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日本演藝界,最知名的老牌經紀公司莫過於「吉本興業」,這家創立於明治末期,到現在已超過107年的經紀公司,旗下簽約各式各樣的專業人士超過6000人以上,這當中不光是藝人,還包括作家、運動選手等。

知名的渡邊直美,就是吉本興業一路捧紅的藝人。吉本興業近年也不斷地向海外擴展,目前總資產超過600億日圓,可以算是一家具有規模的娛樂企業。一家專門經營「人」的娛樂產業,主要的「商品」就是「人」,但是「人」也是最容易出現許多爭議以及不同的評價,為了弭平這些「雜音」,如何在出現危機時,將傷害降到最低,也成了吉本興業事業發展中,相當重要的一環。

曾經在吉本興業任職多年,經常幫吉本興業以及旗下藝人處理公關危機的記者會,也被稱為「謝罪大師」的竹中功,剛進到吉本興業的時候,公司內部沒有專門負責公關的部門,旗下的藝人出事,就由這個藝人所屬的課長,帶著藝人去向贊助商致歉。

後來竹中功發現這樣的做法,不能統一公司對外的形象,於是他開始接任對外公關與媒體聯繫的工作,幾次藝人涉及賭博的醜聞,就是在竹中功設定好的謝罪流程下,大事化小。這幾年他出了好幾本關於如何「謝罪」的書籍,尤其2016年的那本《謝罪的藝術》就是以他在吉本興業工作的那段時間,如何掌握謝罪的關鍵,完美化解危機的經驗分享,後來在台灣也引起廣大的迴響。

不過這位謝罪大師大概萬萬沒想到,最該讀他的謝罪叢書的吉本興業社長岡本昭彥居然在「謝罪」這件事情上,表現得荒腔走板,甚至讓公司陷入更大的危機。

事情發生在今年6月,吉本興業旗下的幾位藝人包括知名的「ロンドンブーツ1号2号(倫敦靴子一號二號)」的田村亮以及「雨上がり決死隊(雨後敢死隊)」的宮迫博之,傳出2014年年底在同為吉本興業藝人入江慎也的牽線下,出席了一場由詐騙集團主辦的年終尾牙,並上台表演炒熱氣氛。

日本演藝圈只要藝人傳出涉及毒品、黑幫問題,演藝人生幾乎就等於被宣告終止。起初這些藝人都還表示時間太久不記得了,後來卻又被週刊雜誌爆料,這些出席的藝人們都拿了酬勞,整個事件就如同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吉本興業只好在6月底宣布,15名涉嫌藝人停止所有的表演活動,其中有6名遭到無限期停工的處分。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沒想到在7月20日,傳出涉案的田村亮與宮迫博之,突然宣布要召開記者會,當時所有綜藝線的記者,都以為他們倆大概要對長期以來支持他們的粉絲謝罪,然後宣布退出演藝圈。

的確,記者會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就像竹中功《謝罪的藝術》寫的那樣,選在一間專門辦理藝人「結婚」記者會的小型會場,身上穿的西裝、襯衫以及領帶也都讓人看來得體,兩個人一開場對拿了酬勞卻謊稱沒有拿的事情鞠躬道歉,鏡頭上看到兩個原本應該歡樂搞笑的藝人,卻哭得淚眼婆娑,讓人感受到他們無比的誠意。

當大家以為這件事情就要這樣結束了,沒想到宮迫博之卻話鋒一轉,提到了當田村亮與公司協調退出演藝圈之前,想要召開記者會,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在大眾面前說清楚,吉本興業的社長岡本昭彥就問:「你們該沒有帶錄音機吧!」田村亮說:「當然沒有。」

岡本昭彥接著說:「小亮,你一個人辭職,想開記者會也可以,不過如果你開了記者會,那這些被暫停表演活動的人,就全部離職吧!如果這樣你也可以的話,就去開吧!我有權力將你們全部辭退!」後來吉本興業,甚至還發了一封律師函給田村亮以及宮迫博之的律師,「看你們是要退出演藝圈記者會或者解除與公司的合約,兩個選一個吧!」

這件事情被宮迫博之當場爆料之後,立刻引發日本演藝圈大震盪,畢竟這個問題已經涉及職場霸凌,不但是粉絲們關心,許多吉本興業的老牌藝人也紛紛跳出來說話,吉本興業大哥級人物松本人志,當天就在twitter上寫「我該出面處理了」。另外一位藝人加藤浩次也在電視直播節目說:「這種欺凌自家藝人的公司,如果管理體制不改變,我就離職!」。

經過眾人奔走了一整個晚上,吉本興業傳出消息,社長岡本昭彥要召開記者會,當時有媒體預測應該是岡本昭彥要引咎辭職。在宮迫博之、田村亮的記者會後的第三天, 7月22日下午岡本昭彥召開記者會,一開場先是解釋:「並沒有霸凌威脅的意思,但如果小亮他們這麼覺得,那就是了。」突然他從口袋裡拿起手帕擦了幾下「眼淚」,這個動作跟宮迫博之、田村亮記者會上的哭,完全不是一個層級。

這犯下了竹中功在書裡提到的一個重點:「記者會要展現出誠意,如果沒有辦法讓感受到誠意,將會造成反效果。」果然同一個時間twitter上對於岡本的眼淚,不但沒有任何的同情,反而覺得他惺惺作態。

接著針對宮迫博之指出岡本昭彥,先問有沒有開錄音機的事,岡本解釋說:「這是一句玩笑話,希望能緩和氣氛。」而且岡本也表示後來的那些話,是用關西腔的語氣表現,但如果用標準話聽起來,也許真的會覺得太過嚴肅。「我只是站在一個父親的角度提醒這些藝人們,應該是他們誤解了我的本意。」

這話一說出來又在社群媒體上炸鍋,吉本興業的藝人奧田修二貼文說:「是不是開玩笑,我們搞笑藝人是專業達人,難道我們還分辨不出來嗎?」

這又再次踩到竹中功指出「謝罪」該避開雷區:「謝罪要簡單明暸,讓所有的人一聽就懂,而不是拘泥細節,讓人有找藉口脫罪的不好印象。」而且整場記者會超過5個小時,不但沒把事情解釋清楚,許多人不但聽了半天,還是不知道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岡本昭彥把自己逼到更不妙的境地。

岡本社長開完記者會之後,日本許多專業的企業危機管理專家都覺得不可思議,首先吉本興業這場記者會的對象模糊。

在竹中功的書上第一條就明載:「要開記者會,要先確立究竟是對誰?」雖然岡本昭彥社長,公開向田村亮及宮迫博之道歉,宣布取消解除合約處分,並希望與兩人重啟對話,以示負責及誠意。但是,岡本社長這場記者會像是對藝人們致歉,卻又像是自我解釋說明,不管是哪一個卻又有如隔靴搔癢,都沒把當時為什麼要處分,現在又為什麼要取消處分的來龍去脈說清楚,使整個記者會幾乎沒有任何重點。

結果,造成的旗下藝人集體反彈,不論是老少藝人,都把箭頭指向吉本興業經營團隊荒腔走板。如果竹中功還在吉本興業任職,或許整場記者會不會那麼荒腔走板。這場記者會完全是竹中功書中的反面教材,無疑也是對於吉本興業最大的反諷。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