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有沒有錢,真的不要再抽菸了。否則,會抽菸的人都是次等公民,沒錢還要抽菸的,就是下等公民。

我會這樣說,不只是健康方面的考量,更是從總經角度來分析出來的結論。

老實說,這次的專機私菸案,問題最大條的,不是大家吵來吵去的多年陋習或超買弊案,而是背後供應私菸的資本家,如何透過不平等的經濟資源交換,把我們的抽菸同胞當成次等公民或下等公民。

幾百年來,資本主義的運作,都是靠著強欺弱,或是比較先進的國家,藉著霸凌落後的國家,來達成資源向先進國家移轉的目的。

例如,在韓國電影《分秒幣爭》中,韓國因為欠了太多外債,加上外匯存底不夠,在外資撤出讓資產價格大跌,幣值大貶而引發金融風暴時,IMF適時出現,表示願意伸出援手,借錢給韓國政府來度過難關。

表面上,IMF很像是救世主,等到IMF提出要韓國放棄固定工時和全面開放資本市場時,韓國政府才幡然大悟,原來IMF不是救苦救難的慈善組織,而是趁火打劫,吃人不吐骨頭的國際強盜集團。

同樣的,當那些已開發國家,發現許多產業對健康或環境有害,就會把這些罪惡產業(Sin industry),或是高污染產業,都移到未開發或落後國家去生產,讓那些落後國家為了微薄的工資,就出賣自己的健康,生命,環境或下一代的生活品質,他們卻因此可以大發利市,股價不停上漲,股東年年領優渥股息。

當然了,這種以鄰為壑的夭壽行徑,一旦那些落後國家的人民開始接受教育,有了相關知識和集體意識上的覺醒時,開始示威遊行抗議,要求先進國家撤出那些,戕害他們多年的罪惡產業時,先進國家就會賠點錢了事,再把罪惡產業鏈,移到那些民智未開,很好騙又很有奴性的國家,繼續犧牲落後國家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來為他們罪惡企業的EPS做出貢獻。

或許你不知道,台灣好幾年前也有日本來的菸商,在南部大肆蓋廠,把日本政府厭惡的產業,移來這裡設廠,每年生產大量香菸,直銷台灣,不但不用被我們課關稅,還享有租稅優惠。

儘管當年反菸團體到處示威抗議,甚至告到監察院,監察院也提出糾正,但日本菸商的政治力不容小覷,總有辦法隻手遮天,關關難過關關過。結果還是順利設廠,而且還透過廣告行銷,讓台灣人開始愛上他們的日本菸,打敗我們的菸酒公賣局,成為營收驚人的成功企業。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當年我們的政府在幹什麼?

雖然日本在1990年以前,就被國際認定是已開發國家(MEDC),但台灣也在1997年擠入已開發國家的行列。令我很不解的是,為何在當年日本政府厭惡且下令,不得在日本存留的罪惡產業,卻可以來台灣落腳,而且還享有租稅優惠?

有一陣子,我突然有一種,台灣還是日本殖民地的錯覺。因為,除了日本可以來台設菸廠,連那些有幅射污染疑慮的食品,也都倒到台灣來,難道我們還是未開發的落後國家?還要被先進國家霸凌?

關於這個謎,我不想,也沒有能力去解答。

每當我看到那些穿著時尚的年輕男女,個個手上夾著一根菸,優雅的吞雲吐霧,自以為很國際化,很跟得上潮流時,我心中有滿滿的悲悽。

說難聽點,包括那些透過總統專機,去搶購走私菸的買家,不管他們公職階多高,不管他們是如何權大勢大的民意代表,不管他們家裡多有錢,在我看來,都是被日本菸廠殖民的次等公民。

因為,他們是用自己的健康和鈔票,來讓日本菸商賺進大把外匯,然後,10年後或年老體衰,罹患口腔癌或肺癌時,再來使用我們的醫療資源,為日本菸商擦屁股,這一切在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裡,都是合法的。

說來悲哀,這世上有很多事是合法,卻是不道德且不合理的。

話說回來,這些有錢的抽菸者,還算得上是次等公民,最慘的是那些中下階層,收入不高或是沒有收入,但又戒不了菸的下等公民。

事實上,資本主義永遠有二種勢力,一種是檯面上的,例如那些很有政治籌碼和後台的菸商,可以光明正大走前門,公開設廠又享有租稅優惠。另一種則是不能曝光的,專走檯面下的暗黑資本家。

白牌菸和各類黑心貨走私集團,就是這股勢力。

所謂的白牌菸,就是仿冒菸,因為是仿冒,所以除了菸盒的印製品質和原廠沒有兩樣,盒裡面的菸草和加工過程,不僅劣質而且很傷害健康的。再者,因為是仿冒,不用繳稅,所以他們可以用很低的價格賣給那些買不起正牌菸的窮菸槍。

當然這些愛買白牌菸的,心裡很清楚便宜沒好貨。可想而知,這些人抽的根本不是菸,而是毒和沒有明天的絕望。

所以我說他們是下等公民,因為,政府保護不了他們,因為,他們自己也沒有足夠意志力和紀律戒掉菸。

台灣是個美麗寶島,但美麗歸美麗,在總經發展和資源輸出的政策上,卻是充滿腦殘和不合邏輯的種種疑點。

例如,我們好不容易擠進高經濟開發國家(MEDC),卻要趕走環球影城和迪士尼,還有F1賽車這種乾淨且能提高國際形象的產業,然後用租稅優惠招來人家自己都嫌的罪惡產業?把自己矮化成未開發或落後國家?

我常勸身邊的朋友戒菸,理由除了健康和醫療資源的考量,也是希望他們不要成為次等或下等公民,不要花錢去買恥辱,不要花錢去買化療和插管的苦痛,不要花錢去證明,自己還只是個殖民地的賤奴。

這次的專機私菸案,在我看來只是一個官衙機構的走私事件。

真正大條、真正要讓我們驚訝且擔心的,是那些危害我們國人和下一代健康及尊嚴的外國菸廠,是那些同意他們設廠還給他們優惠租稅的政府高層。

然而,我想那些菸廠和高層是不會有什麼異動的,也沒人動得了他們。

所以我說,身在資本主義的合法霸凌中,我們唯一能自救的,就是戒菸,透過紀律認真養生,不要再把各種資源,包括鈔票和醫療等資源,繼續貢獻給外國資本家,才是最有尊嚴且最聰明的對策。

※吸菸有害身體健康,未滿18歲請勿吸菸。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