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錢還是要權,滿意度大不同

「工作就是你不喜歡做,但為了外在獎賞而去做的事。在學校,獎賞化為分數的形式。社會上,獎賞意指金錢、地位、特權。」工作與遊戲的差別,在於後者完成當下就能獲得快感。

這種「工作是犧牲」的看法,來自知名人道主義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於1971 年5 月,發表在哈佛大學刊物《深紅》﹝The Crimson﹞上的一篇短文。文中,馬斯洛熱切呼籲哈佛大學徹底進行教學重建。他認為,在這個動盪的時代﹝時為越戰末期﹞,哈佛內部的衰敗跟學校提供的教學僵化脫不了關係。

學生的情感、創意與信奉的價值,都因為必須遵守學校紀律而深受壓迫,學生也接受扼殺自我,被人人稱羨、享盡社會優勢的哈佛文憑所迷惑。馬斯洛表示,這種系統能培養出順從又有競爭力的人,即便這兩項特質很受用於經濟世界,卻也可悲到欠缺對生命的喜愛,以及足已放棄殺戮地獄的生命道德感,比方說:越戰。

以你個人來說,你願意犧牲一切﹝樂趣、喜悅、個人成就、道德……﹞只求攀上社會金字塔頂端嗎?做出抉擇沒有這麼容易。畢竟在許多領域都可以觀察到,與別人比較地位高下,對於感受幸福與否有很大的影響。

光是接觸到從外在條件﹝行為舉止、姓名、語言﹞,看起來社會層級比較高的人,就會引發一些生理變化﹝心跳加速、血壓升高﹞,使幸福感突然下降。人類是一種社會動物,天生擅長創造與分辨地位的標記。

地位症候群

一個人的社會地位會在肉體上留下痕跡。血清素是一種神經傳導物質,通常跟幸福感有關。社會地位高的人,血清素濃度也比較高。人類社會如此,對某些種類的猴子也是如此。靈長類動物的垂直性組織社會裡,當族群中的雄性首領被抓走時,新的雄性首領會出現血清素濃度增加的情形,一旦原先的雄性首領被送回族群,並重新取得領導地位,代理首領的血清素濃度就降回去了。

在人類社會中,社會階級甚至會影響到健康和壽命。倫敦大學學院流行病學教授麥可.馬默﹝Michael Marmot﹞,在其著作《地位症候群》﹝The Status Syndrome﹞中指出,社會階級地位足以影響死亡率,平民的死亡率遠高於上流階級,階級地位也是收入、教育程度與風險行為﹝如飲酒和吸菸﹞差異的控制因素。

最占優勢的人口類別中,地位的差異同樣健康有影響。有些研究者發現,得過奧斯卡獎的好萊塢演員,比不曾獲此殊榮的同等級演員,平均壽命多3.9 年﹝也比曾獲提名但沒有得獎的演員多3.6年﹞。得過奧斯卡獎的導演也有相同情況。

行為研究的結果跟處境研究相似。若能選擇,人們傾向於選擇地位的獎勵﹝為了高人一等﹞更甚於絕對獎勵。此外,消費足以象徵地位的財產,就跟消費奢侈品一樣,會在短期內給幸福帶來正面效應,引發正面情緒、平緩負面情緒,整體而言,會對生命抱持比較欣賞的態度。

社經地位

社會地位﹝包括收入、教育程度、繼承財產、職位類別﹞高的人,可以享受身體和心理上的整體優勢。他們比較少生病,對生活更為滿意,也覺得更能掌控自己的人生。有一項根據英國數據進行的研究指出,這些心理上的優勢無法簡化為財務狀況良好。收入和繼承的財產也不足以解釋掌控性和滿意度高的原因。

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應該是這些人從事被社會肯定的工作而享有真正的自主性。這項研究中,比起收入好但自認在忍耐生活的人,那些收入不怎麼樣但掌控性高的人更常表示對生活滿意

階級位置

人與人之間,並非只能以社經地位來區分高下。因此,社會學家皮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將「社會條件」與「社會位置」加以區別。他認為,「社會條件」意指「生存的物質條件」﹝收入水準、居住與工作狀況﹞。至於「社會位置」要從關係上來看,仰賴擁有的資本性質與數量:在群體之中,人與人的差別在於其經濟資本﹝收入、繼承財產……﹞,以及文化資本﹝知識、文憑、獎賞……﹞的水準。

布迪厄在《世間的不幸》﹝La Misère du monde﹞書中,舉了一位管弦樂團低音提琴手為例,此人享有良好的社會條件,但是社會位置不佳:

「徐四金﹝Patrick Suskind﹞的舞台劇《低音提琴》,成功描繪出某些人在社交場合中遭遇過的痛苦經驗,如同管弦樂團中的低音提琴手,在充滿享有優勢和特權的小宇宙內,被安排在比較次要又不起眼的位置,這種經驗更令人痛苦,或許是因為他們參與得夠深入,足以體會到自己位居下風,而這個小宇宙在整個太空中,其實是高高在上的。即便封閉在小宇宙內的人對自己的位置感到不幸,若從大宇宙的角度來看,比起處境上的重大苦難,這種不幸只能說是相對感受,也就是完全不真實。」

階級位置界定了組織內部的排序,同時藉由頭銜提供一個外在的地位。統計研究指出,階級位置和工作滿意度,兩者互為成長關係而非線性關係。在企業的內部階級中獲得升遷時,工作滿意度會增加,但隨著步步升高,滿意度的提升則漸漸趨緩

因而,基層因升遷帶來的滿意度提升比高層更明顯,但只能維持一段時間。根據澳洲的資料,升遷三年後,工作滿意度的提升效應已完全消失,儘管員工依然領比較高的薪水,擁有比較大的自主性,卻無法證明對生活滿意度有正面效應。畢竟,升遷往往伴隨更大的壓力與更長的工作時間,衝擊生活的其他面向。

另外,光是相信自己有可能獲得升遷,就足以激發短期或中期的工作滿意度。這點在男性身上特別明顯,或許是因為男性比較容易相信自己的未來有前景。

除了階級位置,在企業中的地位,也會提升團體中的人際關係。有些研究者將社會人際﹝或企業內的﹞地位和社經地位對照比較。假設後者由客觀的變因﹝薪水和層級﹞所決定,前者則仰賴較主觀的因素﹝權力、影響力、接受度和社會位置﹞。根據好幾項研究的結果顯示,企業內部的地位,對於生活滿意度以及感受正面或負面情緒的影響力,更甚於社經地位。

職務的優勢

既有企業內的地位,就有企業外的地位。光憑職位帶來的優勢,就足以令人感到滿意。在餐宴中,聲稱自己是外科醫師就能受人羨慕,在哪一家醫院任職不重要,有沒有負責教學也不重要,反正不懂的外行人不會追問惱人的問題!

自從1970 年代末期,加州大學﹝UCLA﹞社會學教授唐納.崔曼﹝Donald Treiman﹞發表一些研究以來,職業優勢的國際量表就此問世。唐納.崔曼在全球60多個國家進行了幾十項研究,採取的方式是,由人們針對日常接觸到的職業做評價。

他整合這些研究後指出,世界各地在不同時期對於不同職業所做的評估,結果幾乎都相同。他觀察到,中世紀佛羅倫斯職業公會的排序,與20 世紀末人們不假思索區分的職業高下,兩者之間幾乎沒有差別。

儘管物換星移,職業的排序從古至今始終維持不變。崔曼提供的解釋很簡單:職業的優勢完全依據社會用途而定

他認為,所有社會都面臨相同的基本需求,因而會逐漸以相同的方式來區分工作。於是,最能展現優勢與權力的職業,在任何地方都一樣,皆為回應最普遍的需求,而且具備執行業務的必要能力的人其實不夠多。

其他社會學家的研究指出,對於職業優勢的差異,這種功能主義式的解釋不夠完整。除了社會用途與執業能力,還要加上一些區分職業高下的指標:

․ 經濟上的獎勵﹝職位的酬勞與保障﹞
․ 工作者在職務上享有自主性的程度
․ 能對他人展現的權威
․ 必須執行「骯髒差事」的數量﹝反指標﹞

最後,還要加上背景與世代差異。對自己有影響力的職業,人們會給較好的評價。而年輕世代則比較推崇運動、媒體和表演等職業。

法國人的評分,與國際上排序非常接近,得到高分的職業都是飛機駕駛、研究工作者、醫師、調查法官、藥劑師、建築師、法務人員與工程師。

有些研究者利用國際性的量表,來比較人們適應社會優勢與收入變化的速度。他們在1984~2000年期間,對8千名德國人進行即時追蹤﹝將收入與優勢變化標準化到能比較的程度﹞,估算出以下結果:短期來說,正向收入變化與因職務調整增加的社會優勢相比,前者帶來的生活滿意度想當於後者的2倍;但長期來說,社會優勢改善提升生活滿意度的幅度,幾乎是改善收入的3倍。

這些有說服力的數字顯示出,人們適應收入變化更勝於社會優勢的變化。從長遠來看,比起薪水在客觀上能買到的財產與服務,人們更偏好從他人具有共識的讚賞目光中,享受投射出的正面自我形象。 一旦時間拉長,即知社會地位的力量比金錢更大,但仍不能代表一切。況且在馬斯洛金字塔裡,尊重並非位於最頂端。畢竟,排序最高的人類需求是自我實現。 人的一生中,除了享受社會地位,還有更值得去經歷與感受的事情。何況,當生命走到盡頭,人與人之間的區別忽然就消失了。有句義大利諺語說的好:「當棋局結束,國王和小兵都會回到同個盒子裡。」

責任編輯:張凱涵
核稿編輯:黃雅苓

書籍簡介

你的工作該耍廢,還是值得拚?:經濟學家幫你把脈,讓你從厭世勞工蛻變成普羅特斯型的聰明職人

作者: 米凱•蒙戈 

出版社:格致文化 

出版日期:2019/07/10

 

作者簡介

 

米凱蒙戈(Mickaël Mangot

  法國當代經濟學家、講師、行為金融顧問。

  1978年生,巴黎政治學院應用經濟學碩士、法國高等經濟商業學院(ESSEC)經濟學博士。研究方向為當代金融、幸福經濟及跨代經濟。其著作《投資心理與金融市場》(Psychologie de l'investisseur et des marchés financiers)於2006年榮獲杜爾哥獎最佳金融經濟類書籍。

  現任教於法國高等經濟商業學院、巴黎高科農業學院(AgroParisTech)及高等經濟學院(Institut de Haute Finance),並擔任BEFI CONSULTING的行為金融顧問。此外,目前也主持「幸福經濟研究院」(www.economie-bonheur.org),推廣幸福經濟學的相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