心理學所講的誘導式問話,引導式的介面設計促發用戶產生各種交易需求,品牌從過去發展需要靠著長時間的信任堆積,變成爆紅的快時尚,越來越平價的各類用品以及服務,帶給消費過去不曾擁有的便利性與快樂。

然而,互聯網商業模式的發展都是現在進行式,固然是顯學,但令我展開反思的卻是,是否所有企業都應該跟風做App或大搞AI人工智慧,進行如此的資本支出?

回到企業最該重視,如何帶給消費者真正益處?人們使用日常餐飲服務最在乎的用戶體驗點,真在於有沒有App?若把對App或AI的投入放在別的面向上,是否是更好的經濟價值選擇?對於企業而言這都應該是永遠要思考的問題。

回歸基本的經營思考,我認為,對鬍鬚張和大苑子用戶來說,最在意的應該仍在於餐飲的品質與價格是否成正比,也就是CP值問題,相對來說,有沒有App也許不是那麼重要。這也是我沒有動機下載這兩家App的真正原因,畢竟該品項價格帶內的同等選擇其實很多。

但並不是說,餐飲業就不需要投資App和AI。我的觀察是,要燒錢投資餐飲科技有個重要前提,是在早發的廣大市場,利用科技便利性來收取早期的活躍用戶並利用他們去擴散影響力,但台灣跟日本的生活便利性很高,各種企業發展生態跟項目也很完整,加上潛在用戶規模的市場不若中國或北美市場來的大,企業發展天花板很容易達到,用戶滲透率也高了,滷肉飯、手搖茶選擇用科技工具改善經營效率不是壞事,但會不會是大砲打小鳥的一場美麗錯誤?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