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珍珠沙拉、珍珠壽司、珍珠蛋包飯...近期日本再次掀起一波「珍珠奶茶熱」,不只是販賣珍奶的飲料店人潮大排長龍,網路上更出現一堆搭配「珍珠」的創意料理,讓身為珍奶大國的台灣人都嘆為觀止。

甚至,還傳出日本黑道透過賣珍珠奶茶籌措資金的新聞,讓「黑道資金來源」等字眼登上日本Twitter的熱門關鍵字。

此外,這波珍奶熱潮也燒回台灣,國內有飯店趁勢推出珍奶系列餐點,讓原本是庶民飲品的珍珠,端上五星餐桌。

然而,這股珍奶熱,並不是第一次在海外延燒。來自台灣的商人,早就踏出海外,在中國、東南亞、美國、歐洲插旗,還把珍奶賣進了法國羅浮宮!

歐美市場

日本近日最夯的珍珠奶茶,平均一杯新台幣100多元。在地球的另一端,六角旗下茶飲店「日出茶太」則是把珍奶賣到了法國著名景點羅浮宮裡面,一杯要價新台幣200元,比當地星巴克還貴。

不同於其他餐飲業者選擇立足台灣、再跨入鄰近的東南亞,六角選擇瞄準國際市場。

為了降低風險,六角採取先觀察單店合作成效,再決定是否擴大代理的擴張模式,同時藉由吸收海外人才,來深耕當地市場,

截自去年,六角已經成功打進包括中南美洲的墨西哥、哥倫比雅、非洲模里西斯等國,在全球6大洲、37國成功插旗。

(延伸閱讀:珍奶賣進羅浮宮 六角37國平台戰術

東南亞市場

1992年就創立的歇腳亭,一度在台開出百間店,見到市場飽和後將重心移往海外,至今攻下15國、50個城市,在全球擁有超過500家店。

過去台商在踏入東南亞市場時,很容易遇到只想炒短線的合作夥伴,收了代理金就消失,出現許多業者淪為「加盟孤兒」的窘境。

面對如此難以取得信任的市場,歇腳亭所屬的聯發國際董事長鄭凱隆,在接受商周記者採防時,分享了他「鴨子滑水」的海外經營心法。

首先,他在當地打造小總部,採取分批收取權利金的方式,降低代理商進入門檻,接著透過選定「黃金店面」,建立品牌在當地口碑。此外,也因地制宜視當地環境建立後端管理系統,保留合作的彈性。

這樣的作法,不僅讓歇腳亭從海外紅回台灣,在忠孝東路租下月租達180萬元的黃金店面,創下單日30萬的營收紀錄,更讓它吸引到包括汶萊王子伊德里斯(A.Nafee’Idris)、印尼食品大廠Kino Group主動爭取合作機會。

(延伸閱讀:歇腳亭搞定15國地頭蛇 從海外紅回台灣

中國市場

「全世界茶飲這塊市場太大了,但想快速成長得到中國來,」創辦一芳水果茶的墨力國際餐飲集團創辦人柯梓凱,是當年台灣手搖茶西進的代表業者之一。

從台中豐原的廟東夜市出發,一芳從涼水攤,一路變成起下有一芳、喬治派克、牧島燒肉等品牌的連鎖餐飲集團。

不同於在前一波台商餐飲業者赴陸,砸大錢開餐廳的邏輯,手搖茶業者採用的是「輕餐飲」的快戰法。柯梓凱甚至直言,現在多數的茶飲料品牌壽命只有3年。

(延伸閱讀:美中台5城追蹤》台灣手搖茶、芒果冰、麵包店賺翻全球的秘密

支援台商打天下的「珍奶軍火商」

由台灣走向國際的珍珠奶茶店,今年在全球開設的店數,將達到1萬3000家,然而,除了檯面上包括日出茶太、CoCo都可、Comebuy、GonCha貢茶等市場熟悉的品牌外,檯面下,其實有一群「珍奶軍火商」,正默默協助這群台商在各地攻城掠地。

除了國際重要大城,包括斯里蘭卡、南非、波蘭、中東,甚至是洲第一大島馬達加斯加以東約900公里的小島模里西斯,都有靠這群台商支持的珍奶店。

這群「珍奶軍火商」所提供的原料與技術,9成來自台灣,從店面裝潢、行銷、品牌設計、員工訓練都能包!

其中,包括台灣珍奶「整店輸出」的第一把交椅伯思美,曾經做生意做到連東歐黑社會老大都好奇,一行人特地飛來台北,就為了學做珍奶。

「他們就是光頭、頭上有刺青的那種,長得很像黑手黨……,」伯思美國際實業董事長王俊峰回憶說,角頭兄弟們回去後,也開了有品牌的珍奶茶店。

相較於伯思美客戶大多來自歐美,另一家從事相同生意的承恩食品則將火力放在東南亞,從最初一個造價7萬元的茶亭賣飲料起家,一路翻身變成東協700億珍奶市場的市場專家。

(延伸閱讀:伯思美》他幫老外打天下 東歐角頭也來學承恩》7萬元茶亭起家 變700億東協市場專家

核稿編輯:黃雅苓